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難得要招開社團會議,不過會議的地點依然是上次開期初社員大會的麥當勞。

「你有什麼事想宣布,不會用RC語音嗎?」阿汪學長抱怨道:「我有一堆模要組耶!」我馬上看向阿汪學長!

「你的我快做好了,別緊張。」阿汪學長知道我在看他,於是說道。我開心的點了點頭。

好久沒看到敏垣了,那小子安靜的坐在一旁喝可樂,我朝他揮了揮手,他對我萌笑。

「各位位階在我之下的人們,請你們給你們的社長一點該有的尊重好嗎!」華恬學長敲敲桌子:「因為事態緊急,所以才把大家都集合起來溜~」

「又被學校警告要廢社了?」曉東學長問,這是一般社團會議會有的對話嗎?!

「依依欸!」華恬學長搖搖手:「應該是說,我們有客戶上門了!」

「蝦毀?!」喔喔!!難得6個男生這麼有默契的喊出同樣的話!!看來大家都嚇到了!!

「什麼意思啊?!」曉東學長尖叫:「是應付帳款的客戶嗎?」

「你是會計讀太多膩?!」華恬學長道:「是民間的那種慈善團體啦,說希望我們可以去幫育樂院的小朋友野營。」

「為什麼會找上我們?!他應該搞錯了吧!」阿汪學長瞪大眼。

「對呀!應該是找椰O社或春O社之類的吧!」曉東學長道。

「喂!我們的性質也跟他們差不多啊!其實我也滿好奇他為什麼會找上我們,所以問了一下,」華恬學長推了推眼鏡:「結果他說,他是用關鍵字上網找,他打『大哥哥 社團』,結果第一個就是我們!哈哈哈!!」(如果訪大也是因為用關鍵字結果進來這個純屬虛構的網頁裡,筆者在此毀西咧)

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我們這個社就叫「大哥哥社」。

「哇!那可真是創社以來,第一次收到這種性質的任務耶!」阿汪學長搓搓下巴:「所以你答應他了嗎?」

「還沒,想說問一下各位的意見。大家覺得咧?幫還是不幫?我是想要幫。」華恬學長道。

「我覺得可以呦~這樣期中的社團評鑑就有東西可以寫啦呦~」安安學長道,華恬學長的臉突然僵掉了!!

「幹!!對啦!!!!社團評鑑!!」華恬學長大喊:「那我們一定得幫了!不然沒東西可寫啊──」

「什麼是社團評鑑?」我問坐我旁邊的曉東學長。

「那是個很麻煩的東西,你要把社團在一年內的成果、花的錢、作品啥的製作成一本本子,然後學校會請人來評鑑。評鑑拿到特優、優還有獎金可拿,如果太糟的話,就有廢社的危機。」曉東學長沉重道。

「那就幫吧!拍多一點照片回來放著,不然評鑑時我們會很慘。」阿汪學長同樣面色凜重。看來這個叫「社團評鑑」的東西真的很麻煩啊!

最後,投票的結果是「贊成幫忙」,全體一致通過!

就這樣過一天算一天的,過了三天,當我正準備去上課時,正在整理衣櫃的阿良學長突然把我叫過去。

「學弟,學長最疼你了!!」阿良學長把一堆放在他左手邊,貌似是他不想要的衣服全塞給我:「送你吧!應該合你的身~」

「哇!這怎麼好意思!!學長你不穿啦?」我接過手,好多件看起來都還在流行嘛!

「嗯,其實也不是不想穿啦!只是size有點大,你知道我最近瘦了幾公斤嗎?2公斤呀!!爽爽!」阿良學長得意道,哇咧!瘦了兩公斤就要換衣服,學長你也太有錢了吧!!

「你穿這件去上課啦!」阿良學長從要給我的衣服裡面挑了一件出來:「剛好配這條褲子,快!快去換衣服!」

講到穿著,阿良學長可不是一般的固執!都跟他說回來再換,他偏要我現在就換,不曉得再堅持什麼。正所謂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我只好順從他,把衣服換成他給我的。

換完衣服還不夠,阿良學長此時竟拿一罐不知道啥的東東,往我的頭上噴去!

「欸!!阿良學長!!」我大叫,學長笑得很開心:「你偶爾也該打扮一下再去上課吧?你有隱形眼鏡嗎?」

「沒有!而且我也不想去上課還打扮!要打扮給誰看啊?!」我不悅道,阿良學長把頭靠向我的臉:「給誰看的定義有很多,給老師看給同學看也可以啊!誰說一定要給女生看?!給自己看也爽啊!你看電視上那些明星型男,不會希望自己有天能跟他們一樣嗎?」

唔!!這個…….可能是有過這種念頭沒錯啦!

「你們班上應該都有那種很帥很會打扮的人吧?偶爾讓自己當那種人又不會怎樣!會少塊肉嗎?不會嘛!」阿良學長拍拍我的肩:「學長覺得你有很大的潛能,不希望你像2號床那樣糟蹋自己,今天我幫你開啟這扇窗,以後你自己想開就容易啦!」2號床…..是指華恬學長嗎?

「阿良學長也覺得華恬學長是帥哥喔?」我問,阿良學長翻白眼。

「他不差啦!就我來看,他大一下有班花追過他耶!你知道嗎?」阿良學長笑道,我點頭:「嗯!我知道!安安學長和華恬學長有跟我講過!」

「很扯對不對!!他那種人竟然可以吸引到正妹!笑死了!跟你說,他後來被約去看電影時,還是我幫他打扮的!」阿良學長完全是我們寢室的御用打扮師了啊!

「好了!如果能不戴眼鏡就更棒了!」阿良學長幫我抓完頭髮,遞了鏡子給我:「你看怎樣?」

我往鏡子看去,呃…….該怎麼說咧,應該算能看吧?總之阿良學長真的很強啊!

「那就祝你上學愉快囉!我要來去吃早餐了~」阿良學長拿起鑰匙,帥氣的走了出去。

所以……我真的要以這副樣子去上課喔?好吧,難得阿良學長肯花費他的時間幫我打扮,我就以呈現阿良學長作品的心,去上課吧!

「你交女朋友了齁?」一到班上,經過多多座位旁時,多多突然開口問道。

「蛤?」我朝多多笑了笑:「想太多喔!沒有啦!」

「你今天要去約會齁?」多多索性跟著我,來到我的位子旁:「是上次跟你們去夜市的那群女生嗎?」

「沒有~純粹是想來點不一樣的。」我道,草草這傢伙也過來了!

「許佑詞~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草草奸笑,蝦毀?!

「某人不是叫你打電話給她嗎?你打了嗎?」

哇哩咧幹!!!全忘了!!他是指吃義大利麵的妍妍嗎?!雪特!全忘!!

「厚厚厚厚……」我邊乾笑邊起身,「這個呢,要了要了~」我連忙跑到教室外打電話!!

正要按下通話鍵時,我突然想到,一定要跟她去吃義大利麵嗎?她說不定已經忘了哩!!而且跟她也不是很熟…….愈想愈不想打了!

我收起手機,準備回教室睡覺時,草草卻過來了。

「打了沒啊?」草草道,哩咧!!管那麼多作啥?!

「要打嗎?說不定她早忘記了…….」我話還沒講完,草草突然一掌擊向我的胸部!!

「別當爛人厚你!!」草草看我的眼神頗為不屑:「答應人家的事就要做到啊!你有空跟別的女生去玩,就沒空跟她吃義大利麵喔?她很不開心耶!」

哇哩咧咧咧───什麼跟什麼?!她是在不開心三小?!我是她男朋友嗎?!

「草草!她到底是對我有什麼樣的感覺啊?!為什麼要這樣?!」我完全嚇到,草草搖頭:「我不知道她對你還有什麼感覺,你可以自己去問她啊!打電話!快!」

為什麼都要逼我──為什麼大家老是愛用命令的語氣跟我說話?我臉上寫著奴隸兩字嗎?!

「我會打!」我頗不爽:「但不是現在!」

「還等什麼?!你讓人家等那麼久!還不現在打喔?!」你直白什麼啊?!林杯就是不想現在打!!怎樣?!

「你在這邊我打不出來。」草草,人逼人,逼死人喔!你最好是別逼我到讓我想殺人。

「隨你囉~」草草會看人臉色,我現在的臉一定很臭,不然他應該會繼續逼我才對。

草草看我的那種眼神倒也讓我感到不安,在他的心中,認為不打電話的我是爛人。我不想讓同學對我有這樣的誤解,決定了!打給她吧!就算她不接,但至少我是有打過的,這樣草草也沒法說什麼了吧!!

我只有打電話給我媽、阿姨、舅媽、表堂姊、高中的導師(女)過,叫我打給同齡又沒血緣關係的異性,這還是第一次!有點怕怕!!

只是打個電話,不會死啦!!拿出華恬學長那種無厘頭的勇氣來面對即可!!好!

撥出去了!所謂覆水難收,撥出去的電話雖然可以馬上按掉,但會有來電顯示,所以也是難收!

「喂?」通了!!沒錯,這是妍妍的聲音!別緊張!開始吧!

「喂?嗨!那個……我是佑佑。」我趴在欄杆上:「還記得我嗎?」

……..」電話那端突然沉默了,…….她有在聽嗎?!

「我還想說你是不是忘了我咧!」過了5秒鐘,妍妍才說話:「怎麼啦~最近過得還愉快嗎?」為什麼聽起來有種諷刺的感覺?!

「蛤?還好啊!那……妳要跟我去吃義大利麵嗎?」好恐怖!!好像在跟導師講話一樣!!

「你還想跟我吃嗎?你會跟我吃嗎?你要跟我吃嗎?」她一連丟了三個問句給我:「看你啊~」

都講成這樣了,還看我!!唉~不曉得她到底想幹嘛,要去嗎?去一下也好,看她到底想怎樣!

「去呀!看妳想不想啊!我都可以啦!」我道。

「嗯……那就一起囉~放學後可以嗎?」她道:「因為我晚上還要打工,可以嗎?」喔!!她有在打工啊!

「嗯,那幾點哪裡見?」

「五點半大門聯誼區見囉!」

「好啊。」

掛上電話,突然有種預感,今天一定會發生什麼事!!

上完第八節課後,阿爆突然把我叫住:「佑佑!請留步!」

「蛤?」我回頭,阿爆小跑步過來:「過了今天之後,我會不會被你們遺棄呢?」他突然這麼說道。

「說啥?!你為什麼會被我們遺棄?」我不解。

「哼哼!總之就是這樣啦!掰啦!」阿爆的豆豆表情每次都會讓我打從心底開心起來,因為太好笑了!

「搞不懂你在說啥!掰啦!」

我騎著小炫風(我最近給它起的名字)來到大門,妍妍已經在那邊等了。

「嗨!」我道,妍妍歪著頭,看著我:「臭佑佑!聽說你今天才想到我約你吃義大利麵這件事吧!!」哇咧!!一定是草草講的!!

「初老症啦~哈哈。」趕快把事情怪在最夯的流行語上!這是我從老哥那邊學到的,他跟她女友吵架一定都會這樣解套。

「初屁!」好險她笑了,我把安全帽遞給她,她突然停頓了一下。

「我是第二個嗎?」她低頭看著安全帽,語氣有點落寞。其實妳不是第二個耶!這頂安全帽是我老媽朋友專用的,在妳之前有一堆母親大人的姊妹們戴過。

「妳怎麼啦?」我假裝耳殘:「上來吧。」

經過妍妍的帶領下,我們順利的來到那間叫做「佐O義」的義大利麵店。她好像不是第一次來過,總之我們開始要吃飯了!

我看著菜單,一堆名字華麗的義大利麵,不曉得那個好吃,來問問看她吧!

我抬頭,卻看到妍妍正在看我!!哩咧!!不會一直盯著我看吧?!

「欸…..這家店的招牌是什麼?」我裝作平淡樣,妍妍微笑:「都很好吃呀~不過番茄雞肉口味很多人都推薦喔~」

「那我就點那個吧!」我道,妍妍招手,服務生走了過來。

「小胖,我們要來兩份番茄雞肉!」她認識服務生喔?!

那位叫「小胖」的男服務生笑得很開心:「很悠哉齁妳~」說完看向我:「妳男朋友?!」

「不是啦~」妍妍搖手:「我朋友!別亂傳喔~」小胖哈哈大笑,離開我們這桌。

「妳朋友啊?」我問,妍妍笑得很開心:「該說是我同事才對~」

「蛤?!所以這裡是妳打工的地方?!」難怪對路那麼熟!而且還有折價券!

「哈哈哈!!你蠢哪年的啊?!」她笑得很開心:「佑佑真是笨蛋~你以後來這裡吃飯,我可以幫你打折喔!」

「那真是太棒了!感謝妳喔。」我起身:「洗手間在哪?服務生小姐。」

「呿!現在還不是我的上班時間厚!」她作勢要揍我:「那邊過去啦!左轉喔!」

他們的「番茄雞肉義大利麵」果真好吃!雖然一盤麵就要180元,沒附飲料也沒附湯,但算了,反正主菜很好吃!

我們的聊天話題不外乎是我腳傷的事,我也把華恬學長對我做的事跟她說了,沒想到她的反應跟陳姿婷完全不一樣!

「哈!你那個學長該不會愛上你了吧?!對你這麼好~」她笑道,靠!果真是一樣米飼百樣人!什麼人都有!

「他人的確很好,現在很少有這麼好的男生了耶!」我學陳姿婷的回答說道,妍妍眨眨眼:「呦~我誤會你學長了,應該是你愛他才對~」

哇哩咧!!什麼邏輯啊?!

吃完後,我問她是不是要直接上班了,妍妍搖了搖頭。

「還有一個小時多,店外面就是公園,陪我散步一下?」她問,散步?!我想回去打魔獸了啊!!

也不等我回答,她筆直朝公園走去,真是自我作風強烈的人。

我走在她後面,張詩妍突然停了下來。

「你幹嘛走在我後面啊?!跟我一起走啊!」她回頭罵我:「醬很像跟蹤狂耶!」

都被罵是跟蹤狂了,我只好走到她旁邊。

這樣兩人平行的走法…….從外人看來,我們不就像情侶一樣嗎?!

……妳工作的時薪多少?」我打破沉默。

「103。」

「喔~不錯喔~」我趕快在腦中製造話題:「聽說今年會漲到110耶~??」耶?她不見了?!我回頭,她停在後面,看著我。

「怎麼啦?」我朝她走去,她指了指腳下,我看到她的楔型鞋有一小部分裂開了。

「鞋子壞了?!」我蹲下查看,她突然猛地抱住我的頭!!!

「!!!!!!!」現在是怎樣?!我完全被她鎖頭了!!!

「妍妍?!」我怕掙扎太用力會傷到她,所以只是輕推了她一下:「妍妍!!」

「聽到你跟她們出去讓我好傷心!!」她講話了!「我怕你忘記我了!忘記我們的約定!」

「蛤?!這有什麼好傷心的?我不是在這裡了嗎?!」我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因為她的胸部距離我的頭太近了!!!!

「明明我們先約好的啊!!」這個……其實是陳姿婷先約我的耶。

「妳先放開我,我整個就是被妳鎖頭了!」我乾笑,妍妍鬆開她的手。

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看她,我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哈哈,我嚇到你了嗎?」聽到妍妍的笑,讓我頓時放心了不少,至少氣氛變得比較正常了。

「妳不要突然鎖人家的頭啦!忍者嗎?!」我朝她笑了笑,妍妍也笑了。

「不好意思,因為你實在太高了,本來不是想鎖你頭的。」她道。

蝦毀?!那妳是想鎖哪裡?!

「嗯…….對不起喔!其實我說謊了~」她突然這麼說,What?!

「我今天沒班啦!哈哈哈!純粹只是想留你下來陪我散步而已~」她撥了撥長髮:「別生氣喔!」

「是、是喔!哈哈!那這樣妳怎麼回家啊?如果我認為妳有班,然後就直接騎回去了……」她走到我旁邊,把她的頭靠向我…..?!啊啊啊啊啊──

我小閃了一下,藉此示意她不要這樣,沒想到她卻愈靠我愈近!!

「欸……」到後來她抱住我了!!這是什麼情況?!

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當下是有想過把她推開,但感覺很沒禮貌。可是,都這種時候了,還要顧慮禮貌嗎?!

當我腦袋一片混亂時,妍妍講話了:「如果可以的話…….如果你也ok的話…….我們可以嗎?」可以?!是可以蝦毀?!

我現在還是無法思考,一切都來得太快了!妍妍看我都不講話,於是鬆開我,抬頭看著我。然後,她突然爆笑!

「哈哈哈!!許佑佑!!你臉好紅喔!!!」她推開我,笑得很開心。

我是不知道我有沒有臉紅,只是我現在的情緒很緊張,也很混亂。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太突然了!哈哈哈!」妍妍攤手:「啊~該怎麼說呢?許佑佑你真是特別啊!通常啦,被我抱住的男生呢,他們都會反抱回去,可是你怎麼沒有咧!!」

「什麼反抱?!嚇都嚇死了…….」我猛搖頭,她「呀」了一聲,作勢要衝過來揍我!我當然是反應式後退,妍妍又爆笑。

「怕什麼啦?!我才捨不得打你咧!!北七!過來啦!我又不是什麼怪物!」妍妍拍了拍胸口:「快笑死了!好啦,我們回家吧!」

我緩慢移動到她旁邊,稍微保持一小段距離。妍妍眨了眨眼:「我知道太快了,我這個樣子,」她看著我:「可是,我不是那種會憋在心裡的人,我就是想讓你知道我的感覺,你別怕!我不會怎樣的啦!!你躲屁喔?!」她看我又跑走了,邊笑邊罵道:「真的很欠揍耶!!我不會再碰你了啦!!」

「今天的事,你別跟你那群同學講喔!」妍妍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被那群男的知道我倒追你,還讓你怕成這樣,我整個就不用活了啊!」

我根本也不敢跟他們提到!!呃啊──要是被老媽知道她的小兒子被女生抱……她一定會放鞭炮慶祝。

回去的路上我們一句話也沒說,我現在的腦袋真的很亂,第一次碰到這種事,你能不亂嗎?!雖然她不像連續劇的女生會一直逼問你到底喜不喜歡她,但是這種沉默的對應,也著實讓人尷尬!!

結果因為我腦袋混亂,導致判斷出現誤差,我竟然撞到電線杆了!!!

「啊!!!」我和妍妍同時大叫,碰的一聲!妍妍的頭重擊我的背!然後我的胸部則是狠狠撞在車頭上!!

「靠!!」雖然我前後都受傷了,但一想到我的寶貝小炫風也受傷了,我立馬熄火,下車查看!

「唉呀呀……」我心疼的摸了摸小炫風的前身,裂了好大的縫啊!!幹…….

……..」妍妍一句話也沒說,她靜靜的看著我,然後只對我說了一句:「我要坐公車回去,再見。」

啥?!我抬頭看她:「這裡有公車站嗎?」

「誰知道?!反正我要坐公車回去。」她說完,竟然頭也不回的走掉了,只剩下我和我的可憐小炫風。

感覺她好像在不爽耶?剛才的語氣整個就是冷淡!為什麼啊?我又不是故意騎去撞電線桿的!

更慘的是我的小炫風好像受重傷了!竟然發不動!!怎麼會撞成這樣?!而且這裡跟剛才來的路不一樣,負責帶路的又跑去坐公車了,現在的我整個就是被遺棄了啊!!

就在我心情賭爛到要死,罵了50來個幹後,腦中突然浮現華恬學長!總是在我有困難時,對我伸出援手的華恬學長!!

於是二話不說,立馬打給他!!

「威危尾胃?」電話響了一下才接通。

「學長~~救命啊──幫幫我吧!!!」就像是在溺水時,旁邊突然漂來一根浮木一樣。我現在好需要學長啊!!

「蛤?!你怎麼了?!」

「我撞到電線桿了啦~~車子好像壞了,可是這個地方我又不熟,只有我一個人……..」好希望這時候媽媽就在我身邊。

「什麼?!你在哪裡?」

「那個,什麼路…..喔!明哲路啦~一條小巷子裡面,我對面有一戶人家的門牌上寫22號。」

「你等一下,我現在就過去找你。」天啊!!!華恬學長!!沒有你我該怎麼辦?!

過了10分鐘左右,華恬學長騎著他的帥氣檔車出現了!!一看到學長,整個就是大放心兼超級感動的!!!

「可以問你為什麼跑去撞電線桿嗎?」華恬學長熄火,一臉似笑非笑的樣子。

「不要問,很恐怖。」都這種時候了,我那詭異的個性還是不忘自娛娛人。

「曉東說,他在校門口看到你載一個正妹出去。」華恬學長好像在憋笑的樣子:「啊正妹咧?」

「生氣的跑去搭公車了。」我老實道:「不知道在生氣三小,明明最倒楣的是我耶!」

「佑佑啊!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可愛的學弟呢?!」華恬學長笑出聲來:「雖然現在的時機不適合講這件事,但既然事情都發生了,我還是想跟你講。」

「蛤?!什麼事啦?!」雖然對學長在那邊笑很不是滋味,但畢竟學長肯犧牲他的時間出來幫我,也就不責怪學長了。

「在我跟你講之前,你先老實跟我說,你跟正妹有沒有發生什麼親密互動?或是她跟你告白?」

哩咧!!你怎麼會知道?!我的表情有透露出什麼嗎?!

實在不想跟華恬學長講這種事,感覺有點害臊又有點…….丟臉?

「不講喔!快啦!學長要跟你分享一個連宿舍那群傢伙都不知道的秘辛喔!」看他講的那麼神祕,好吧,既然他也要跟我分享秘密,那就一祕抵一祕吧!

我把事情的大概跟華恬學長說了,那傢伙一副就想笑的樣子。講完後,他點了點頭:「佑佑學弟,這真的是緣分啊!我們兩個真的太像了!!」

太像?!什麼意思?!我可跟你完全不一樣啊!!!

「我之前不是說過,我帶那個應外系的去真的運河附近散步嗎?」華恬學長突然面色凝重:「聽好喔!!接下來的事你絕對不能跟其他人講!我連我機械系的同學都沒提過!」

我點頭:「那我剛才跟你講的,你也絕對不能跟其他人講喔!!」我道,華恬學長點頭。

「我不是說後來我載她回去時,我去撞電線桿了嗎!其實我那時的情況跟你差不多!」華恬學長眺望星空:「在散步的時候,她如此熱情的,噗噗!!」

「蝦毀啦?!別噗了!!」我著急:「她怎樣?」

「唉~雖然隔了半年,但害羞感依然存在呀~」學長雙手撫著自己的臉頰:「她就熊抱我啊~~唉呦~整個人全貼在我背後耶~」

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詛咒!!這一定是寢室間的詛咒!!為什麼我跟華恬學長的際遇會那麼像?!

「所以載她回去的路上我整個就很亂啊!你也知道那種感覺嘛!莫名其妙,然後又不知所措,所以一不小心就去撞電線桿了。」學長聳聳肩:「結果她跟你那位一樣耶!拿起手提包就走人了!你知道後來這代表什麼嗎?」

「這表示我被她討厭了?!」我大驚,華恬學長奸笑:「不止喔~如果她跟你們班上其他男同學的感情還不錯,你就知道了~」

No!!!草草!!她跟草草感情好像不錯!!不會吧?!草草在班上的影響力還滿大的耶!!

「華恬學長!!怎麼辦?!我會不會被排擠啊?!」我害怕道,學長愣了愣:「什麼?!被排擠?你在班上的人緣這麼不好喔?!你別怕!學長讓你靠!!你還有土木系的安安和阿汪、電機系的北良、會計系的曉東啊!!學長們會挺你的!別怕!」

感覺好像沒什麼戰鬥力的學長們──我嘆了口氣,唉,是誰說大學必修戀愛學分?拿到的學分也不知道有多少!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我看著我的小炫風,學長發動他的檔車。

「你坐在你的車上,我在後面用腳幫你推。」喔喔!!出現了!機車店老闆的絕技!但華恬學長會嗎?

「啊啊!!!學長你不要抖啦──」好恐怖!!好像隨時會出車禍一樣!!

華恬學長在我後面邊笑邊推:「沒抖啦!!你要相信我!!」

佛祖保佑,我們平安無事的回到了學校。

06 

隔天,懷著一顆忐忑的心去上課,不過看樣子好像也沒怎樣,大家依舊是那樣互動著。

「佑佑~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倒是阿爆這小子,看到我來馬上就跑過來:「你就說吧!我承受得住的!!」

「哩咧!!沒什麼好說的啦!!沒事,沒事了!大家繼續過日子吧!」我無奈道,阿爆挑眉。

「呃……還好吧?看你的樣子好像不太開心的感覺?」阿爆在我前面坐了下來:「怎麼啦?說來分享一下?」

我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唉!我昨天騎車去撞電線桿了。」

「蛤?!為什麼?!怎麼會?!」阿爆大驚,我搖頭:「不小心啦~結果送修費就要3000多,都不曉得怎麼跟我爸講了!」

「嘿!如果你缺錢的話,要不要做個臨時工?」阿爆道:「這個禮拜六,在小港那邊有個展覽,他們缺發傳單的。我要去,看你要不要一起?」

我想到這個禮拜日要去幫小朋友野營,不過發傳單的工作是在禮拜六……應該是ok吧?

「看你啦!雖然錢不是很多,但加減賺嘛!」阿爆道,嗯…..畢竟是我白癡,把車撞壞的,結果卻是由老爸出錢承擔,說什麼都是不肖子的行為嘛!!

「嗯!好哇!只做禮拜六就好厚?因為我禮拜天要去忙社團的事。」我道。

「喔?你還在那個社團啊?之前不是聽你嚷著要退社?」阿爆道,他說的之前,是我們在忙社團嘉年華那時候的事。因為每天晚上做招生海報做到都爆肝了,所以那段時期我曾一直跟阿爆抱怨要退社。

「嘿啊~雖然社團真的莫名其妙,但學長們人都很好,所以就續留了~」我笑:「有沒有興趣?可以一起加入喔!」順勢拉人一下。

「不了不了,我還是繼續在我的水活社就好~」阿爆是水活社的社員,他游泳超級厲害!聽他說他最近會去考救生員執照。

跟阿爆聊天聊到一半,突然感覺有人在看我!我小心的移動視線,是草草!!草草正盯著我看!!

喔喔喔───他要幹嘛?!不會是想教訓我吧??天啊天啊!祈求他不要走過來啊!!!

好加在老師來了!這種劍拔弩張的肅殺氣氛,瞬間就出現這麼一次,之後就沒有了。

午餐時間,跟我最好的阿爆說要去跟水活社的社員們一起吃飯,永和則是要跟小花吃(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最後就剩下我了,在班上也沒有其他的好友,啊~午餐要跟誰吃呢?

拎著背包走出教室,卻看到華恬學長和初音學長靠在一旁的欄杆,一臉微笑的看著我!

「佑佑~~~今天過得如何啊?」華恬學長把我拉到他的懷裡:「有人欺負你嗎?」幹、幹咧!!他把我圈起來了!!

「學長!!不要抱我啦!!」我掙脫,華恬笑得很開心:「你要去哪啊?」他問。

「吃午餐啊!」我拉了拉被他弄亂的衣服。

「就你一個?!你都一個人吃飯喔?」華恬學長瞪大眼:「你原來是這麼苦情的一個大學生啊!!」

「屁啦!!只是剛好我的朋友要去跟別人吃飯而已!」被他這麼一說,突然覺得我真的滿苦情的,朋友只有兩個。

「一起吃啊。」初音學長道:「萌萌小吃店。」

「蛤?」完全聽不懂他在講什麼。

「初音說他最近發現了一家店員都超萌的小吃店!」華恬學長道:「我們正打算去朝聖呢!一起吧!」

嗚哇──要跟這兩個無厘頭的人去吃飯,頭不禁開始痛起來了!

「欸?!那不是敏垣嗎?!」華恬學長突然指著前方,我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真的耶!!

「垣垣──」華恬學長大喊,敏垣轉頭,對我們邊萌笑邊走了過來。

「學長好!佑佑好!」

「嗨!你要去吃午餐嗎?」華恬學長問,敏垣點了點頭。

「自己一個嗎?要不要跟我們一起?佑佑也會來喔!」華恬學長道,幹嘛特別提到我也會去?!

「好哇。」敏垣點頭,這小子也太容易順從別人了!

華恬學長載著我,初音學長載著敏垣,一行人來到了一家一看就覺得是女僕餐廳的店前。

……..這不是女僕餐廳嗎?!」我疑惑,初音學長嘖了一聲,我聽到他小聲講了一句「凡夫俗子!」

「耶?這是女僕餐廳喔?」華恬學長做了個鹹蛋光波的姿勢。學長你是被初音學長騙了吧?!

「好怪的小吃店。」敏垣朝店前的玻璃靠近,過了2秒他馬上後退,一臉驚嚇的退到我後面!

「怎啦?」我問,敏垣搖頭,一臉驚恐:「我們去吃別間啦!」他道。

「不行不行,今天有優惠!」初音學長指了指放在店門外的小黑板,上面寫著:「本日四人行,兩人免費^.<,另附贈額外主人服務」

「主人服務?!什麼鬼?!」我轉頭看向初音學長:「學長!我不希望吃到一半有警察來臨檢耶!!」

「不會有臨檢啦!放心!」初音學長也不等我們三個學弟回答,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

「怎麼辦?華恬學長!初音學長走進去了!!」我和敏垣連忙看向華恬,華恬學長也一副不曉得該怎麼辦的臉。

「呃……既然學長肯帶頭了,這個機會也是難得嘛~」華恬學長一聽就知道是違心之論:「難得有這個機會,有人有這麼大的膽子走進女僕餐廳,我們就跟進去一探究竟吧~」

我看了看敏垣,那小子一副就不想進去的臉,但如果他不進去,就沒人能載他回去了。於是我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啦!有兩個學長在,你就不要擔心了,有事他們扛就好!」

「對啊對啊!初音會扛的!」華恬學長猛點頭:「好了好了,快進去吧!」

華恬學長一推開門,門後面就出現站了4個穿著根本就動漫才會有的女僕裝的女店員們!!

「歡迎主人回家!!!!」她們齊聲用嬌音喊道。

她們好像觸到華恬學長的笑穴了,只見學長駝著背,肩膀抖個不停。我和敏垣則是一臉呆滯。

「三位主人,你們是跟前面那位主人一起的嗎?」綁著雙馬尾的嬌小女僕問道,華恬學長已經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了,看來只好由我出面回應了!

「嗯嗯。」我點頭,雙馬尾女僕竟然發出了一聲「呀咕」的莫名語言,然後明明是我靠她比較近,但她卻拉起了敏垣的手(幹!還會挑主人):「主人,請跟我走喔~」

敏垣一臉驚慌的看向我們,他只能看到笑得要死的我和華恬學長。

初音學長早已老神在在的坐在那裡享受著女僕的擦臉服務,雙馬尾女僕領我們到初音學長那桌:「這樣主人都到齊了嗎?」

「到齊了,謝謝妳,如如。」初音學長道,幹!還知道人家叫如如喔?!你是來過多少次了啊?!

「那三位主人,你們想要我們的擦擦小臉服務嗎?是額外附贈給主人們的喔!」如如女僕問道,我連忙搖頭:「不用、不用!謝謝妳!」

「我也不用。」華恬講話都有抖音。

「我不要!」敏垣語氣聽起來就很驚懼。

「主人們~歡迎~」這時,又有三名女僕朝我們圍了過來:「喔?是初音主人的好友嗎?」其中一名直長髮的女僕嬌笑道,初音學長點了點頭:「這三個人都是第一次來,妳們要好好招待他們!」

不!不用好好招待我們啦!!妳們去忙妳們的吧!!

「哇!這兩位主人好高喔!」其中一位長得超像少女時代不知道是誰的女僕突然靠我很近:「主人~你身高多高啊?」她嬌問。

「唔…..183…..」我不知所措,Shit!華恬又再笑了!

「那另外一個主人咧?」她跑去華恬那邊了,哈哈!現在換我笑了!!

「181…..噗。」學長最後一個噗字超大聲的!!

敏垣因為長相的關係,他被3個女僕包圍了。

「主人~你覺得我們三個,誰比較可愛~~?」敏垣被其中一個捲短髮女僕逼問中,我覺得他挺可憐的。

「不、不知道…..」敏垣頭低低,我明顯覺得那三位女僕根本就在調戲他!

「主人,你好像小池徹平喔~有人說過你長得像小池徹平嗎?」馬尾女僕笑道。

「我覺得像山下智久耶~主人有人說過你長得像山下智久嗎?」捲短髮女僕道。

「咳咳!!」三位女僕的調戲被憤怒的初音學長打斷了:「這裡還有三位主人喔。」可以拜託你別叫自己主人嗎!!

「對不起嘛~主人~別生氣喔~~」這下子,全部的女僕都跑到初音學長那裡了,我們三個暫時鬆了口氣。

看了一下她們的菜單,全部都是些不能吃飽的東西!

「這裡沒賣魯肉飯嗎?」我埋怨。「你可以點她們的雞肉三明治套餐。」初音學長建議:「那個還滿好吃的。」

「粉紅色的初戀是什麼鬼啊?」華恬學長指了指菜單的飲料區那邊。「是草莓汁。」初音學長道。

「主人~~準備好點餐了嗎?」一開始帶位的如如女僕又出現了。

「我要老樣子。」初音學長道,如如女僕笑著點頭:「好的,那其他三位主人呢?」

「我要一份番茄義大利麵,外加一杯粉紅色的初戀。」華恬學長在講粉紅色的初戀時,我看到他的嘴角在抽蓄。

「好的!那主人您呢?」如如女僕看向我。

「我要一份雞肉三明治,然後再一份法國香蒜吐司藍,就醬。」

「那主人呢?」如如女僕看敏垣的眼神跟看我們完全不一樣。

「奶油義大利麵。」敏垣還是低著頭。

「這樣就好了嗎?要不要飲料呢?」如如女僕竟然蹲了下來,從下面看敏垣:「主人為什麼要一直低著頭呢?如如都看不到主人的臉了~」

「不用不用。」敏垣連忙抬起頭,一臉驚慌的看向我和華恬:「我不要什麼飲料!」

「喔~好吧~」如如女僕起身:「那請主人們稍等一下喔~如果有什麼需要,搖搖這個鈴,」她把一個手搖鈴放在我們的桌上:「如如和其他人都會過來服務主人的喔~」

連手搖鈴都出現了,我實在無法再繼續吐槽這間店了。

接下來的用餐過程也沒什麼,只是不停有女僕跑來煩敏垣而已。扣掉女僕很煩這件事,這間店的裝潢和餐點其實都滿好的。聽初音學長說,這家店在同人圈很有名,來這邊享受女僕服務的,男女客層都有喔!

「我們享受的還不是最高等的VIP服務,」初音學長事後道:「只是一般的客人服務而已,以後有機會再帶你們體驗看看~」

「呵呵呵!!不用了不用了~~」我們三個竟然頗有默契的一致拒絕!

隔天,因為昨晚熬夜打D3(暗黑破壞神三)的關係,所以完全是呈現活屍狀態!

一到教室,我馬上就趴在桌上。就在我快睡著時,有人敲了敲我桌子。

「嗯?」我勉強睜開眼,只看到有人坐在我前面:「什麼事啊~」

「我才要問你什麼事吧!你那天是怎樣?」是草草!!我完全清醒了!

「什麼怎樣?又沒怎樣。」我無奈道,草草搖頭:「不對!一定有怎樣吧?」

「什麼啊?她跟你說了什麼嗎?」我知道草草想激我把那天的事全盤托出,但我才不會上他的當。

「我就問你一個問題啦!」草草道:「你是第一次跟女生約會嗎?」

唔!!問這作啥?!是又怎樣?!

「是啊!怎麼了嗎?」我老實道,草草用著好像在看白癡的臉看我:「難怪厚!你還真得什麼都不曉得啊!」

「到底是怎樣?到底怎麼了?」

「你那天不是載她去撞電線桿嗎?雖然車子很重要,但人是第一優先的吧?」草草道:「你怎麼會想說先看車子?你應該先看她有沒有怎樣吧?」

蝦毀?!!!!!原來是這樣喔!!原來她是在氣我沒先關心她,反而是先下車查看車子有沒有怎樣喔!!

「她跟你說的喔?」幹!不會當面跟我說喔!搞得我擔心被班上排擠!

「是我一直問她,她才說的。」草草道:「看來你也不是故意的嘛!好啦!我會幫你跟她說的!」

你是要幫我跟她說什麼啦?!你不用再跟她說了!這事到這裡就好!!

雖然我心裡是這麼想,但現實中說這種話絕對會被打!所以我只好保持緘默。

因為隔天就要去打工發傳單的關係,所以今天下課後,阿爆載我去會場那邊參加基本工作訓練及介紹。

原來除了發傳單外,我們還兼顧攤位的。因為是旅遊展的關係,所以我們必須對攤位本身要介紹的套裝旅遊行程有一定的了解。

我們的攤位是銷售秋季賞楓旅遊,賞楓的地點有溪頭森林遊樂區、杉林溪,以及南投萬奧大賞楓之類的。我們只是打工仔,攤位還是會聘請專業的人員講解,打工仔只要大概了解到底在幹什麼就好。

結束工前訓練後,阿爆突然提議去小港機場喝咖啡。

「可以聊一些男人心事,還有你最想知道的永和情史~」阿爆笑道,對厚!永和的事我到現在都還沒有頭緒呢!好哇!嘿嘿嘿~

我們來到小港機場的露天咖啡場,沒想到客人都是情侶群,我和阿爆兩個男生組合看起來相當突兀。

「事情是發生在你受傷後的隔天,就是我們去宿舍找完你後,永和他就跟我說,其實他跟聯誼認識的一個女生一直都有在連絡。」阿爆道:「我就問他是誰啊,他就說是小花。其實那個時候我還滿震驚滴~你別跟永和講喔~」

「嗯嗯,我理解,永和這個人看起來就是陰沉,但每個人的喜好都不一樣嘛!所以他有女生喜歡我一點也不意外。」我道:「所以是小花追他嗎?」

「其實也不算追耶!應該說兩個人在搞曖昧吧?」阿爆道:「真要說來,我倒覺得是永和在追人家,因為他有跟我說過他每天晚上都會密小花聊天。」

「嘿~難怪都沒看他在D3上線,難得有會拋棄D3的人存在。」我道。

「對啊!說到那個D3……」結果我們的話題馬上就變成D3了,接下來整整兩個多小時都在聊D3的事。

禮拜六早上,因為我的小炫風還在送修的關係,所以是阿爆來後門這邊載我去小港。

由於是第一天開展,開展不是都會送什麼前100名進場禮嗎,所以來的遊客是相當之多!

我和阿爆被派去最前線發傳單,接受最猛烈的人潮攻擊。到了中午休息時間,我們手根本就無法拿便當!!整個就是抖得要死!!

「好痠喔!!腳和手和背整個都爛掉了──」阿爆嘆道,我夾了一顆滷蛋要送進嘴裡,結果因為手抖,滷蛋整個掉在地上!!

「啊啊──我的滷蛋!!!」我尖叫:「五秒鐘落地原則!!!」補上這一句後,吃掉在地上的食物就合理化了!!

「你很胎哥欸!!!」阿爆給了我一記貓拳(因為他沒力了):「至少去洗一下吧?!」

「厚~走不動啦!」我給滷蛋吹了幾口氣:「諾!灰塵被我吹掉啦!」

「尼馬喔!!最好啦!你待會就不要ㄘㄨㄚˋ賽!」阿爆笑道。

「嘿!打工小弟們!」階位比我們大的社會級工作人員走了過來:「休息時間剩五分鐘囉!你們趕快吃吃吧!待會換你們站攤位。」唉!又要忙了。

「佑佑!你腳是不是在抖啊?抖得好厲害喔!」阿爆站在我後面,被他發現了!我其實腳現在痠痛得要死!

「那個!」阿爆走到社會級工作人員旁邊:「不好意思,那個我同學他腳之前有受過傷,可以搬張椅子讓他坐一下嗎?一下就好!」

「嗯,可以啊!」工作人員點頭,喔喔!!鄭容昕!!鄭阿爆!!你上輩子一定是做了很多對不起我的事!!這輩子才派來照顧我!!

「爆哥!如果我是女的,我一定跟你交往啦~」我真誠的說道,沒想到阿爆這小子頗不領情:「我有你這種女友,馬上去跳愛河自我了斷!」

「幹嘛這樣!」

秋季賞楓行頗受年輕客群喜愛,滿多大學生都來詢問我們的套裝行程。阿爆這小子口才好,很多客人聽他講,都聽得入迷,幾乎都有預購我們的行程。反觀我像個木頭般,只能不停對客人微笑。

「不錯嘛!打工小弟!」社會級工作人員笑道:「都捨不得讓你走了!你明天還會來吧!」

「嗯!還會來!」阿爆開心道,可惜我明天有社團的事要忙,沒辦法繼續看阿爆的口技。

打工結束後,現場領到了1236元的薪資,呀乎!至少可以抵掉一些修車錢了!

然而,恐怖的事發生了!隔天早上,我竟然全身僵硬,四肢發痛!!

「佑佑!你還在睡嗎?我們要準備出發了耶!!」華恬學長在下面喊道,喔喔!學長!我是很想起來啦!但好痛啊!!!

「學弟,延遲出門是林杯的專利喔。」連阿良學長都這麼說了,再痛我也要爬起來!絕對不能像他那樣!!

「怎麼啦?佑佑看起來一臉中年大叔昨晚跑馬拉松樣呦!」安安學長道。我痛苦地爬下床梯:「啊啊──全身好像要散開了!學長們請等我一下。」

「他怎麼啦?」阿良學長問,「他昨天跑去小港旅遊展那邊打工,大概是站太久了吧。」華恬學長道:「佑佑!你行不行啊?」他向正在步入廁所的我喊道。

「可以可以。」我虛心道,不可以也要可以,這可是難得的社團活動啊!

車子昨天就已經拿回來了,但華恬學長說可以載我,所以就讓學長載去。大哥哥社的主要成員們(八個)就這樣浩浩蕩蕩到了澄清湖。

我們主要的工作是幫助紮營、提供飲水、發送食物等一些雜事。不是我要說,澄清湖這地方蚊子超多的!好險我是穿牛仔長褲!不過阿良學長就很雖,他穿七分褲。從剛才到現在可以看到他一直在抓癢。

「靠!我操!蚊子超多!是多久沒吸血了啊!!!」阿良學長氣憤道:「難得的假日,我竟然跑來這裡讓蚊子吸血!!」

「喂!!注意你講的話!!你沒看到小朋友開心的笑容嗎?!」華恬學長道:「我教你一招啦!你在腳上抹土,蚊子就不會咬你了!」

「對啊!抹土!然後你腳上就會冒芽!」曉東學長道。

「然後那個芽上面長滿了更多芽,每枝芽都有一張嘴巴!」阿汪學長續接。

「仔細一看,發現原來都是小小豬籠草呦!」安安學長作結,我笑得喘不過氣來!

「你們腦袋是有受過傷膩?!」阿良學長不屑道:「很好笑嗎?佑佑?」學長瞪我。

「不是啦、那個豬籠草啊!哈哈哈!!」我大笑,初音學長拍拍我的肩:「很有畫面吧?學弟。」他道,我笑得更開心了!!

「喂!!大家都站在陽光下,只有你躲在樹蔭下是怎樣?!垣垣學弟?!」華恬學長朝一旁躲在樹蔭下休息的敏垣大喊:「給我過來喔!!」

敏垣一臉不情願的站了起來,難怪這小子膚色這麼白,原來是不喜歡曬太陽啊!

「你們好~」一位阿姨朝我們走過來:「請問大哥哥社的社長是哪位?」

「您好,我是大哥哥社的社長,敝姓何華恬。」華恬學長超反常的完全正經貌,著實嚇到我了!

「你好你好!叫我小春姊吧!嗯~很高興你們能放棄約會的時間,抽空過來幫我們小朋友野營呢!」小春姊笑道,華恬學長搖搖頭:「不不,我們大家都很開心有這個機會,反正也沒有人想跟我們約會啦!」

我看到阿良學長翻了個白眼。

之後開始搬東西、放東西、拆東西、組裝東西…….我的大腦已經無法操控我的身體了!!

「佑佑~禁止偷懶喔~」曉東學長推著小推車,經過我旁邊:「?你還好吧?臉很蒼白耶!!」

「快死啦。」我扶著一旁的樹幹:「我現在是用生命在搬這個烤架。」我用袖子擦了擦汗。

「你確定你快死了?」曉東學長瞪大眼:「要不要我去找華恬過來?」

「找他過來念訃聞喔?哈哈~」我苦笑:「沒事啦!我沒事的,休息個10秒就好~」

沒想到我這個身高有183的人,身體竟然會這麼不耐用!才連續勞動個兩天而已,就累成這樣了!不敢想像那些因為工作上需要而大量勞動的人們,他們是怎麼撐過來的!

「曉東說你快死了,」華恬學長拿了一瓶水朝我走來:「別這麼說,不要那麼簡單就把死掛在嘴邊。」學長用水瓶輕打了我的臉。難得學長會這麼嚴肅的說這樣的話。

「沒有啦!」我抓住水瓶:「你生氣了喔?!」我吃驚,因為華恬的臉很陰沉。

「哼哼~」才剛這麼說,華恬的臉像翻書一樣快,馬上又變得跟平常一樣:「沒生氣,只是跟你一樣都很累,所以臉色比較難看而已。」

「欸!!有空在那邊聊天,過來幫搬厚!!」阿汪學長在前面大喊。

因為我們只是負責前置和後製作業,所以基本上跟小朋友們沒有什麼接觸。午餐時間,我們領了義工媽媽提供的免費便當,坐在離野營區很遠的荒涼區用餐。

「這裡是收不到訊號喔?!」阿良學長拿著手機到處跑:「有夠直白的!!都已經很衰很三小了,還給我收不到訊號!」

「你可以試著在地上寫字,說不定GOOGLE地球看到了會幫你拍下來,傳到你的電話對象那邊。」阿汪學長道,突然,華恬學長大叫:「照片!!!你們有沒有拍照片?!」

啊!!!!!!!!全忘了!!!!!!眾人全部都定格了!!

「幹!!幹!!快啦!!相機咧?!安安相機不是在你那邊嗎?!」阿汪學長驚慌的看向安安學長,安安學長搖頭:「所以我說你們都沒在聽人家講話呦!我今天到這裡時發現相機沒電了,跟你們說你們沒半個人鳥我,都一直在搬東西呦!」

「天啊啊啊啊!!!!」阿良學長跪倒在地:「那我今天是為了什麼啊?!放棄去玩水的日子,跑來這邊讓蚊子吸血?!啊啊啊──」他崩潰了。

「手機也有相機功能啊!快拍快拍!」曉東學長連忙拿出手機:「來來來!大家聚在一起!看鏡頭看鏡頭!」

大夥慌亂的聚在一起,「北良!別哭了啦!快過來!」華恬學長朝阿良學長叫道。

「我們還得拍幾個小朋友才行!」曉東學長道:「不能只有我們,評委會覺得我們是在唬他們。」

於是乎,大夥快速吃完便當,朝小朋友所在的野營區前進!

「嗨~小朋友們~跟大哥哥們拍個合照好不好呦?」我們派出親和力十足的安安學長,去誘導幾個小朋友過來。

親和牌奏效!有幾個小朋友跟在安安學長的屁股後面走來。大家連忙拍了好幾十張,似乎怕小朋友會消失一樣!

「也不能老是這幾個小朋友,不然評委會以為他們是我們找來的。」曉東學長又道,到底評委都是什麼樣的人在當的啊?!

「交給我吧!看我的業餘遠距離拍攝法!」阿良學長拿起手機,頗有架式道。

有些小朋友不太想跟我們合照,但為了讓評委看到各式各樣的小朋友,大夥無所不用其極,儘管拍攝角度已完全不符合人體工學,但為了逃離遭到廢社的命運,也只能給它拼下去了!

工作接近尾聲,其實這次大哥哥社的工作,說穿了也就是來幫忙架帳篷搬設備啥的,小朋友的野營活動持續到明天,但我們的任務已經達成了。

「辛苦大哥哥社的各位了!」小春姐提了一袋手搖杯飲料過來:「來,這是我請你們的!」

「謝謝小春姐!!」大夥齊聲喊道,「哪裡!倒是辛苦各位了!東西很重吧!我看你們的臉色都滿蒼白的,平常都窩在家打電腦當宅男齁?要出來多動一動啦!呵呵呵~」小春姐笑道,原來我們給人的感覺是弱雞宅男啊!

稍微整理一下後,大家準備打道回府了。這時,安安學長突然提議道:「難得大哥哥社的重要成員都在呦!待會要不要一起到星巴克喝個咖啡呦?」

「星巴克會被我們給臭死吧?」阿汪學長道,我朝他的背部嗅了一下:「嗯!的確很臭!」

「幹!你聞我幹嘛?!你也很臭好不好!!」阿汪學長賞了我無數個貴乃花推掌,力道之大,害我不小心摔到敏垣的懷中。這時,我聞到了他身上有種淡淡的香味!

「你好香喔!!」我道,敏垣笑笑:「有嗎?我覺得滿臭的啊。」

「真還假的?」阿良學長湊了過來,敏垣貌似在害羞的躲到了我後面。

「跑什麼呢?被我抓到你就有得玩了!」阿良邊演老奸員外,邊笑道,可是感覺他好像是發自內心的在說耶!

「請不要在這裡上演鬼畜眼鏡ok!」初音學長道,所有人都回過頭,一臉疑惑的看著初音:「鬼畜眼鏡?那是啥?」

只見初音學長一臉不敢置信加上一副說溜嘴的模樣,無辜的說道:「什麼?什麼啊?啊?」學長,別裝了,其實我知道你說的鬼畜眼鏡是什麼,不過在這裡,我還是裝得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會比較好。

「那不然我們一起去洗澡好了!」曉東學長道,是怎樣?大家還想繼續鬼畜眼鏡下去嗎?!

「你是說泡溫泉喔?你要去茂林喔?!」華恬學長道。

「不是啦,去海邊就好啊!」曉東學長手插腰:「茂林很遠耶!」

「尼馬咧!去海邊就去海邊,你給我說去洗澡!海邊是讓你洗澡的地方喔?!你都在海邊洗澡喔?!海是你的嗎?!你欠揍啊?!」阿汪學長不曉得為什麼愈說愈火大,曉東學長被他逼得節節到退,最後跑去躲在華恬學長後面。

「恬恬!!他是怎樣啦?!」曉東慌張道,華恬搖頭:「可能就很like海吧,阿災!」

「百分之百贊成去海邊!!」阿良學長整個人已經high了起來,話說他今天本來就是要去海邊玩。

「現在去旗津他們應該還在那邊!快點快點!」阿良學長口中的他們是指他的玩咖好友,他有一堆有型又愛玩的麻吉們。

「不要咧!誰要跟你的那群們玩?!去西子灣啦!大家覺得?」華恬學長擺明就是要跟阿良學長過不去:「你自己選,看是要跟我們這群又臭又宅的宅男們去玩,還是去跟你的那些光鮮亮麗的朋友們一起。附註一點,你現在一副又臭又宅的樣子。」

「整個讓人無語。」阿良學長搖頭:「不過我還是很愛各位的,去西子灣就去西子灣囉。」

於是大夥就這麼隨興的騎車來到了西子灣。

不過突然說要來玩水,我們腳穿布鞋,身穿T恤,幾乎大部分的人都穿牛仔長褲,這樣子的裝備根本就不能玩水啊!

於是大家改到附近的大碗公咖啡廳喝咖啡,由於是假日的關係,人是非常的多,我們就外帶了幾杯咖啡,到有樹蔭的沙灘下坐了下來。

「今天真的超累的!!」曉東學長捶了捶腳:「在這裡看著夕陽西下也不錯!」

「不過說真的,這個社能撐到現在真的滿強的。」阿汪學長左手搭上華恬學長的肩膀:「你說咧?社長?」

「我說咧,只要我還在這間學校,我就不會讓它倒!」華恬學長眼望前方的大海,現場的氛圍完全是青春熱血偶像劇的寫照!

「閣下是指這個社只剩2年多的光景了?」曉東學長道,把華恬學長的話換個方向講,好像也是這樣喔!

「你就安靜的看你的夕陽會怎樣蛤?!我畢業了,我後面的學弟還會繼續撐著啊!」哩列!不會是指我吧?!這個社目前就只有我和敏垣兩個一年級的!

「大家,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先享受當下吧!」阿汪學長道,大夥遂安靜了下來,看著慢慢西沉的夕陽。

隔天是禮拜一,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翹課。根據我自己對翹課的定義,就是明明身體很健康、也沒有被什麼事耽擱,只是因為單純想再多睡一點,這樣就叫翹課。

我聽到上課鐘響的聲音,雖然心裡有點不安,但還是完全沒有想動的打算。

同樣跟躺在床上的還有安安學長,華恬學長和阿良學長一早就出門了。我稍微抬起一點頭,可以看到3號床安安學長凸出的肚子。

手機響起,果然如我所預料的,阿爆打電話來了。

「喂?你怎麼了?」他道。

「沒啦,很累!昨天一整天都在忙社團的事,今天虛脫了。」我道。

「你還好吧?不會是腳又痛了吧?」

「ok啦!沒事,只是很累而已,下午的國文課會去上的。」本來打算翹整天的,既然阿爆都打電話過來了,下午還是去上課好了。

「老師點名的話,我會說你身體不舒服在家休息喔。」阿爆道,雖然是很細微的小忙,但他的貼心還是讓我小小感動了一下。

「嗯,謝謝你!爆哥!」爆哥是我對他表示尊敬之意才會用的稱謂。

睡到差不多10點多左右,想想也該是吃早餐的時候了。

我爬下床,翻了翻我的儲藏。泡麵泡麵蝦餅洋芋片,我倒在地上。

真希望紐奧良雞腿堡能從天而降降到我的嘴巴裡啊!我看著天花板。

有句話說得好: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決定了!就為了口腹之慾,現在立馬騎車去附近的肯德基買吧!!

不過出發之前還是要先梳洗一下才行。

離開宿舍,就在我正要來到車庫的轉角旁時,我突然聽到華恬學長的聲音從車庫傳來。

「所以要我陪妳喔?」我停在轉角旁,稍微探出一點頭。看到學長正和那個民吉的學姊講話!

喔喔!!我就覺得他們之間一定有什麼關係!!這下被我看到了齁!

「嗯…….不然我自己一個人也是可以啦……」學姊柔順的長髮遮住了她半張臉:「只是我很想你在旁邊而已。」

唉呦~學姊妳怎麼會想要這種東西在妳旁邊啊?!又怪又詭異的,待久了對妳的氣場是不好的!

…….」華恬學長卻沉默不語,他是背對著我的,我看到他的頭垂了下來。

為什麼不趕快答應?照理說像學姊這種型的女生,只要是男的都會想陪吧?

「我想……妳還是等真的需要我的時候,我再陪妳吧!」華恬學長說道,我看到他一副要轉身走人的樣子,遂趕快小步跑離現場,躲進宿舍福利店裡。

奇怪!感覺他們的關係好像也不是那種男女之間的……可是卻也不像一般朋友…..why ?!

在確定外面已空無一人時,我步出了福利社,華恬學長也有支吾其詞的時候啊!因為發現了一個很好玩的秘密(?)所以現在的心情還滿high的!

拎著紐奧良雞腿堡回到宿舍,只見華恬學長難得的坐在書桌前在看教科書!我因為他這恐怖的行為而呆立了五秒!

「你就不要給我坐下來。」華恬學長翻頁時說道。

「你們有考試喔?」我還是坐下來了,華恬學長奸笑:「你二年級修到這堂課就知道了顆顆顆~」

我拆開漢堡包,華恬學長朝我看了過來:「你在吃什麼?」紐奧良雞腿的香味已經吸引他的注意了!

「我難得一次的高級奢華早餐,同時也可能是一生中唯一拿肯德基當早餐的一次。」一定要說成這樣才行,免得他跑來跟我要。

「不給吃就不給吃,還講那麼多。」完全看穿我的想法,這就是我有時會怕他的原因之一。

「你沒課?平常這個時間你不是都不在?」華恬學長對我的存在起疑了,其實對他大可不必撒謊,反正有誰大學時沒翹過課的?

「翹課啦。」我道,沒想到華恬學長的反應出乎我意料之外!

「你混帳啊?!父母花錢讓你來翹課的喔?」學長看我的眼神非常不屑,完全嚇到我了!!

「學、學長!我只是……」翹課本來就是我不對,現在的我真是百口莫辯!

「你別說了!對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華恬學長嚴肅道,之後不在跟我說話。

我安靜的吃完早餐,好恐怖喔!!學長好像我爸!沒想到他對翹課這種事是抱持著不容許的態度啊!這下我算是見識到了!

下午也如跟阿爆的預告說的,我去上課了。

不過我一來到教室,卻發現大門深鎖,門上貼著一張字條:由於冷氣報銷的關係,國文課改到中302上。

蝦毀?!阿爆怎麼沒跟我講?!而且中302在哪啊?

趕緊掏出口袋的手機,卻只掏出錢包!啊手機咧?!

我把背包拿下,仔細翻找,得了,手機此刻還躺在電腦旁邊!法克!

我記得穿堂那邊好像有整個學校的教室位置圖,於是我趕緊小跑步到穿堂那邊,有了!

中棟…….喔!原來中間那棟就叫中棟啊!那北棟就是最北那棟,南棟就是最南那棟嘛!挖嘎哩馬系答!

所以中302應該是指中棟的三樓,數來第二間的教室!是這樣吧!想想也只能是這樣了,反正機械一丙的大家一定在那層樓的某間教室,絕對找得到的啦!

我快步來到中棟三樓,並且非常順利的找到了中302!只見窗簾都拉起了,我想國文老師一定是在放電影看!

我輕輕推開後門,像隻小貓般的溜進教室裡。因為找教室的關係,所以現在的時間是遲到了,我拉開最後面一張沒人坐的椅子,好險老師是背對著我在寫黑板,我把背包放到地上。正想要問前面的同學老師教到哪了,卻發現前面竟然坐著一個長髮女生!

咦咦咦?!我們班不是一個女生都沒有的嗎?!

我看向講台上的老師,哇咧!!!什麼時候國文老師變女的,而且還在教英文啊?!厚厚厚厚!!!

情況很明顯地,我走錯教室了!

尼馬的!這裡明明是中302啊!我就是看到班牌上寫中302,所以才走進來的啊!那現在是怎樣?!

我旁邊沒坐人,只好問一下坐前面的女生這裡是哪裡了。

我輕拍長髮女的肩膀,她轉過頭,我看到她時,整個嚇了一跳!!

她不是永和的簡訊伊人小花嗎?!

「耶?你?!你怎麼在這裡?!」小花也嚇到了,儘管如此,她還是壓低聲音:「你有修我們的課喔?」

「什麼修妳們的課?!這裡不是中302嗎?!」突然很恨機械一丙幹嘛亂換教室!!

「這裡是中301!中302在隔壁!你走錯教室了!」小花小笑了一下,但馬上就收起笑容:「你最好趁現在老師在抄黑板時出去!快快快!我們這個老師很囉唆的!」

「好好!謝謝妳耶!!」我本來想告訴她永和在隔壁以當作對她的報答,但想想還是算了,先離開這裡為妙!

好死不死,正當我偷偷摸摸要離開時,她們老師正好轉過來了!!

「那邊那個!蹲在地上的同學!」女老師一臉兇相的用右手食指指著我:「你在幹嘛?!」

唉呦喂啊!!!不用我看也知道,現在這個班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了!我推了推眼鏡,幹,冷氣你真的害死我了!

「你是我們班的嗎?我怎麼好像沒看過你?」女老師手插腰,我當然不是這個班的啊!!

既然被抓到了,那就挺著身子去面對吧!我站起來,慢慢後退朝後門的方向移動。

「對不起打擾您上課了!這個…….不好意思我走錯教室了……嗯~」我後退,此時,我看到兩張熟悉的面孔正笑著看著我,是張詩妍和陳姿婷!

「走錯教室?!」女老師一副似笑非笑的臉:「你什麼系的?」

「機械系…..」我吞了吞口水:「我們教室在隔壁,我不小心進錯教室了,對不起!」

「機械系?!我不記得機械系的教室在這棟啊!」果真如小花說的,她真的是個很囉唆的老師!

「那個,因為我們原本的教室冷氣壞了,所以換到這邊上…..」開始有笑聲傳來了,氣氛總算不那麼緊張了!!

「不會是想來這邊找誰吧?!」一個我不認識的女生突然說道,她看向張詩妍,尼馬的原來是她的朋友!!

「怎麼?是這樣嗎?」女老師也笑了:「好了,如果你說得沒錯,那你上課可是遲到很久囉!快去隔壁!」

「是是!謝謝老師!對不起!」我趕緊倉皇逃出恐怖的中301!

永和和阿爆這兩個良心被狗吃的,聽到我的遭遇笑的像中毒一樣!結果有人問他們在笑什麼,他們又告訴別人我的事,就這樣,不到半節課,全班都知道我剛才走錯教室了!!

然後又不知道是哪個蠢蛋告訴國文老師,只見他老笑得更是開心!真希望現在自己手邊有個鑽頭,挖個地洞消失算了!!

下課時間,永和跑出去找小花,我死都不想走出教室,於是阿爆留下來陪我。

「佑佑!」只見草草跑進教室,對著我劈頭就是大叫:「外找啦!!快去!」

我就是不想出去所以才死待在這間教室,連廁所都不敢去上咧!

「可以不要找嗎?現在的心情很沮喪。」我對草草說道,草草哪管我的心情,拉著我硬是要我出去!真得是很沒同學愛耶!!

「好啦!我去!你別拉!」草草力氣很大,他抓得我的手臂很痛。草草鬆手,我看了阿爆一眼,阿爆的豆豆表情又出現了。

「你白癡嗎?」我一步出教室,張詩妍毫不留情的對我嘲諷道。

「一牆之隔,我怎麼會知道。」我聳肩,真是丟臉丟到別系去了!

「你真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耶!」張詩妍搖頭,不過表情卻充滿笑意。她應該沒在生我之前帶她去撞電線桿的氣了吧?!

「呃…..我想跟你說,上禮拜的事。」張詩妍兩眼直盯著我,我迴避她的目光。

「喔~上禮拜,嗯,上禮拜真的很抱歉,撞電線桿。」我朝她微微鞠了個小躬:「我應該先問妳有沒有事的,車子嘛…..修一修就好啦!」我盡量想把場面搞得很輕鬆,但張詩妍的表情一副就我在跟她喇賽的樣子。

「我不是說這個,不過嘛,你確實該為這事道歉。」她笑了笑:「總之我不怪你了,我說的是別事,你知道的。」

「喔~~喔~」我完全不知道該講什麼,看樣子她是要我給她確定的答覆了。嗯,我該照實講,還是…….

張詩妍這個人,我對她其實沒什麼特別情感。她雖然長得很漂亮,跟她在一起時會感到小鹿亂撞,但都只是暫時的。我發現她腦袋裝的東西沒辦法跟我腦袋裝的契合,重點就是,我不想花時間猜測她在想什麼。光是這點就讓我知道,我跟她其實連朋友都很難當,因為我們的磁場真的不合。

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喜歡我,或許正如多多所言,女生都愛高個子?我的身高在男校不算特別突出,但到了男女式的合校,走在校園或許就很顯眼了。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就是急性子。」張詩妍看我都不講話,她大概也受不了這種氣氛,於是打破沉默:「我們也認識不到一個多月,我就要你想這種事情。對不起啦!」

她轉身,走了幾小步,突然回頭看我一眼:「不過也不能怪我,因為有人也是想得跟我一樣,所以啦,先下手為強?是吧!掰啦!北七佑!!」

有人想得跟她一樣?!所以是有人也想追我嗎?!厚厚厚!許佑詞你哪根蔥哪顆蒜,可以讓女生喜歡你?!身高身高!!一定都是看上我的身高啦!!

突然覺得「喜歡誰」這種事實在太簡單、太容易了!我想到我老哥,他不過就是幫一個女生撿筆,那女生就喜歡他了!是的,我就是指我老哥的女友!

實在有夠蠢的!就因為撿筆喜歡上他,老哥宣布自己有女友時,那張得意的鳥臉浮現在我腦海。那老哥騎車載我去買東西吃,我不就愛死他了嗎?!搞不懂啊!!!!

國文課完後,今天就沒課了。我和阿爆一起走前門,原因是要去前門那邊買麵包,當明天的早餐吃。

「所以你到現在還是沒有女朋友啊?」阿爆終於忍不住的問我,他之前國文課時就想問我了,但大概是看到我臉不太好看,所以才不講話。現在我的臉部線條稍微柔和一點了,於是他才開口問道。

「沒有,以後大概也不會有。」我對阿爆老實吐出我心中的想法。

「是嗎?別說得那麼肯定,世事難料。」阿爆拍了拍我的背,經過咖廣時,那邊聚集了好多人。

「怎麼啦?有什麼活動嗎?」阿爆好奇的朝人群那邊過去,我也跟著他過去。

「各位同學~~這禮拜是電機週喔~~歡迎大家一起來玩遊戲~交朋友~拿獎金!!!」一個綁兩隻小馬尾的女生拿著大聲公喊道。有一群男的不斷在旁邊叫囂:「娃娃娃娃妳好正喔~~~好正好正!!!」

「電機不是工科嗎?難得工科有這麼漂亮的女同學。」阿爆道,爆哥你這樣講會得罪一堆唸工科的女生喔!!

我記得阿良學長是讀電機系的,我看了看附近四周,沒有學長的影子。

以學長的個性,他應該會很熱情參與這種活動才對,真難得沒看到他。

接下來她們還有熱舞表演,沒想到電機的女生還挺多的,只見她們身穿小熱褲,舞蹈很是火辣。

阿爆看得入神,我看向一旁電機擺的攤位,阿良學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那邊,正跟一個男生講話。

過去跟他打聲招呼好了,畢竟大家昨天玩得還滿開心的。我走向他,跟他講話的男生離開了,阿良學長翻閱手中的一堆文件。

「嘿!!阿良學長!」我舉起手,由於現場的音樂聲還滿大的,學長似乎沒聽到我的聲音,繼續自顧自的看文件。

「學長!!」我提高音量,阿良學長抬起頭,看了我一眼,本來他的臉是很嚴肅的,但一看到我,馬上就變笑臉了。

「學弟!!要來玩遊戲嗎?」他站起來:「你怎麼不去看那群女生跳熱舞?」

「嗯,好像也不是說很好看。」我老實道,扭腰擺臀也稱得上舞蹈?

「哈哈!是吧!!這週是我們系的系週,明天我會來顧攤,你記得到時要來找我玩喔!」阿良學長道,這時,阿爆也過來我旁邊了:「佑佑,她們好辣喔!」

「那都假的啦。」阿良學長用一臉有趣的表情看著阿爆:「全部都是大濃妝,她們才不是長那樣。」

「他是我宿舍同住的學長。」我向阿爆介紹到,只見阿爆目不轉睛的看著阿良學長,想當初我也跟他一樣,也是被學長的帥氣外貌給震懾住了。

「他長得很像那個韓國的…..那個誰啊,那個,反正就是一個偶像對了。」我對阿爆說道,阿良學長扮了個鬼臉:「你不會想說PSY吧?!」

「歐巴江南STYLE~」學長喊出這麼一句,便跳起了騎馬舞。因為我之前在YOUTUBE上也有看過,所以也跟著學長小跳了一下。阿爆看著我們跳,整個就是笑到不行。

「這兩個跳著怪舞的該不會是我認識的吧?」阿汪學長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們後面,我和阿良學長轉過身跳給他看。

「歐巴江南STYLE!喔!喔!喔!」阿汪學長也不示弱,跟著我們跳了起來!

「你也會跳喔?!」我和阿良學長都滿吃驚的,「當然,我誰啊!」阿汪學長朝我的胸口打了一拳,結果我為了閃他,不小心撞上了站在我後面的阿良學長。

只見阿良學長完全沒出聲,但一臉驚恐的往後摔去,然後剛好有個男老師經過他後面,他們兩個就摔在一起了!!

「老師您沒事吧?!」雖然不知道是哪一系的老師,但因為他頗有年紀了,所以我和阿汪學長以及阿爆連忙把男老師扶起,阿良學長也趕緊站起身。這時,有個一聽就知道是在損人的「齁~」聲響起。

「你死定了~林北良撞傷老師了~」不用想也知道能發出這種猥褻聲音的一定就是華恬學長:「老師!!!這個人是讀電機系二丙17號的林耀良!雙木林,閃耀的耀,善良的良!林!耀!良!」

「我又不是故意的!!!!」阿良學長狠瞪華恬學長,只見男老師手摟著腰,輕輕的搖了搖頭:「你們年輕人做事就是這麼衝動!愛撞來撞去的!我已經老了,沒辦法承受你們的撞擊了。」

「老師您還好嗎?」阿良學長趕緊跑到老師旁邊:「要不要去衛保組看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總之以後小心點就是了!」老師拍了拍阿良學長的肩膀,他真是個好老師耶!!!!!

「老師!!真的很對不起!!!」阿良學長不停的道歉,老師只是笑一笑,走掉了。

老師走後,大夥沉默了3秒,然後阿良學長就開砲了。

「許佑詞你這個王八!!!害我撞到老師啦!!」阿良學長指著我劈頭就是大罵:「長這麼大一隻!要閃也不會看一下後面有沒有人喔?!尼馬的要是今天撞到的是來嘛哥!看怎麼辦?!」

「對不起啦!真要說起來都是阿汪學長厚!!沒事就要打人!」我不滿的看向阿汪學長,阿汪學長朝我比了個中指。

「誰叫你們沒事要跳什麼騎馬舞吸引我注意?!你們不跳的話我就不知道你們在這裡了啊!!」阿汪學長反駁。

我瞄到站在一旁的阿爆此時正用手摀著嘴,看起來是笑得很痛苦的樣子。

「你笑屁啦?!還不都是你說要看活動,結果我才會在這裡,被這群學長扯進來!!」我順便也把阿爆扯進來。

「被總統看到現在的年輕人是這樣,他都要哭泣了。」華恬學長大搖頭。

「你們這群衰鬼!每次大家聚在一起都沒好事!」阿良學長走回原先坐的座位:「去看辣妹啦!去去去!!」並且把我們當狗般的驅趕道。

「好好笑喔!!」阿爆小聲的說道:「佑佑跟你住一起的學長怎麼都那麼好笑啊?」

「不好笑!是怪!詭異!思想異於常人!」我道:「而且也不全然都跟我住一起,這隻就沒住在一起,」我指著阿汪學長:「是社團的副社,土木二乙的賴仲恩,綽號阿汪,欠我一棟鬧鬼的別墅模型。」

「鬧鬼的別墅模型?」阿爆疑問。「嗯!他很會組模!做出來的模型很漂亮喔!」我道。

「然後那位,」我又指著華恬學長:「是我們的社長,機械二甲的何華恬,綽號很噁心我不想講,思想非常不正常。」

「然後最帥的那個,」我又道,對學長們的介紹全部都是在他們的背後完成:「是我們社的公關,電機二丙林耀良,綽號阿良,是標準的帥哥玩咖。」

「嗯,看得出來。」阿爆笑道:「也難怪你們會聚在一起,都是怪人啊!!」

「你是把我包括進去了嗎?」我搭上阿爆的肩膀,「好了!該走了!這裡的磁場不太好,因為有太多怪東西聚在一起了。」

「學長~我們走囉~」我簡單告知正聚在一起講話的華恬學長他們,「你去哪?」華恬學長問,我指指前門的方向:「買東西啦!掰!」

Uncle抱一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