07

晚上,學長們通通不在宿舍,我一個人把筆電的音樂放大聲,悠閒的舉著我用水瓶做成的啞鈴。

明天晚上我要去參加宿舍的期中座談會,本來是沒什麼興趣參加,但聽說有免費的麵包餐盒可以拿,再加上惡劣的學長們都不想去,硬是叫我這個一年級新生去代表,所以就由我出面參加了。

手機響起,我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永和君。

「喂~」我把電腦音量轉小,電話那邊傳來永和還有一群吵雜的聲音。

「佑佑,你在宿舍嗎?」永和問,在啊,你想幹嘛?

「在啊!怎麼了?」我道。

「很閒嗎你?」他問。

「不會很鹹,整體來說有點酸酸辣辣的。」我道。

「你白癡喔?!我是問你有沒有空啦!」電話那端傳來永和的大罵,這傢伙真的很禁不起笑話攻擊耶!!

「怎麼樣?你想幹嘛?」我問。

「要不要來打球?在大O一路的公園那邊?」永和問,喔喔!!他什麼時候會想要晚上出來打球啦?!

「什麼?!你在家嗎?」我問。

「沒,我已經在那邊了,來打球啦。」他道。

「只有你嗎?阿爆應該不在吧?」我想到阿爆今天有社課,他應該在游泳池那邊。

「還有一些人,小花她們。」永和道,小花她們?!小花和誰?

「誰和誰?不會只有你一個男的吧?」有種不妙的感覺,我是想去跟永和打球,但我不希望現場只有我和他兩個男的。

「之前去安平的那幾個女生,你要不要來啦?」我就知道!!所以說一定有陳姿婷了!

我對她的印象不差,就普通好,總之既然在那邊的都是我能接受的人,那去玩一下也好!

「好,你們先打,我準備一下就來。」我道。

「嗯!快來喔!」永和掛上電話。

我站在觀眾看台的最上層,看著底下玩得正開心的永和、小花和白白,婷與酷潔坐在最底下的台階,沒人發現我已經來了。

我偷偷摸摸的來到陳姿婷和劉羽潔的背後,這時,我聽到她們在討論張詩妍。

「我哪贏得過妍妍啊?!認識一堆帥哥就不用說了,長得又漂亮,身材又好,我是男的也一定喜歡她!」陳姿婷的聲音聽起來滿沮喪的。說到比較這種事,的確容易讓人沮喪,所以要我來比的話,我絕對是跟程度比我低下的比!這就是所謂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比來比去都老子贏」心態。

「也不一定男的都喜歡她吧,她算是比較大眾化的美女,大家審美的觀點接受度比較高,但真要說男生都喜歡,也難說。」劉羽潔如是說,講得不錯!

「那……妳覺得他會喜歡她嗎?我覺得會吧。」陳姿婷把頭埋進膝蓋裡,劉羽潔輕拍了她的背一下。

「妳厚!!妳又知道了?!」劉羽潔有時真像個大嬸,不過卻是個親切的大嬸。

「小心球!!」另一個球場的人不小心把籃球丟到陳姿婷她們上方,籃球可以玩成這樣也真厲害!

我起身接住球,陳姿婷她們看到我出現在背後,像看到鬼似的尖叫了兩聲。

「我不是壞人啦!」我趕緊從台上跳下來,把球丟給跑來拿球,卻被女生尖叫聲嚇到,以為我是壞蛋的男生:「我是她們的朋友!哈哈哈哈!!」

「你什麼時候來的?!」陳姿婷一臉不敢置信:「你在那邊多久了?!」

永和她們也過來了,大家把我圍成一圈,我被搞得好像是壞人一樣

「剛剛才來的,剛剛!」我試著安撫大家:「我剛才才到,先休息一下,哈哈哈哈!!」只要是偷偷摸摸,不管做什麼大家好像都會把你當壞蛋欸!

「你真的是剛剛才來的嗎?!那你為什麼要躲在我和婷後面?!」酷潔大嬸親切的外皮開始褪去:「你是不是在偷聽我們講話?!」

夭壽骨骨骨!!好恐怖!有這麼嚴重嗎?!反正妳們也沒在講什麼,就算我聽到了又如何?

「我沒有偷聽啦!妳們都誤會了!我剛才一坐下,那傢伙就丟球過來,然後我就站起來接球啦!整個過程不過3秒鐘,3秒我能聽到什麼?」雖然是謊言,但算是個緩和氣氛的謊言。

「是這樣嗎???嗯??嗯嗯??」劉羽潔不停地繞著我打轉,還真逗啊!

「好吧!總之你下次再這樣,我就詛咒你每天身高減1公分,183天後你就消失了!!」她道,這台詞好像在哪聽過。

陳姿婷從剛才就沒在說話,我瞄了她一眼,不會是還在震驚吧?我們目光對上,她趕緊迴避。

「既然佑佑來了,那我們就來玩三對三鬥牛吧!來分隊吧!」小花道:「以永和和佑佑代表,分成兩隊~」

「數支!決定誰在哪隊!」劉羽潔道。

「不能黑白配嗎?數支很麻煩。」我道。

「黑白配容易抓啦!點點兵!來點點兵!」白馨婕,也就是白白不知道在興奮什麼,整個人很嗨。

「蛤?」永和君似乎沒聽過「點點兵」分法。

「你不知道啊?就點點兵,點到誰就是小小彬。」最後一句是我瞎掰的。

女生們笑得超誇張!!!好像瘋了一樣!我和永和看著笑到蹲到地上的她們,我真是天才啊!

「是哪裡好笑了?我還真的不知道。」永和看著我,我聳肩。

「天啊!!!小小彬!!點到誰誰就是小小彬!!」劉羽潔朝我比了個讚!

「那我不要點了!我不要當小小彬啦~」白馨婕抓著陳姿婷:「姿婷~他怎麼會這麼好笑啊?!」

「他還會跳波波舞喔!」陳姿婷不知道是想誇獎我還是怎樣,但我覺得會跳波波舞這件事沒什麼好誇讚的。

不過既然她們提到了波波舞,在下就來獻跳一小曲吧!

我跳起波波舞,她們笑得更開心了!

「好噁喔!!怎麼看怎麼噁!!哈哈哈哈!!!」劉羽潔大概之前有看我跳過,不過「噁」確實是這個舞蹈的精神。

「好了好了!大家快來想怎麼分隊吧!剪刀石頭布啦!」永和道。

「對啦!快來快來~」小花夫唱婦隨……啊?他們還不是那種關係?

決定用剪刀石頭布來分後,結果是我跟小花、白白一隊,永和和婷、酷潔一隊。

「這樣好嗎?你們兩個是敵人。」我偷偷對永和說道。

「球場無私情!」永和君肯定是三國演義看太多。

比賽開始…..其實也說不上是比賽,跟我同隊的小花、白白打球的「酷say」還可以,但敵隊的婷和酷潔就不知道在打什麼了。感覺就是只要能把球丟進籃框裡就好,其餘的規則都不管。

「欸!不能雙手運球啦!」我擺出雙手運球的犯規姿勢,高中時雖然沒參與過任何球賽,不管觀眾當習慣的我,對於犯規動作什麼的倒是非常清楚。

「你很囉唆捏!」劉羽潔雙手抱著球,直衝球框,蝦毀?!妳要來陰的?!好哇!

她正要投籃時,我馬上跳起,蓋了她一個超大火鍋!

「喔喔!佑佑大火鍋喔!!」永和雖然是我的敵人,但看到這一幕他也不禁小拍手:「你高中真的不是籃球校隊的?」

「不是喔。」我把球丟給白白,讓她去搶籃板:「不過曾經有學長問我要不要試試看啦!」我想起高中新生訓練時,來班上帶活動的學長有問我要不要加入籃球隊,不過考量到學業還有我不想放學時還要留下來練習,所以就拒絕了。

「你們兩個不要聊天啦!!永和快幫我們防守啊!」劉羽潔叫道。

球賽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時間已來到晚上9點。

「大家,要回家了嗎?」永和問道,他儼然已成為這些女生們的男大姊了。

「好哇~不過回家前先去吃冰吧?後門那邊有家很好吃的冰舖喔!」白白道,其他人皆贊成。

「你咧?佑佑?要一起去吃冰嗎?」永和看向我,我翻了翻口袋,掏出20元。

「僅存的財產。」我道。周圍立刻傳來貶低我的聲音。

「厚!你出來都不帶錢的喔?」

「你嘛幫幫忙!!」

「你錢都花哪去啦?」

「真是糟糕捏~」諸如此類的謾罵。

「小花,那邊有賣20元以下的冰嗎?」永和問小花,小花側頭想了一下:「基本上那算是自助的,所以如果佑佑只盛一湯匙的紅豆,應該不會花到20元吧。」

一湯匙的紅豆?!醬有什麼意義啊?!」我邊講邊大笑:「老闆大概也不會想鳥我吧?!一湯匙的紅豆?!哈哈哈哈哈!!」

「啊我先借你啦!你明天在還我錢!就這麼決定了!」永和道,什麼就這麼決定了?!我也可以不去啊!不過感覺大家都認為我會去的樣子,那就去吧!

我停車的地方跟永和她們是反方向,在走去車子的過程中,我聽到後面有陣噠噠噠的腳步聲傳來。

陳姿婷上氣不接下氣得從我旁邊冒出來。

「怎麼了?」我停下腳步,她低著頭,不停喘氣。

「那個!那個酷潔說她要去學校拿一下東西,所以、所以……想問說你可不可以載我去冰店……」她看起來好像很喘,講話斷斷續續的。

「她不吃冰嗎?」我問,陳姿婷搖頭:「沒有沒有!她待會會來跟我們聚合!」

聚合是啥啊?是集合吧?

「那我載妳吧!」我道,她點頭:「謝謝佑佑!」

我們來到我的小旋風前,現在雖然是秋老虎,但晚上氣溫還是會轉涼。我看向陳姿婷,她只穿一件短T恤,騎車時絕對會冷。

我打開後車座,裡面有一件是我騎車時用來擋風的外套,我自己本身就有穿薄外套出來,那件就給她穿吧!

「穿吧,騎車會冷。」我把外套遞給她,她看著我,眼神有說不上的……感動?

「可是,你醬騎車就會冷啊!我不用啦!」她搖手。

「什麼?妳客氣什麼啦!我已經有穿啦!」我拉了拉薄外套的領子:「妳穿吧!剛打完球吹風會感冒地。」有時我真被我自己的體貼給感動到,哈哈。

「那,你冷的話要跟我說喔!」陳姿婷也不再拒絕,她應該知道這是我的好意:「佑佑真是好人!」

「蝦?!這難道是被發好人卡的意思?」我驚訝道,沒錯啦!這不就是電視裡看到的,女生對不喜歡的男生說的話嗎!

「才不是咧!!你想太多喔!」陳姿婷打了我的手臂一下。

我才不會發你好人卡。」她這句話雖然講得很小聲,但因為她說話的這時間沒有車、也沒有人經過,所以不管再這麼小聲,我還是聽到了。

她好像也覺得我聽到了,這瞬間的氣氛,可以說尷尬到一個不行。呃…..我該講些什麼才對!

「是喔~哈,那我們走吧!」也只能這樣說了,她的笑聲從我背後傳來,真好,她不會再繼續這個話題下去,雖然我有點想知道為什麼她會這樣講。

我們來到「O家豆花」,果真離後門超近的!因為離宿舍實在太近了,近到這裡出現了一個貌似是我認識的人!!

只見看起來像是華恬學長(因為他沒戴眼鏡,而且穿著打扮還滿……潮的)的男生正坐在店外的椅子上,跟一群男女生聊天。店外停了好多台檔車,這景象壯觀到我和永和都忘記停車了!

「也太屌了吧…….」永和吞口水的聲音也嚇到我了:「好帥喔…..

「你們到底要不要停車啊?」白白和小花已經停好車了,可是要進去這個充滿騎檔車人士的冰店,有點恐怖耶。

「我先下去吧。」陳姿婷從車上下來,「佑佑,謝謝你,還有外套。」她把外套摺好,遞給我。

「老實說我本來也是要買檔車的。」永和邊跟我找停車位,邊說道:「可是我爸不准我買,真討厭!」

「檔車騎起來快穩,但缺點就是沒辦法載六包裝的衛生紙,還有一些日常用品。」我分析道:「像我們這種一點都不夢幻的學生,還是騎普通機車吧。」

「感覺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耶!」我們找到了車位,「裡面有你認識的嗎?」永和問。

「有個看起來滿面熟的,但我不知道那個是不是我認識的。」我道,他到底是不是華恬學長啊?

我們來到冰店前,女生們已經在點了,也不知道她們是怎麼找到坐位的。我瞄了一下長得很像華恬學長的人,沒想到竟跟他對到眼!!

「噗!!」帥哥噗了一聲。我肯定了!!他一定是華恬學長!!

「學長!」我道,華恬學長跟坐旁邊的男人講了幾句話,之後站起來,把我推進店內。

「這不是佑佑嗎~」學長笑道:「你這時間不是該打掃公共區域嗎?怎麼在這?」

「掃地時間還沒到啦!」想到打掃這件事,我就一肚子委屈!尼馬的學長們都挑輕鬆的做,公共區域最重的這部分卻由我來!當初在分配時我什麼都不知道,這些學長還故意弄得像是把最好的施捨給我一樣,雪特!

「倒是你怎麼……??你們是檔車同好會喔?」我看了看外面的一群人,再看看華恬學長:「還有你今天還滿帥的嘛!」

「算是吧,那些人是我在網路上認識的車友,他們在做環島旅行,剛好今天路經這裡,我算是地主,所以接待他們到這裡吃冰。」華恬學長道,他看了看永和她們:「你同學?」

「嗯,男的是我同班同學,其他都應外系的。」我道,華恬學長聽完,一臉笑意的走過去她們那邊,又想幹什麼了?!

「嗨~我是跟佑佑住一起的,我叫何華恬,機械二甲的喔~」學長道,永和點點頭:「嗯嗯!我知道你!佑佑常跟我們講到你的事呢!」永和你給我惦惦!!

「喔?真的嗎?一定都是好事吧?」華恬學長說到好事時,回頭用了鬼娃恰吉的臉看了我一眼。

「妳們好啊~」華恬學長接著去煩應外系:「妳們是住宿舍的對不對?」

「只有她是住宿舍的。」小花指了指白白,白白竟然好像是在害羞的低下了頭:「對啊。」她小聲說道。

「是O樓嘛,女舍也只有O樓了,我常去呢,其實我是維修組的。」華恬學長看著白白:「妳們房間電風扇是不是壞掉過?我好像有看過妳。」

「啊!你是說如純她們那間吧?我是住她們隔壁的。」白白道:「學長是維修組的啊?之前有聽如純她們提過維修組有個很厲害的學長呢!」

「那位學長絕對是我,我就這樣解讀吧!」華恬學長拍拍我的肩膀:「學弟,別忘了明天晚上有座談會,你一定要去喔!」

「我不去會怎樣?嗯?」我有點挑釁的問道。華恬學長挑眉。

「每個房間都要有代表,你不去的話~北良說會帶你去他們電機系做實驗的教室參觀,安安他則是要你一個月都跟他一起吃飯,我嗎…..」華恬學長笑得很邪惡:「我會帶你去甲仙吃芋冰!」

「聽起來還不錯啊!可以參觀教室、又有人願意陪我吃飯,學長還要帶我去甲仙吃冰耶!!讚啦!!」我拍手:「好!決定不去了!!」

應該是因為有女生在場的關係,所以華恬學長下手就比較輕一點。只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掐住我的脖子,把我當擺頭娃娃般地搖來搖去!

「好哇~那你就不要去啊~」絕對是因為有女生的關係,不然平常的他一定會以相撲掌推我個五十來下,最後再把屁股對準我,朝我的背坐下去!

「這小子其實還滿孤僻的,妳們要多多約他出去吃飯喔!不然他都自己一個人吃,真可憐!」華恬學長把我扔到一旁,跟那群女生說道。

「不打擾各位了,掰!」學長走去店外,繼續跟他的車友們聊天。

我邊揉著脖子回到座位,「佑佑!你學長好好玩喔!」白白笑得非常開心:「所以你們都是住宿舍的是不是?」

「是的,真倒楣。」我誠心說道。

「走!我們去點冰!」永和道,我看到白白一直看著店外學長他們。

我趕在宿舍打掃時間時前回去,只見安安學長正拿著掃把,他負責掃房間。

「吼呦!北良都不倒垃圾捏!垃圾都這麼滿了!!」安安學長怒吼,我走到垃圾桶旁邊,開始打包垃圾。

「佑佑你不要幫他弄啦~他都不做好工作捏呦!」安安學長開始把寢室的垃圾都掃到阿良學長桌下:「這些都送他呦!」

「垃圾太久不倒會發臭欸,」已經開始發臭了,我閉氣包著垃圾:「阿良學長好像很少會在宿舍過夜耶!他平常到底都在哪裡睡啊?」

「誰知道?!公園吧!或者是汽車廢棄場我希望他在那裏睡。」安安學長邪笑:「不過我想他應該是在他同學家過夜吧,有可能是在女朋友家呦!」

 「他有(固定的)女朋友了喔?他不是有很多個女朋友嗎?」我問。安安學長聽了大笑。

「呦呦?佑佑覺得他有很多女朋友嗎?真糟糕捏!會讓學弟這樣覺得的學長,真的該檢討一下捏呦!」安安學長道:「其實我以前很不喜歡他呦!我第一次看到這個人時,就覺得他跟我不對盤呦!」

「阿良學長應該算是那種……,」我一時想不到好的形容詞:「那種一看就知道他很會玩,又很喜歡熱鬧,就是那種活動主持的感覺吧?」

「對對呦!!我當初看到他時也是這樣想,你可以想像我這種人碰上他這種人的,那種衝擊感吧呦?」安安學長點頭。

「我第一次看到他時,竟然是他帶女生來宿舍的情況下耶!學長我的衝擊感比你更大!」我道,安安學長皺眉。

「他又帶女生來啦?我就最討厭他帶女生來!!真的是講都講不聽捏呦!」

「不過那也是之前啦,從那次後我就沒看到他再帶女生來過了,大概是被華恬學長狠罵了吧!對了!說到華恬學長,」我想到華恬學長跟那位民吉學姊的事,趁現在只有我和好相處的安安學長,就來問問看吧!

「學長跟那位民吉的學姊,好像是很好的朋友?」我問,安安學長眨了眨眼:「呦~怎麼了?恬恬跟你說的?」

「其實是之前跟華恬走在一起時,有碰到那個民吉的學姊。安安,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們兩個是怎麼認識的耶!因為感覺華恬學長不應該會認識這樣的女生啊!」

「哈哈哈!!佑佑竟然這樣覺得!!哈哈哈!我要跟恬恬講!!」安安學長笑得很開心:「她們會認識嘛,當然是因為社團的關係呀~」

「喔!對耶!上次去看社部時,我們社的對面就是民吉社啊!」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

安安學長用著頗有趣的眼神看著我:「佑佑你難道都不會想知道為什麼有『大哥哥社』嗎?」

「當然想!學長你等我一下!!我先去倒垃圾!回來再跟我講喔!」倒垃圾的音樂響起,我不得不先暫停一下。

我趕緊用最快的速度倒完垃圾。「安安安安,你還沒講完!」

「其實我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跟你講,但因為你是大哥哥社的一員,所以應該要讓你了解的。」安安學長難得正經地喝起了芬達。

「大哥哥社是我們一年級時,一個機械系二年級,我們都叫他『大大』的學長所創的。他呢,當時就是住你那個位置的主人呦。」安安學長指指我現在坐的位子。

「欸?!真的啊?」我驚訝的看了看這個已經坐習慣,坐到一團亂的位置。

「嗯~其實我們這間房,都是收後補的,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不同系,年級不一樣的室友。」安安學長對我笑了笑。

「一上的有天,大大學長就對我們提出了一個問題。他說,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一個超級美女,對一個平庸男印象深刻呢?」

「我說:請她吃美食,或者是自己下廚做給她吃!」安安學長搖頭:「沒人理我。」

「阿良說:把她約到空中花園,」安安學長指了指位在O樓那個方向的,一個可以烤肉、讓學生約會的專用地點:「在那邊擺滿花束,實在有夠扯得我講不下去了,總之他的意見想也知道沒被採納呦。」

「最後,恬恬說:讓全校知道你這個人!」安安學長食指朝空中點了一點:「就是這個!這句話讓大大學長想了很久!」

「華恬學長其實很聰明耶。」我道,安安學長點頭:「你看他好像都沒在唸書的樣子,但考試成績都能及格呦!」

「嗯嗯!然後咧?」我迫不及待聽下去。

「後來就在一上快期中考時,對!我記得是那個時候!」安安學長摸了摸下巴:「大大學長就提出了:要創全校都沒有的社團,藉此吸引正妹注意,也讓大家的大學生活繽紛多姿計畫!名字大概是這樣呦。」

「蝦毀?!!!你不會是要跟我說,大哥哥社就是因為這個目的才創立的吧?!怎麼跟當初華恬學長對我說的完全不一樣?!」我突然覺得自己被騙得很慘!!

「冷靜冷靜~有時候真相就是這麼讓人承受不起呦!」安安學長舉起雙手,試著安撫我:「我們都承認當初的目的實在太齷齪,但後來社團還是慢慢的步上了正常的軌道呦!」

「正常的軌道?!哪裡有啊?!」我都快失控了:「華恬這摳廢渣跟我說(複製貼上02章):哪哪,我們這個社呢,性質其實跟那些志工性的社團頗為類似,但是我們著重的點是在『大哥哥』!為什麼要叫『大哥哥社』?是因為我們不想侷限在一聽名字就曉得他是為了服務誰而存在的,我要我們的社員都秉持著『大哥哥』的精神,不管是服務誰,小孩老人女人男人外國人,我們都是他們的『大哥哥』!!」我一口氣默背完華恬學長當初對我說過的話,安安學長瞪大眼。

「現在是說他說的都是屁話了!!可惡!!虧我還認為加入這個社是多麼的青春熱血!!幻想破滅!!!!」我把椅子轉回去,讓安安學長知道我是氣到不想再聽了!

「唉呦唉呦~佑佑學弟生氣了~」安安學長嬌音道,這時,房門打開了。

「我好像聽到爭吵的聲音喔!」華恬學長回來了,才不理你!!

「安安?怎麼了?」華恬學長大概是看我一副完全不想鳥他的樣子,於是向安安學長問道。

「我在跟學弟說大哥哥社的歷史呦…….」安安學長突然停下,大概是華恬學長有做什麼動作吧:「恬恬!佑佑是正式社員!他有權知道這個社的發展呦!」

「他都跟你說了什麼?」華恬學長的手抓著我的肩膀:「佑佑?」

「安安學長讓我知道,大哥哥社創社的目的就是把妹用的,就醬!」我打開筆電,不想再理他們。

「你還真是兩個字就打垮一堆人的努力啊!」華恬學長靠在我的衣櫃旁,看著我:「雖然創社的目的一開始是這樣沒錯,但你以為建立一個社團,靠那種意志是能成功的嗎?」

「總之還是成功了不是嗎?真是恭喜恭喜啊!啊女生有沒有追到啊?」我語帶諷刺道。

「就是追不到,所以這個社才一直還在啊!!!」華恬學長此話一出,房內沉寂了2秒,隨後大家瘋狂爆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我趴倒在筆電前:「我的媽啊!!!!」

安安學長整個人倒在地上:「因為任務一直沒成功呦!!!!」

「啊哈哈哈哈!!」華恬學長不停敲打衣櫃:「佑佑你可是我們的生力軍耶!!」

「不要啦!我不要當這種生力軍!」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那那!大大學長咧?我怎麼都沒看到他?」我擦掉眼淚,卻看到一臉蒼白的華恬學長和安安學長。

…….」看樣子好像問到不該問的事了,我看著兩位學長,兩位學長卻一個看天花板,一個看地板。

「大大學長……不在了嗎?」我小聲道,華恬學長走回自己的座位。

「大大學長二下的時候,有天上體育課時,突然暈倒了。」我看向華恬學長,學長兩眼直盯前方。

「是血癌。」華恬學長聲音響起,我的嘴巴無法闔上。

「我……我們都很震驚,」安安學長手摀著臉:「這個……這個……

「學長們別這樣!可以了,今天就先這樣吧!」我趕緊打住,讓他們重提傷心事也太殘忍了!!

「我們一直空著這張床,等著學長回來。」華恬學長道:「雖然沒等到學長,但我們等到了佑佑啊!呵呵~」

別再講了!!我都快哭了!!都這種時候了還在那邊搞笑!華恬學長你腦子到底是用什麼做的啊?!

☻☻☻☻☻

那天晚上宿舍氣氛非常沉悶,大家低頭一股腦地做自己的事。平常都很晚睡的我,那天也早早就入睡了。

隔天晚上是學長們逼我去參加的住宿生期中座談會,我們在宿舍大廳集合,由宿舍幹部們帶著去了講堂。

「同學們對居住環境有什麼建議呢?歡迎大家提出喔!」學生事務組的老師一臉笑意的說道,嗤!講了有什麼用啊?!反正又不會改善!我無聊地閉上眼睛。

「喔?那位女同學!妳有什麼問題?」似乎有人舉手了。

「我想要請男舍的同學看那種片子時,音量可以轉小聲一點嗎?!我們經過車庫時都可以聽得到!很噁心!」蝦毀?!現場開始議論紛紛。

「是、是嗎?!有這回事啊……」老師似乎是第一次遇到學生這樣的反映:「呃…..這樣真的很不好,尤其車庫是進出入的地方,所以,請男舍的同學們控制一下喔。」

欸欸!不要一桿子打翻所有住男舍的人厚!我可是從來沒放過所謂的那種片子在宿舍看啊!

「我想建議增加冰箱,每層樓都能放一台。」又有女同學提出建議,冰箱啊…..這個好!這樣我就可以冰伊蕾特布丁吃了!

「嗯,這個建議我們會考慮看看。」老師笑道,換句話說等於妳想都別想!

「男同學們呢?感覺都是女生在提議的喔!你們沒有什麼想建議的事嗎?」老師問到。

坐在我前面,同班的帥氣玩咖型男「阿富」(我這才發現原來他跟我一樣都住宿舍)跟坐他隔壁的同學們講了幾句話後,立刻傳來一陣爆笑。

「什麼?那邊怎麼了?」老師關心到。

「老師,」阿富舉起了手:「勤O樓5樓男廁的天花板會漏奇怪的水。」

「什麼??奇怪的水?」老師不解,原來他住五樓啊,我是住四樓。

「漏出來的水是從6樓男廁來的。所以那到底是什麼水啊?」阿富此話一出,現場立刻傳來陣陣「噁耶~」聲。

「這個我們會盡快派人處理的!」老師道,這句話倒是真的。

座談會持續了2個小時,最後散會時,我領到了一個麵包餐盒。

真想問問看她們還有沒有多的!可以當明天的早餐。

經過操場時,發現草地那邊聚集了好多人,貌似在練習南社嘉。

南社嘉是「南區社團嘉年華」的簡稱,這個活動的內容我不太曉得,當初子文在講時我一度以為他是在講一種「茶會」,可以跟很多人喝茶吃點心的聚會。

我沒有參加,但阿爆和永和都有,參加活動會讓我減少回家的次數,所以我都盡量不參加。

「欸!」突然有人勾住了我的脖子,原來是阿良學長!

「學弟你今天竟然都沒有來找我玩遊戲!!ㄘㄟˋ心了啦!」啊!對厚!學長昨天還特別叮嚀我今天要去他的攤位找他的說!

「今天比較忙,老師找我嘛!」我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阿良學長一臉不屑的看著我:「忘記就忘記!還在那邊!」

「喔~學長今天好帥喔!整個就是明星樣啊!!」趕快轉移話題:「還穿軍靴耶!!哇!」真的很好看沒錯!

「不錯看吧!」阿良學長得意得抬起腳:「在街頭霸王買的,完全適合我這個矮子樂啊!」

「學長你也沒多矮啊!」

「在你這種高人前面就顯得特別矮啦!」阿良學長看了看草地上的一大群人:「南社嘉喔?」

「對啊!學長沒參加?」我點頭。

「那是你們一年級的活動,我以前有參加過了。」阿良學長不愧是玩咖派,玩活動都少不了他:「你有參加吧?」

「沒。」我搖頭:「看起來很麻煩。」阿良學長打了我的頭一下。

「你北七喔?!參加可以認識一堆妹耶!」學長一臉可惜道:「你想當宅男當到什麼時候啊?!」

「你手上拿著什麼?」他看到了我手上的麵包餐盒。

「參加期中宿舍座談會送的餐盒。」哼哼!這是我應得的啦!

「瞧你高興得。」學長道,難得學長旁邊沒跟人,來問問看他晚上都去誰家睡好了。

「阿良學長,你晚上幾乎都不在宿舍睡,啊你都在哪睡啊?」我直截了當地問到。

「朋友家。」他道,擺明就是不想跟我講實話!

「是喔?不是在公園睡喔?」學長白了我一眼。

「女朋友家?」我試探道,這才是我覺得的答案。

「女朋友!哈哈!哪個雜碎跟你講我有女朋友的?」阿良學長皮笑肉不笑。

「你沒有嗎?大家都覺得你有啊!」這倒是個大消息!阿良學長竟然沒有女朋友?!那平常跟在他旁邊的是……魔神仔?!

「覺得我該有是不是?」阿良學長點頭:「也是,我這麼玉樹臨風,風流倜黨……

「回家囉~」我轉身,懶得聽學長在那邊瓊瑤式造句。

「欸?等!」我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阿良學長:「學長明明就有可以睡覺的地方啊!為什麼還要去朋友家睡?」

阿良學長眨了眨眼,「嗯…….」他把手插進口袋裡:「那裡,我們住的宿舍,」阿良學長看向一旁。

「?」什麼?這種感覺好像似曾相似過。

「曾經住了一位很好的人,不過他已經不在了。」學長一臉無奈的看著操場上的人群:「每次回到宿舍,看到他曾經待過的地方,心中無限感慨。」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他嘆道。

你用錯地方了吧!!學長!而且錯得非常離譜啊!

 

08

禮拜五上完工程數學後,我便提著已經打包好的行李,直接走去公車站。

雖然我有車,但政府它馬死愛錢的火車站停車位都要收錢,而且我也不放心把全新的小炫風放在那邊,重點也不想拜託同學載(人情這種東西最麻煩)。於是經我昨晚睡前的思考後,決定還是繼續支持大眾運輸工具。

這種時候搭公車總是會碰上放學潮,跟一群高中生擠公車已經很痛苦了,途中還上來了一位挑著扁擔的阿伯,當我看到他的扁擔時,臉都歪了。

我「請」老哥來台南火車站接我,雖然他對我幾乎每個禮拜都回台南頗有微詞,但哥依舊愛弟,他還是出現在火車站了。

「你怎麼那麼像流浪漢啊?我還以為流浪漢走向我耶!」每次回台南,總是得挨老哥各式各樣的評語(十成是壞的)。我接過他遞給我的安全帽,「肚子好餓喔!」我道,「沒問題!帶你去吃屎囉!」不用等他講,我自己繼續接下去。

「你很有自知之明嘛!這麼想吃屎啊?」老哥真的很煩!我今天如果是他女友,我看他還敢不敢這樣跟我講話!

「夠了!走吧!」我跨上他的機車,結果他不知在弱不禁風個啥勁,車子連人整個傾斜!

「你搞毛啊?!」我差點從車上摔下來,老哥大嘖了一聲:「你變超肥的你不知道喔?!小車車載不動你了啦!」小車車是老哥的車名,他自己取的。

「屁喔!明明就你變肥還牽拖!」老哥是真的變肥了沒錯,他笑起來竟然有雙下巴!

「不好意思,我這叫幸福肥。」真的超想往他頭上敲下去!不過我忍下來了。

「好的,請問我們可以走了嗎?幸福哥。」唯一能讓他閉嘴的方法,就是順從。

終於回到可愛的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視!

「阿詞,要吃文旦嗎?」也不等我回答要不要,老媽便將5顆剖好的文旦裝在煮火鍋的鍋子裡,放到我前面的桌子上:「你要全部吃完喔。」

「什麼哇哥啊?!我現在吃不下啦!」想也知道一定是中秋節剩下的,都不知道放多久了!!

「也好,你的晚餐和宵夜都給你準備好了。」老媽留下這句話便走掉了。蛤?晚餐已經弄好囉?我起身,走到廚房查看,啥都沒有。

「哪裡啊?」我來到陽台,老媽正在修剪盆栽:「晚餐在哪?」我問。

「不就給你放桌上了嗎?」老媽連頭都不抬。蝦毀?!!妳不會是指那五顆文旦吧?!

「妳說文旦就是我的晚餐喔?!!真還假的啊?拜託!!我一個禮拜沒回家了耶!在那邊都吃不好也喝不好,回到家竟然說文旦是我的晚餐?!!我是妳親生的嗎?」我叫道。

「你就噴桶裡撿回來的啊。」幸福肥先生拿著手機從一旁冒了出來:「本來是要拿你做菜的,結果發現有毒,不能吃啊~」

「阿遙──」老媽白了幸福哥一眼,順帶一提,我老哥叫許佑遙。

「我不要吃文旦啦────吼呦!」我原地踏步:「我要吃飯啦──」

「啊!不然阿遙你帶迪低去啊!」老媽突然雙眼發亮:「迪低之前不是一直吵著說要看你女友嗎?」我看向老哥,What did our mother say?

「阿詞你知道嗎?格哥禮拜二時有帶他的女朋友過來吃飯喔!」老媽賊笑:「本人很漂亮呢!」

「我才不要帶這個屁咧!這是我們的約會我不要帶這顆醜陋電燈泡啦!」老哥瞪我。

「你蔥油餅卡好!我也不想跟你去ok!」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講什麼,但我才不要淪落到當老哥的屁股蟲,說錯了,是跟屁蟲。

「你就帶他去會怎樣?反正去吃吃到飽,人多不是更好玩嗎?」老媽用命令的語氣說道:「帶他去!我說帶他去就帶他去!」

基本上我們兄弟倆是母令至上,老哥無奈的看向我:「吶!要去嗎?」

「我叫你去你就去!」老媽對我說。

「你們要去哪啊?」說真的我完全搞不清楚情況,就我猜測應該是老哥要跟他女友一起吃飯的樣子。

「寶啦!」「寶」是一家日式火鍋吃到飽餐廳。老媽之前有帶我和老哥吃過幾次。

「喔~我也好久沒吃寶了耶!」嗯!是我感興趣的店:「帶我去吧!」

「厚!你白目耶!硬要跟!不會說不要去嗎!」回到房間後(我和我哥同一個房間),老哥劈頭就是對我一陣怒罵:「我和我女友拉布拉布,你湊什麼熱鬧啊?!」

「你再說啊!她是不是我嫂子還得過我這一關咧!」我朝老哥比了黃金中指:「你再對我這麼兇,她以後嫁過來了我就要苦毒她!!」

老哥雙臂交疊,朝我衝了過來,這是「黃金園藝剪」!!他的打架必備招式!!

對付比我大隻的絕對不能硬來,要智取!不過現在也沒時間讓我智取了,趕快逃離房間先!

出門前的打扮時間!為什麼我要特地打扮呢?畢竟是第一次見老哥的另一半(之前只看過她的照片),身為愛哥弟的我,絕對不能讓老哥丟面子!

我從行李拿出一件阿良學長送我的潮衣,正準備換上時,被老哥制止了!

「喂喂喂!」老哥光著上半身,走到我面前:「你這件衣服是怎麼回事?在高雄買的?」

「不是~是我學長送我的~一個很帥的學長。」我得意的把衣服舉高並且晃了晃。

「多帥?有照片嗎?」

「你等會,我這裡有他的偷拍照。」我拿起手機,上次去幫小朋友野營時,我也趁機偷拍了很多社員的照片。

「就他,他叫林耀良。」我把手機遞給老哥,他接過。「喔!他長得好像那個朴泰熙!」老哥道:「這個人應該很多女生追吧?」

「他身邊的確跟著很多女魔神仔,話說朴泰熙是誰啊?我只聽過金泰希。」

「就那個…..我也不知道是誰,但小凌她有一個朋友很迷他。」「小凌」就是我老哥的女友,她的全名叫鄭燕凌,跟老哥讀同一所大學。俺家老哥是唸電子工程系,她是讀企業管理系。

「欸!對了我是要跟你說,你這件衣服讓我穿啦!」老哥道:「是我要約會還是你要約會啊?穿得比我好看有沒有搞錯?」

「啊!也是。」我們兄弟倆什麼衣服不多,卡通圖案的T恤倒是一堆:「那這件我就放在台南吧,你要穿就自己拿去穿。」

「嗯!愛你喔!」老哥接過潮衣:「他是你們系的學長嗎?」

「不是,是宿舍的學長。」我換上魔神化的皮卡丘T恤:「對了,我真的可以跟你們一起吃吧?」

「你都在換衣服了!」老哥邊笑邊白了我一眼。

老哥和他女友約在「寶」的店前,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3D本人。小凌雖然說不上漂亮(她沒有化妝),但她的皮膚白皙,戴著細框眼鏡更增添她的書卷氣息,總之她給人的感覺很不錯。

「嗨!妳很早就到了嗎?」此時此刻的老哥,完全不是那個我認識18年的人。

「沒有啦,我也才剛到。」小凌對老哥甜笑:「你就是佑遙的弟弟嗎?」她對我也甜笑。

「姊姊妳好!我叫佑詞!」方才跟老哥討論過要怎麼稱呼她,本來是要叫嫂嫂的,但覺得太快了,所以還是叫姊姊好了。

「他小我2歲,在OO大唸機械系。」老哥簡單的介紹我一下。

「弟弟好,你叫我小凌姊就好了。」

於是我們進到店內。

我就像是個超大超大的菲利浦一樣,照亮著老哥她們。而且我覺得老哥實在是太假掰了,根本就是有雙重人格!看著她們的互動,真是讓我又尷尬又好笑。

「弟弟很喜歡吃蛤蜊嗎?」小凌姊突然問到我。

「蛤?沒有哇。」我搖頭。

「那麼你那盤是……??」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我剛才嗑掉的蛤蜊殼山。

「他來吃火鍋都會夾一堆蛤蜊,」老哥說到:「起源是要跟一位歐巴桑比賽。」

「什麼意思?」小凌姊興致勃勃的看向我。

「就之前也是去吃某間火鍋吃到飽店,我們媽媽就跟我說:欸,你看!隔壁那個中年婦人夾了一大盤蛤蜊耶!」我道:「有這麼好吃嗎?我心想,於是也學人家夾了一大盤,結果還真不錯吃耶!」

「蛤蜊可以提味,所以他的湯底都特有鮮味。」老哥道。

「我聽人家說來吃到飽,最好是多夾一些海味,比較回本的樣子。」小凌姊道。

「這要看店,有些店提供的海鮮就滿糟的,吃了會爆菊──」我話還沒講完,大腿就被老哥重捶了一下!

「ㄅㄠˋㄐㄩˊ?」小凌姊眨眼。

「就那個……」我感覺到老哥的殺氣:「雷鴻的爆橘拳呀!對對對!因為很難吃,所以就想爆橘!捏爆橘子!」

「喔~原來是這樣!」小凌姊笑道,呼咻───危機解除!我真是天才啊!

我起身去盛熱奶茶來喝,這時,口袋裡的手機響起。

來電顯示是我沒看過的號碼,會是誰打過來啊?也罷,就接一下,反正回到座位也是看老哥她們在拉布拉布。

「喂?」我把杯子放在熱飲機旁邊,電話那頭傳來女生的笑聲。

「許佑佑~」聽起來很像是張詩妍耶。

「喂?什麼事?」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她,總之她知道我的綽號,所以應該是大學的人。

「許佑佑你有空嗎?要不要一起來夜唱啊??」妳也先說說妳是誰好嗎!

「沒法耶,我現在人在台南喔。」其實也不管妳是誰,我也完全沒辦法去什麼夜唱。

「蛤?」女聲聽起來很吃驚,「草草,他說他在台南耶!」她對著旁邊的人說道。

「許佑詞,你在台南幹嘛?」電話換人接了,是草草!

「什麼我在台南幹嘛?!台南是我的故鄉啊!」還滿好笑的問題。

「不,我是問你跑回家幹嘛?」草草那邊的吵嘈聲明顯變小了,他似乎是換到比較靜的地方跟我講電話。

「就…..也沒幹嘛。」回家還需要理由嗎?

「那你等會能過來嗎?別說不能,12點過後是她的生日。」

哇哩咧─────生日?!她的生日喔?!啊她到底是誰啊???

「呃…….這個,草草,」我覺得他一定會掛我電話:「她是……妍妍喔?」電話那邊安靜無聲。

「我知道了,」過了五秒,草草才回到:「你原本就沒這個心,我還以為你也喜歡她的。」

「你別這樣啦……」好尷尬!!他好像在生氣?

「好吧,那就這樣了,是你自己放棄的喔~以後就別怪我沒跟你說~」草草最後的語氣聽起來好像也沒在生氣,總之,我和妍妍應該到這邊就結束了吧?

「嗯,那──」我還沒講完,草草就掛電話了。

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好像丟掉了一個東西,但那個東西我也不是說很需要,可是心裡卻還是有種失落感,我是怎麼了?

懷著複雜的心情回到老哥旁邊,真想請教老哥這些事,但看他跟小凌姊開心的,我還是不要打擾他的快樂時光好了。

「卡噌弟,」吃飽後,老哥趁小凌姊去上廁所,對我說道:「你待會搭公車回家厚?」

「啥?啊你咧?」我震驚。

「我想帶小凌去林默娘公園散步,你不會連這也要跟吧?」

「跟啊!」我厚臉皮的說道。

「跟屁喔?!你回家喔!!」開始威脅我了,我才不要自己一個人晚上搭公車咧!

「反正一起去又沒差!我逛我的,你們逛你們的,要回家時再用手機通知我,我再跟你會合啊!」我強硬道:「不然你車子給我,我騎回去,你讓小凌載!」

「你吃屎!你!…….」老哥手撫著額頭:「我說,你幹嘛這麼愛對路啊?」

「嫌你弟煩了是吧?有女友了,覺得家人是負擔了吧?這些我全部都要記屌屌!」我朝了老哥比了一個黃金中指:「我走回家!哼!」

「走屁喔?!」老哥按住我的肩膀:「你怎麼這樣啊?」

「怎樣?!我今天就是大電燈泡啊!好亮啊!!」那種失落感,和被老哥驅趕的心情全加在一起,導致我現在整個人就是爆走!

「我沒帶錢,你先墊,我走的回家我再還你!」

「你敢走我就把你全身用水泥灌住,把你丟到安平港!!」老哥也沒在管這裡是餐廳,直接動手掐住我的脖子!殺人啊──

「許佑遙!你幹嘛啊?!」小凌姊及時現身來救命了!!快看!這就是妳阿娜答的真面目!!

「啊?!不!不是!!」老哥表情看起來很驚駭:「這個……他噎住了!我在幫他催吐啦!!」有人會掐住脖子催吐的喔?!

「救命啊──」我三個字就打壞老哥的謊言,老哥往我頭上一敲!「OK!拯救成功!」他對小凌姊乾笑道。

「佑遙我剛接到同事電話,需要我去處理一些事情,所以我要先走了,對不起呦!」小凌姊對老哥苦笑:「本來說好要一起去林默娘公園的。」

「啊?!嗯!」老哥臉上閃過一絲落寞的神情,呵呵,你也會有落寞的時候啊?

「那妳先去忙吧,我就載這隻回家了!」老哥指指我,小凌姊懷著歉意的笑容離開了。

看著老哥的背影也滿淒涼的,我上前去拍拍他:「不然就你跟我去林默娘公園吧^.<」我提議道,馬上遭到老哥無數記白眼攻擊!

「你呷賽卡緊!」

Uncle抱一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