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等我買完飲料回來,看到社團的學長們一臉笑咪咪樣,我就知道結果了。

「那學弟真的好可愛喔~」華恬學長搓了搓下巴:「我說什麼都說ok,真希望他能夠當我的弟弟捏~」一群廢渣學長們也跟著附和。

我總覺得攤位好像少了什麼東西,我看向原本應該擺著哆拉皮卡丘的地方,空空如也!

「啊那隻皮卡丘咧?」我道,阿汪學長愣了愣:「什麼皮卡丘?你是說哆啦A夢嗎?!」

「幹───快笑死!!」只見阿良學長笑得超開心:「可以把玩偶做到三種造型!你們也真的很強耶!!!哈哈哈!」

「真誇張!」曉東學長也大笑:「剛才那個學弟叫它史迪奇,然後我們的佑佑說它是皮卡丘!!」

「幹!明明就是哆啦A夢!」阿汪學長講到最後也笑了出來。

「所以我就說真的要做些可愛的東西嘛!」華恬學長打開紅茶:「那隻送他啦!當成是他的入社禮物溜~」

「What?」我沒聽錯吧?帥宅同意入社了?!怎麼可能?他腦袋裝屎嗎?!

「真是天真的小正太捏~」安安學長望著天空:「騙他說我們這個社其實會收到很多小朋友送的史迪奇作品,他馬上就點頭答應入社了,呵呵~」

「不可以這樣啦!!」我大喊:「這分明是詐騙吧!」

「炸尼馬的天婦羅啦!」華恬學長站了起來:「好!!待會我請大家吃午餐!!太開心溜!!」

「喔喔!!真還假的?!」我不敢置信,可是看其他學長們的反應,好像不是很熱絡?

「你能請什麼?!」阿汪學長嗤之以鼻:「我看不會又是嘰哩咕嚕的薯條吧!」

「或者是O心的便當。」安安學長接著說。

「他上次做的噁爛炒飯。」阿良學長道。

「學餐。」初音學長難得發聲,華恬學長指著他:「答對了!!這次讓你加飯!!」

靠!請吃學餐?!學長你就繼續魯小啊!

☻☻☻☻

「欸!你都沒在聯誼的喔?」某天晚上,我正在打魔獸時,華恬學長突然問道。

……幹嘛?」我釋放了一個大絕招,敵人血量立刻變零,帥啊!

「好奇而已。」華恬學長玩著xbox360,我看那根本就已經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了!

「那學長怎麼也沒在聯誼的?」我反問,安安學長突然噗哧的笑了出來。

「怎麼了?安安學長你為什麼要笑?」我趕緊問道,難不成這其中有很好笑的隱情?

「笑gan喔?」華恬學長往嘴巴塞了一堆洋芋片:「不是沒有,我只是都推掉了而已。」

「是這樣嗎?」安安學長笑到都有抖音:「吼~講到這個就一定要跟學弟講一件事啦!關於恬恬之前聯誼發生的事!」

「別提了好嗎!」華恬學長雖然語氣兇兇的,但他卻是邊笑邊講:「但那其實也算是個美好的回憶吧?大概,對我來說~」

「是齁~對你來說啦!但對她來說倒是很糟!」

「什麼什麼?我要聽我要聽!!」我把魔獸視窗關掉,安安學長喝了一口汽水,開始說道:「這事發生在恬恬一年級的時候,」

「一下開學沒多久。」華恬學長補充。

「對,那時候他們班跟應外系的聯誼,去三地門那邊,然後──恬恬,你說好了啦!」安安學長道:「當事人比較清楚!」

「蛤~真害羞捏!」華恬學長說歸說,但眼睛依舊盯著電腦螢幕:「我本來沒有要去的打算啦,但突然想到通識課報告剛好要做跟三地門有關的東西,所以就去啦!然後,顆顆顆顆顆~」

「顆顆顆顆顆?」我看向安安學長,學長點了點頭:「然後他就狗屎到!載到她們班的班花啦!」

「好賽喔!!」我嘆道:「然後咧?你們有擦出火花嗎?」想想也知道不可能,但其中一定有發生什麼好康的事,才會讓華恬學長這樣邪笑!

「顆顆~然後呀,我感覺到啊,顆顆顆~」華恬學長駝著背,打電動的樣子活像個巫婆:「她一定是煞到我了,顆顆顆顆顆~」

實在很想大叫煞你老木!但不行,畢竟長幼有序,還是不要這樣吐槽學長好了!

「安安!真還假的?」感覺華恬學長好像在騙人,於是我轉而求證安安學長。

沒想到安安學長竟然點頭了!「這是真的,一開始我也覺得他在騙人,但據當時機械一甲的可靠消息指出,那個班花好像真的對他有意思。」

「華恬學長上輩子一定是好人啊!」我道,華恬學長道:「現在也是好嗎!」

「後來咧?怎麼沒有在一起?」我問,安安學長不屑地看了華恬學長一眼。

「就某人白癡,搞砸了啊!」安安學長說完,華恬學長馬上大笑。「這叫天註定啦!註定我們就是沒緣!」

「是發生了甚麼事嗎?為什麼會搞砸?」到底真相如何啊?!快說快說!

「哈哈哈!」安安學長笑到發抖:「就恬恬啊,人家約他去看電影,結果、結果、噗哈哈哈哈!!!」

「別笑了!快說啦!」看他倆笑成這樣,讓我不禁跟著笑了。

「他、他就那天不知道吃到什麼鬼東西,」安安學長拭去眼角的淚:「結果,哈哈哈哈,看電影的時候,哈哈哈──喔~太好笑了!」

「看電影的時候怎樣?」

「就一直放屁咩!!!」華恬學長自己說道。OH MY GOD!!這還是我頭一次聽到別人可以這麼坦誠的說自己放屁!!

「放屁時,剛好播的片段都是那種內心戲,還有人以為是音效耶!!顆顆顆顆~」華恬學長終於放下他的xbox了,好糟糕的傢伙啊!!

「不過好加在響屁不臭這句話倒說對了,不然在那種密閉空間…..」華恬學長看向我,一臉邪惡樣。

「啊那個班花有沒有怎樣?」

「還會怎樣?就很不爽啊!覺得我很胎哥啊!」華恬學長聳肩:「虧我那天打扮得那麼帥。」

「他那天真的很帥!」安安學長猛點頭:「大概就只帥這麼一次了,不過不是還有後續嗎?」

「對,後續,」華恬學長搓搓下巴:「我當時也覺得滿對不起人家的,所以就想搞點浪漫,帶人家去愛河之星散散步溜~」

「哇~」我張大眼:「看不出來你會那樣想耶!」

「是呀是呀!其實是她也在那邊暗示我說她想散步啦,所以啦,我就帶她來到了…..」華恬學長說道一半低下頭,摸著肚子發抖:「顆顆顆顆顆顆──」

「愛河不是運河改成的嗎?」安安學長接著說:「這傢伙非常的天兵!他帶人家去真的運河散步!」

「等等!所以不是去愛河?!」我大驚,安安學長點頭。

「我又不是故意的,就一時忘記愛河到底是哪條了啊!反正都是河嘛!」華恬學長為自己辯解。

「差很多好嗎!」我叫道:「恬恬你好糟糕喔喔!!!」

「嘿!別這樣好嗎?!我已經為了這件事被很多人罵過了!不過最後導致人家根本不想再看到我的原因呢,其實是因為,後來我們回去的時候,」華恬學長搔了搔頭:「唉!悲劇!」

「回去的時候怎麼了?」

「他不知道怎麼騎的,竟然把車子騎去撞電線杆。」安安學長學盛竹如的口氣說道。我終於潰堤了!!!

「啊哈哈哈哈哈─────OH MY GOD!!!」我趴倒在桌上,華恬學長站起來,拍拍我的背。

「很精采吧?學弟!不過因禍得福的是呢,我終於把那台破車換成了我現在的檔車了!」

「糟糕!你真的好糟糕喔!學長!」我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我是女生也絕對不會跟你交往!!」

「幹嘛這樣!」學長用手刀劈了我的頭一下:「是她不了解我,才認識我不到幾天就想跟我在一起,所以才會這樣厚!」

「真的了解你就不會想跟你交往,你是想說這樣嗎?」我道,華恬學長頓了頓。

「啊~不愧是佑詞學弟!腦袋真是機靈呦!」安安學長對我鼓掌,我做了個揖:「言重了!」

「你要這麼說也是可以,」華恬學長攤手:「總之由這點可以看出,我還是很有女人緣的溜!」

「你開心就好,」我再度打開魔獸視窗:「聽學長的經歷後,讓我更加不想去聯誼了!感覺那些參加的女生只要是男的都收…….

華恬學長的手刀又送了上來!

傑克!真是太神奇了!昨天才剛學長們聊到聯誼的事,今天班上馬上就宣布這禮拜六要跟應外系聯誼了!!

「她們那邊的人數很多耶!」班上公推的帥哥公關兼班草,子文說道:「所以請大家踴躍參加!我們人數一定要比女生多才行!」

「為什麼要比女生多啊?你要那些落單的男生怎麼辦?」玩咖派問道。

「總不能讓女生落單吧?男生落單沒差啦!」子文道,「我把要參加聯誼的單子傳下去,請大家踴躍參加喔!地點是旗津喔~還有啊,我去跟她們班的公關談時,看到超多正妹的!!」

「真假?!那我要參加!!」

「我也要我也要!」

一群玩咖派的在那邊嘶吼,我推了推眼鏡,好險我並沒有什麼報告是跟旗津有關的

「佑佑,你不參加嗎?」下午第二節下課,跟我比較好的同學紛紛聚到我這邊來:「子文說還差一個耶!」

「so?」我不解的看著他們:「永和、阿爆,你們該不會要參加吧?」

「嗯,我們都要參加。」永和道:「你不參加嗎?」

「我去聯誼幹嘛?鐵定坐冷板凳的啊!」我道,此時一個玩咖派的,綽號「多多」的同學,突然對我喊道:「不會啦!你那麼高!女生最喜歡高個子了!」

多多同學你是在魯小啥毀?你又知道女生都喜歡高個子了?

「誰說誰會坐冷板凳?我敢保證沒人會坐冷板凳!」子文拿著單子,朝我走了過來:「佑佑,缺一啦!你不是有車嗎?」

「可是,我沒興趣啊!班上應該還有別人也是有車的吧……」我開始感覺不妙,因為有愈來愈多玩咖派的朝我聚集過來。

「沒興趣?!你騙誰啦~參加了辣!」玩咖派的「草草」喊道,他這麼一喊,其他玩咖也跟著喊了起來。

「對嘛~參加了辣~~」哇啊啊啊!!!這就是所謂的「共鳴」攻擊嗎?!

「可是、這個…..」我正要拿那天有事來搪塞時,永和這小子卻比我早一步說道:「對呀!一起去嘛!反正你那天也沒事不是嗎?」

「對呀!也沒有要回台南不是嗎?」阿爆接著補充。

叛徒!!你們這兩個叛徒!!沒看到我的臉色正在顯示我不想去嗎!!

「對呀!你看你的好朋友永和和阿爆都這麼說了!」草草道:「好囉!小文!佑佑加一!!」

「好~佑佑也要去~」子文邊說邊寫上了我的名字。幹咧!!你們是沒讀過天賦人權喔!!現在這種獨裁的做法是怎樣?!

懷著不高興的情緒回到了宿舍,一打開房就看到華恬學長在換衣服:「回來啦!佑佑!…….怎麼啦?被老師盯上了?」學長停下換衣服的動作,光著上半身。哇咧!竟然被他看出我現在的情緒!!

「沒啦!」我丟下背包:「只是感覺被陰了!」

華恬學長也跟著坐下:「被陰?誰陰你啊?誰敢陰你!!!」學長朝前方揮了兩拳,我明白他要幫我出氣的意思,所以笑了笑。

「哼,昨天還在嘲笑學長聯誼的事,沒想到,今天報應馬上就來了!」我無奈道:「重點還是跟應外系哩!我現在是在走學長走過的路嗎?」

「什麼?你要聯誼喔?」華恬學長套上T恤:「去呀去呀!學長是很鼓勵你去的!」

「為什麼要鼓勵我去?我是真的打從心底覺得聯誼很麻煩耶!而且,我真的搞不懂跟一群不認識的人玩會有什麼好玩的!」

「欸~話不能這麼說!」華恬學長揮揮他的右手食指:「玩在一起才會認識啊!這是必經之路嘛!而且大學本來就要多認識其他人,不然等你出社會有工作了,是很難再有社交活動的捏~」

「可是聯誼……」我話還沒說完,馬上被華恬學長打斷:「你就別想這是聯誼嘛!把它想成是交友就好啦!!誰說聯誼一定要認識女生?你可以趁此機會去認識班上其他還不熟的男生嘛!只要說到玩,大家的心都是放很開的,喔~是不是!!」

說的還挺有道理的嘛!我佩服的看著華恬學長:「學長,你今天真是讓我上了一課!我懂了!是我的心太狹隘了!我會抱持正確的心態去聯誼的!」

「嗯嗯!就是要這樣!」學長點了點頭,我滿意地離開房間,去上廁所。

「你還真敢說呦!」安安學長從床上探出一顆頭:「分明是想看學弟好戲吧呦?」

「安安!有些事不能說得太明白呦!顆顆顆顆顆~」華恬學長陷入奸笑中。

(禮拜六清晨 聯誼當天)

當我從廁所回到房間時,華恬學長、安安學長,和平常幾乎不見人影的阿良學長,竟然全都起床了!而且還很一致的坐在各自的椅子上,表情有說不上的…….看好戲。

「學長們有心事嗎?睡不著?」想也知道絕對是爬起床看我好戲!我打開衣櫃,阿良學長馬上就道:「學弟你那邊有比較能看的衣服嗎?」

What?!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好像都穿卡通T恤厚?」當我拿好跳跳虎T恤時,阿良學長又道,我日…….我馬上把衣服放了回去。

「佑佑~不能穿那種衣服去聯誼呦!醬人家會不甩你的呦!」安安學長道,我關上衣櫃:「是要逼死我膩?我只有那種衣服啦!!」

「喔~不不不,說到衣服,你對面那位就有一堆呢!多到都可以開店了!」華恬學長歡樂道,阿良學長點點頭:「學弟!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男人的衣櫃,永遠都少一件衣服!!」說完打開他的衣櫃。

(學校大門附近)

我騎著俺家老爸買給我的新噗噗,停在最邊邊的角落旁。熄火,坐在車上看著人群,尋找永和和阿爆。

「佑佑!躲在這裡幹嘛?!」阿爆從我後方出現,中中打了我的背一下:「喔~今天有打扮喔!」他的語氣聽起來頗震驚,但絕對比不上我"聞"到他時還來的吃驚!

「你有擦香水喔?!」不敢相信!!為了把到妹,連香水都擦了!真是看不出阿爆是這樣悶騷的人!

「唉喲!別這麼大驚小怪好不好!」阿爆邊說邊跳起了波波舞:「這是對女生們的尊重~」「是厚~」我也跟著他跳了起來。

「嘿!兩位!」永和也來了,我看著他那抓的極為誇張的髮型:「你是去打架喔?」我道,阿爆噗的笑了出來。

現在,我們正朝向旗津前進。坐在我後座的是一位叫做陳姿婷,綽號婷的捲長髮女生。騎車行進的過程可說是非常尷尬,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要跟她聊什麼!

…….」呃啊!!真希望我後面坐的是有在玩魔獸的男生!唔!說不定她也有在玩魔獸喔!要不要問她一下?

正要開口時,阿良學長的叮嚀卻浮現出來:「千萬不要跟女生聊電玩、動漫、你最近喜歡的女子團體,這會讓人家反感。」

哇咧!他上面說的,都是我想聊的話題啊!

「你高中是念哪間?」她突然開口,嚇了我一跳!

「台南高工。」我吞了吞口水:「啊妳咧?」

「中壢高商。」她道,中壢……中壢底叨位?

「你好高喔。」她突然換了話題。

「嗯,還好啦,才183而已。」在我們家,這真的算還好。

「還好嗎?!很高耶!我認識的男生都沒比你高的!」她的語氣突然變得很高亢:「真的好高喔~」

「哈哈,是喔~」

「你喜歡吃什麼樣的甜點啊?」話題又換了!

「蛤?這個……」差點脫口說洋芋片,應該要來點不一樣的:「蝦餅吧。」我家住在安平區附近,俺家老媽常買蝦餅回來當我和老哥的點心,從小到大都是如此。

「蝦餅?是那種夜市賣的蝦餅嗎?」她問。她是把它當成月亮蝦餅了嗎?

「不是不是,是安平的特產。」我道。

「安平?喔!對厚!你是台南人!」她笑了起來:「那那,你如果下次回台南的話,可以幫我買幾包蝦餅回來嗎?」

「喔,可以啊。」其實我宿舍的櫃子就放了兩大包。

「你有facebook嗎?」她大概是不想讓我們之間冷場,所以開始拼命的問我一堆問題:「你都坐什麼車回家啊?」

就這樣像在玩十萬個你…….什麼,我們一行人終於來到了旗津。

高雄真的是非常的熱啊!我脫掉阿良學長借我的風衣,露出學長首推,其他兩位學長看了都比大拇指的韓系圖騰無袖衣。

我感覺到陳姿婷在看我,這叫男人的第六感嗎?她大概是也覺得這件衣服很好看吧!畢竟可是阿良學長的精選衣呢!

「許佑詞你好帥!!」草草把車停在我旁邊:「還說自己會坐冷板凳咧!」

「哈,只有衣服帥啦~而且還是別人借的。」我老實道,草草挑眉。

不過他今天不是來跟我聯誼的,所以也沒跟我繼續聊下去。草草一停完車,馬上就跑去女生多的地方了。

「佑佑~」阿爆和永和跑了過來:「我們一起行動啦!」兩個人的表情都有點哀怨。

「怎麼了?啊你們的伴咧?」我問,只見阿爆搖了搖頭:「超沒禮貌的耶!平安載她到這裡,下車也不會說謝謝,就這樣給我跑走了!」

「我的也是啊!我又不是怪物,幹嘛跑那麼快啊她!」永和接著說。

「我的也消失了。」我道,她也沒跟我說謝謝!幹!是真的把我們當司機就是了?!

「機械的!」子文站在欄杆上:「來這邊集合喔~」

「小心摔死你!」馬上就有女生在鬧他了!不愧是班草大帥哥啊

「不用擔心齁!」子文道:「機械~待會我們要到沙灘那邊玩遊戲喔!我會先帶大家認識應外系的,然後大家也要主動一點!有中意的就不要顧忌,追就是了!!」

哩咧!你以為我們長得都跟你一樣喔?還追就是了?!你應該沒被打槍過吧!

雖然我心裡這麼想,但機械的大家看起來都像吃了大還丹,每個人都信心滿滿,志在必得。只有我一個人這般陰沉也不太好,所以在他們大喊大叫時,我也跟著大喊大叫了起來。

開始要玩第一波聯誼遊戲了!!子文站在中央:「嗨~各位機械系應外系的大家!我是機械系的公關,我叫蔡子文,綽號小文,大家好!」

「小文好!!!!」眾人齊喊。

子文點點頭:「那為了使大家更快認識彼此,我和妮妮,」子文看向站在他旁邊的應外系公關,妮妮揮了揮手:「大家好!我叫鄭依妮,綽號妮妮!」

「妮妮好!」眾人齊喊。

「我和妮妮呢,決定來玩『滾雪球』!玩法很簡單,首先大家像這樣圍成一個大圈,然後我們兩個主持人會隨機抽點各位。假設我點了鳥人。」子文走到綽號「鳥人」的同班玩咖旁:「鳥人,請喊出你的名字!」

「邱明俊!」鳥人道,子文接著走到一位馬尾女生前:「水梨,換妳,不過妳得在妳名字前面加上邱明俊這三個字。」不愧是主持人兼公關,子文大概把所有人的綽號都記起來了!

「邱明俊,李玧璃。」綽號「水梨」的女生說道。

「對!就是這樣!就像滾雪球般,名字會愈滾愈長。如果斷掉或少字的話,處罰遊戲就來囉~」妮妮邪惡的笑道。

「處罰遊戲是超級瘋狂大冒險,冒險任務我們已經做成籤了!」子文抱起放在地上的籤筒:「所以大家要認真記住大家的名字喔!還有什麼問題嗎?」

「蛤!那醬第一個被點到的不是很幸運嗎!」草草喊道:「小文你點我了辣!」

「你想得美!第一個當然是從我們兩個主持人先開始啊!」子文說道:「沒問題的話就要開始囉!!開始!!」

在聽了5個人的名字後,子文突然點到我:「佑佑!換你!」

我把5個名字念過,最後加上自己的名字。過關!!

「妍妍!換妳!」妮妮叫道,叫「妍妍」的馬尾女生耳朵不知怎麼聽的,竟然把我的名字念成「許幼稚」!

「噹噹!!抓包了!!」子文吹起哨子,妍妍被妮妮拉了出來,她的樣子非常無辜。

「不是叫佑至嗎?」她邊說邊看向我,我差點對她舉起我的黃金中指!

「是佑詞!!許佑詞!!」坐我左邊的阿爆喊道。

其實我高中的綽號正是「幼稚」,但我不是很喜歡這個綽號。難得上大學了可以被叫成比較可愛一點的「佑佑」,自然是不希望再有人叫我「幼稚」。可是偏偏她卻提到了!真討厭!

聯誼活動如火如荼的進行,終於到了下午,活動就要宣告結束了!

「我知道大家都捨不得回家,」子文算是個稱職的公關:「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有種東西卻叫『續攤』!所以啦!想繼續第二攤的朋友,請跟我走!要回家的還是可以回家,這樣ok嗎?」

「ok!!辛苦你們了!!辛苦小文和妮妮了!!!」眾人齊聲喊道,子文笑了笑,妮妮則是害羞的不斷撥弄她的頭髮。

「那現在來統計一下,有要去第二攤的請舉手~」

我沒有舉,阿爆和永和也是,我們三個都想趕快回去玩game。

「好!那今天就先這樣囉!要回家的可以先回家了!感謝各位~」子文統計完人數後,我和阿爆他們轉身就走。

「欸!你沒有要續攤喔?佑佑!!」草草這時卻追了上來,拉住我的手臂。

「啊~很累捏~」我道,草草這時卻語出驚人:「你不去喔~可是某人希望你去耶~」

幹咧?!某人?誰啊???

「誰啊?」我不敢相信,阿爆和永和也一副見鬼樣。

「你來就知道啦!來啦!」草草這傢伙!!真愛吊人胃口!可是我是不會被他激到的!我想買鹹酥雞回宿舍玩魔獸的信念比我想知道是誰希望我去還強。

「麻煩啦!先這樣了,回去囉回去囉!」我婉拒草草,草草也不強迫我:「好吧!你自己不要的!她被追走你就不要在那邊囉~」說完碰碰跳跳的跑走了。

其實我聽到草草這麼講時,覺得如果那個她這麼容易就被追走,那想必是以亂槍打鳥的心態在喜歡人的。這種女生不要也罷。

「欸欸!!佑佑阿爆永和!!你們三個等等!」換子文跑過來了:「你們三個要回去齁?那可不可以順便載三個女生回去?」

「ok呀!」阿爆道,我也點頭,永和這傢伙倒是在那邊一直問我們要載誰。

結果現在坐我後座的,竟然是剛才說我叫「幼稚」的妍妍!世界真大啊!!

「你叫佑佑喔?」她道:「滿可愛的綽號~」

「是喔~」自從早上載過一個女生後,現在的我已經算是可以應對自如了:「妳叫妍妍喔?」

「對呀!!你有fb嗎?我可以加你嗎?」她的聲音突然變近,我從後照鏡看到她的臉竟然離我耳朵超近的!!有事嗎這位同學!!!

「可以啊!」我微微偏頭,呃啊!!不要啊!男女之間竟然這麼靠近!太恐怖了!!

「我以後在學校看到你的話,可以叫你佑佑嗎?」她又問,聲音總算恢復正常了。

什麼好笑的問題?!

「當然可以啊!」我道,只要不叫我「幼稚」,隨妳愛怎麼叫都可以!

「今天玩遊戲的時候啊,我看你的臉都滿臭的耶~你怎麼了?不開心嗎?」她的語氣突然變得很細很溫柔,怎麼變的?!好強啊!

「沒有哇!我天生就臉臭啦哈哈!」我道,怎麼感覺氣氛愈來愈奇怪了?

「最好啦!雖然我們才剛認識不久,但是我是個很好的傾訴對像喔!」她突然拍了拍我的肩:「我這樣講會不會讓你覺得我好像要追你啊?」

哇哩咧─────什麼情況?!這要我怎麼回話!!!

「哈、呃,不會呀,不會啦……」妳為什麼要這樣問我!!!對了!沒錯!她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她看起來就像那種女生玩咖!她一定常常跟男生說這樣的話!沒錯!不要擔心!正常應對即可!

「啊哈!你在害羞齁~」她在我背後笑得很開心:「ok!我知道了!哈哈哈!!」

她一個人不知道在那邊開心什麼!矮以額!實在是太恐怖了!!

回到宿舍後,難得房間裡一個人都沒有。

「唉~累死了!」我嘆道,安安學長的頭突然從床上探了出來!幹!他在喔!!

「回來啦~佑佑!怎麼樣?有什麼美麗的邂逅嗎?」

「沒有!多謝關心!」我脫掉阿良學長借我的韓系衣,換上自己的家居服。

「嘿~想說你可以騙幾個學妹回來的說~」安安學長說完又倒回床去。我以後一定要先爬上床梯確定大家真的都不在,才放心地自言自語!

「佑佑!怎麼樣呀!聯誼很有趣吧!」過了一個小時後,華恬學長一副悠哉樣的回來了。我再也不信他的屁話!什麼可以認識班上其他還不熟的男生,根本就沒男的想鳥男的啊!!

「不會再有第二次了。」我道,華恬學長笑了出來。

「你現在的反應就跟我那時的反應一樣耶!!當初我也是發誓再也不聯誼了!佑佑不愧是我的學弟啊!!」華恬學長看起來頗為滿意的樣子,這傢伙腦袋到底裝了什麼啊?!

禮拜一去晨掃時,遇到了同樣也要晨掃的劉敏垣,就是那位被哆拉皮卡丘騙進來,卑鄙學長們口中的療育系正太。

「嗨!」我朝他揮了揮手,正太……啊,不是!是敏垣也對我揮手,他笑起來的樣子真的滿萌的!

「早安!」我道,「早安!」他道,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心情就好!難道他真的有療癒人心的作用?!

「吃早餐了嗎?」我道,敏垣從他的菜市場袋子裡拿出一顆飯糰:「買了,還沒吃。」

「你是不是很喜歡史迪奇啊?」我問,能為了史迪奇進入那種社團,想必對史迪奇以經不是普通的喜歡了。

「嗯,很喜歡耶。」敏垣點頭:「那隻史迪奇做的很好,我把它放在我的房門前當看門的。」

「嘿~」放那種東西在門前才會招來一些不好的東西吧?!不過聽說那隻哆拉皮卡丘大部分都是阿汪學長做的,看來阿汪學長的手很巧喔!

「你叫佑佑齁?」敏垣道,期初大會上雖然已經自我介紹過了,他大概是想再確認一下:「許佑詞嗎?」

「嗯嗯!」我點頭,「啊!下次再聊吧!我們學長在集合了!」我看到負責晨掃點名的學長在那邊吆喝了。

「嗯!佑佑掰掰!」敏垣道,喔喔!這小子真的很可愛耶!!

04

雖然名義上說我們的社課是禮拜二、四的晚上,但實際上我根本沒去上過。應該說,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社團本部在哪!

先前的期初大會是在學校附近的麥當勞舉辦,來的人也就社團嘉年華的那幾個,再加上跟我同樣是剛入社的敏垣。

然後我又是跟社長、文宣以及公關住在一起,基本上社團如果有什麼消息,我們都直接在宿舍討論。所以我還真不曉得我們到底有沒有社部!

「社部?喔!你是說那裡啊!」晚上,我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於是向我們的社長問道。

「在哪啊?」我問,華恬學長搓搓下巴:「就學餐上面啊!機械系學會附近?」為什麼是問號做結?

「你問那幹嘛?你想去看是嗎?」華恬學長說完停頓了一下,隨後拿起鑰匙:「要看就跟我來吧!我也好久沒去了呢!」

「喂喂!那不應該是我們社團的……的小天地嗎?!為什麼會好久沒去了?!」我跟在華恬學長後面,學長邊轉鑰匙邊嘖了一聲。

「這個我都不想說了!那邊大概已經不能算是小天地了吧?」

「What?是很髒亂的意思?」

「看就知道了啦~佑佑老媽子~」

「誰是老媽子啦!」

我們來到學生活動中心,學長佇立在電梯門前,一動也不動。

………

「?學長怎麼了?」我趨前,學長揮了揮手。

…….好像有點忘記在哪層樓了…….讓我想想。」哇哩列!!!你是有多久沒去了啊?!

「啊!反正絕對是在那幾層啦!ok,佑佑我們走吧!」ok你個頭!

我們來到五樓,電梯門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群嘻嘻笑笑的女生!

「Wrong floor~」華恬學長對那群女生們比了個yeah,然後還笑了笑,最後從容的關上門。

「你認識她們喔?」我問,學長搖了搖頭:「不認識啊。」

「那你幹嘛隨便對人家比yeah啦?!」

「唉呦~不然很乾耶!你沒看到人家一直在看我們嗎?」

我們來到了六樓,門一打開,一片黑暗。

「是沒人在嗎?」我跟在學長後面,黑漆漆的有點可怕。

「今天是禮拜一,大部分社團沒有社課吧。」華恬學長拉住我的手臂:「佑佑你走前面啦!」

「還我走前面咧?!學長對這裡比較熟,你帶頭啦!!」我反拉學長。

走到一半,華恬學長突然叫道:「對啦!我想起來了!在七樓厚~」

「請早點想起來好嗎!!」我伸手捏了學長的手臂,表達我的不滿!

「佑佑捏我~」華恬學長裝起假音,靠夭!還滿像女的!

我們終於來到七樓,一打開門,燈火通明,真是好加在!

而且不遠處還傳來吉他的聲音,以及人的歡笑聲。嗯!感覺這裡好青春、好有社團氣氛喔!

「嗯!我完全想起來了!就是這裡!」華恬學長點點頭:「我們社團就在民謠吉他社對面,沒錯!」你是有多久沒來了啊?!

華恬學長帶我來到一扇門前,我們的對面就是民吉。他們那邊正傳來青春的吉他樂曲及歡笑聲,反觀我們這裡,一片死寂

華恬學長把鑰匙插進鑰匙孔,他深吸了一口氣,打開門。

迎面撲來陳年老倉庫的味道!我看了看內部,其實還算乾淨,應該說裡面根本沒放啥東西,所以自然給人單純乾淨的感覺。

「還好嘛!」我走進去,華恬學長伸手按下電燈開關,房間頓時光亮了起來。

「不錯呀!!比我想像中還要來得好!」我小小拍手了一下:「這裡或許可以當第二個宿舍呦~」

我轉頭看向華恬學長,卻看到學長一臉哀愁樣!

「?!」難得看到華恬學長露出這種表情!他怎麼了?

「恬恬學長?你怎麼了~」我走向他,學長暋了暋嘴。

「沒事呀。」學長一看就知道笑得很逞強:「你說要把這裡當第二宿舍嗎?嗯嗯,好主意呀~」

「不錯齁!下次也可以帶敏垣來看!學長你說咧?」我看著學長的瞳孔,感覺……感覺好像有水光的樣子?!

「嗯!嗯!對!」華恬學長點頭:「佑佑你在這裡等我一下,學長上個廁所先!」

華恬學長說完馬上衝出社部……學長是不是快哭了?

這時,對面民吉的門突然打開,上次幫華恬學長拿掉海苔屑的學姊出現了!!

「啊!你是……?」學姊看著我,由於她長的實在很漂亮,導致我完全無法正視她的雙眼!

「我是大哥哥社的社員啦!!我跟華恬學長一起來的!」我撇開她的視線。

「華恬…..在哪?」學姊朝我們的社團內部看了看,我指了指廁所的方向:「他跑去廁所了!」

「華恬還好嗎?」學姊沒來由的問我,什麼?他不是一直都好嗎?!

「學長很好哇!」搞不懂她想問什麼。

「他這學期都還沒來過這邊呢!怎麼今天會想來呢?」學姊問,這個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吧!

「可能是因為我說想看一下我們的社部長什麼樣吧?哈哈~」我道,學姊眨眨眼:「啊!所以你是新社員對吧!啊!你就是佑佑!!」喔喔!!她怎麼會知道我叫佑佑?!

「學姊怎麼會知道我叫佑佑啊?」不敢相信!我這種人竟然可以被這樣的美女叫出綽號!

「有聽華恬說過,你好你好!我叫翁婉純,叫我純純就好!」學姊笑得很開心:「華恬對你的評價很好喔!」

喔喔喔!!!是嗎是嗎?哈哈哈!雖然不知道是哪種評價,但還是很開心~

「學長回來了!」我看到華恬學長從廁所裡走出來,學長一看到學姊,表情有點驚訝。

「華恬!」倒是純純學姊一看到學長,高興的跟什麼似的:「我看到你們社部的燈亮了,想說會不會是你來了,果真!」

「嗨!學姊好!」學長小小揮手:「妳在跟我可愛的佑佑學弟聊天嗎?」

「你對學弟可真好。」純純學姊笑道,我搖了搖手:「他對我不會很好啦。」

「說什麼蛤?」華恬學長右手臂又勾住我脖子了,他身高其實跟我差不多高耶。

「佑佑,去把燈關起來,我們要走溜~」學長把我放開,蛤?這麼快喔?

跟民吉的學姊道別後,我們走出了學生活動中心,華恬學長就這樣在廣場前的欄杆上坐了下來。

「待會在回宿舍啦~」華恬學長拉了拉我的手,好吧,反正回去也沒啥事幹,於是我隨學長坐下。

「學長,好像從來沒問過你是哪裡人喔?」我道,華恬學長推了推眼鏡:「幹嘛~想來我家玩嗎~」

「沒有啦,好奇而已溜~」我學起華恬學長的口氣:「我是台南人喔!先跟學長說一下!」

「我知道你是台南人啊!每個禮拜幾乎都給我跑回家!超幹的!」

「哪裡幹啦?!回家給媽媽看一下啊!」我辯解,其實是自己思鄉病很重。

「是厚!我台北人囉~木柵高工,有聽過嗎?」華恬學長看我,喔!原來他是台北人啊!

「當然有啊!你們學校在木柵動物園附近齁?」說到木柵,我馬上就想到木柵動物園。

「卡噌喔!」華恬學長說完,整顆頭突然靠在我的右肩上:「靠在學弟的肩膀上真好~」

「靠夭!!起來啦───」我看著人來人往的廣場,不停的抖動肩膀:「這裡人很多捏!!」

「你是說人少的話就可以囉?討厭───」華恬學長說完,頭還轉了好幾下,哩咧!把我當枕頭喔!!

「喔!應外系的!」我看到幾個一起聯誼的熟面孔,沒想到華恬學長的反應比我還大:「在哪?!」他四處張望。

「是跟我們一起聯誼的啦!應外一乙的。」我道,可能是燈光太暗,或者是根本不記得我了,那幾個女生就這樣從我們面前走過。

「滿巧的,我之前那個也是應外一乙,現在是二乙。」學長聳聳肩:「所以她們班沒有人被你煞到喔?還是你有煞到誰?」

「沒吧!沒有!」我雖然這麼說,但第六感卻告訴我…….

這幾天fb的好友人數激增,幾乎都是當初聯誼的人在那邊互加。看著一堆我根本就不熟的人物大頭貼,我心想如果真的沒啥互動,到學期末時就給他刪掉吧!不然看了其實還滿阿雜的。

「恬恬,阿良有女朋友嗎?」我有時候會直接喊華恬學長恬恬:「感覺好像有齁?」

「啊災!好像有又好像沒有。」華恬學長聳肩:「他就哪天不要回宿舍在那邊靠夭說他被蓋布袋!」

「怎麼?他很花心的意思?」我問。

「他本來就很花心啊!每次身邊跟的人都不一樣!」華恬學長摘下眼鏡,揉了揉眼:「他這點雖然爛,有時候嘴也滿賤的,但他其實人不壞啦!。」

「哈哈哈!」我點頭:「這個我贊同!有次聽到他講電話,整個就是笑到不行!」

「是齁!你聽他講電話整個就像在聽相聲一樣!」

「沒錯!!比喻排比超多的!!而且幾乎句尾都可以押韻!」我猛點頭。

「所以我就叫他去應徵電話客服的工作,他就不要!這職業根本就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嘛~」華恬學長戴上眼鏡:「我老實跟你說啦!我們這個社的社員啊,每個都是人才呀!」

「喔喔!這麼說我也是人才囉?」我張大眼:「社長!在你心中,我算人才嗎?」

「你嗎?」華恬學長搓搓下巴:「是的!你是人才!丁丁是個人才───」

丁你老木啦!

「喂!你們兩個廢渣──」華恬學長和我同時轉頭,阿汪學長朝我們走來。

「就覺得這背影很廢渣,想不到真的是你們兩個廢渣。」阿汪學長手上抱著一棟迷你大廈模型:「何華恬,你要的。」說完把模型遞給華恬學長。

「耶───」華恬學長抱著模型,開心的轉圈:「賴仲恩你是神!!!」

「什麼?阿汪學長這是你做的?!」我不敢相信,這模型根本就是職業級水準了啊!

「嗯,me做的!」阿汪學長雙手叉腰,得意道:「本來是作業,但我答應恬恬了,打完分數就送他囉~」

「好好喔~」我羨慕地看著華恬學長手上抱著的模型,學長看到我在盯著他的禮物,還故意給它抱緊:「佑佑~這是我的喔~你要你自己去跟阿汪講~」

我轉而看向阿汪學長:「阿汪~你還有沒有其他作業?」

「靠夭咧!哪來那麼多作業?!」阿汪學長搖搖頭:「得了,做這個已經讓我三天沒睡了!」

「那那!你們老師還會派作業嗎?寒假作業?學長~拜託啦~不然我請你吃飯,你做一個給我好不好?」阿汪學長做出來的模型價值,絕對是比吃頓飯還高的!!

「啥咪──你要請我吃飯?就為了要我做個模型給你?」阿汪學長瞪大眼:「佑佑你腦袋浸水囉?你倒不如直接去外面買還比較高級咧!」

「不不不!這個價值不同啊!我要阿汪學長做的啦───」到後來我已經明顯是在撒嬌了:「學長做的模型,意義就是不一樣啊───厚厚厚──」

「哪有那麼誇張!!」阿汪學長被我說的招架不住了:「好啦!!你要也是可以,那你打算請我吃什麼?」

「看學長囉!只要不是王開頭品結尾的都可以!」我樂道,耶!!!學長答應做給我了!!

「幹嘛啊?!那麼開心喔你!」阿汪學長伸手捶了我的臉一下:「吃哪間我再好好想想,那你想什麼建築的?」

「還可以選建築喔?!」我驚喜:「靠!阿汪學長你太神了!!」

「尼馬喔!沒那麼強啦!還有你不要叫我做101!那個樓層我不知道要做到民國幾年。」

「那!學長!我要一間別墅!!那種美國片常出現的鬧鬼別墅!可以嗎?」我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阿汪學長,此時的學長帥得發亮啊!!!

「鬧鬼的別墅喔?」阿汪學長用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好哇!既然是佑佑要求的,那學長就努力做給你囉~」

喔喔喔────學長我可以抱你嗎?!我一定要抱你啦!!!

就在我的心還在想的同時,我的身體卻早已衝出前方,抱住了阿汪學長!

「哇啊!!」阿汪學長嚇了一跳,然後一旁的華恬學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跑過來湊熱鬧:「不公平!我也要抱抱──」

「幹咧!!我為什麼要跟兩個男的抱在一起?!」阿汪學長大叫:「何華恬你在給我摸哪裡?!」

☻☻☻☻

今天早上去晨掃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超級蠢的事情,那就是我踩進水溝了!!

為什麼說「踩」呢?那是因為愚蠢的我以為有蓋鐵蓋的水溝都是安全的,所以就給它放心的踩下去,結果左腳整個連同鐵蓋都陷進去了~

當下,那種被地心引力強行拉入地底的感覺,使我不禁叫了出來。

「雪特!!」我驚叫!好險底下都是枯葉,不然這件褲子就得重洗了!

班上有幾個同學看到我發生這樣的事,竟然不聞不問,只看了我一眼,就邊聊天邊走人了。讓我頗感傷心。

「學校是幹什麼吃的啊?!為什麼水溝蓋不蓋好?!」我調整好情緒,準備站起來時,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背。

我回頭,看到上次聯誼被我載去旗津的應外系長捲髮女生,也就是陳姿婷,綽號「婷」!

「你還好吧?」她問道。喔喔喔!!!太感動了!!竟然有人來關心我耶!!

「嗯!還好!沒事!謝謝妳!!!!」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在經過班上同學都不鳥我的情況後,婷的問候讓我倍感溫馨!

「你也小心一點好嗎!」婷微笑:「褲子有髒嗎?」她低頭看了看我的左腳,好細心的人喔厚厚厚!

「好險底下是枯葉!」我邊笑邊用腳把鐵蓋挪回去:「好危險喔!應該在這裡插個牌子寫:請勿踏過去!」

「呵呵!是呀!不過應該也只有你會跌進去啦!」婷露出了她兩個小酒窩:「對了,佑佑,你不是說你是台南人嗎?」

「是啊。怎麼了?」

「我和我幾個朋友最近在揪人一起去台南玩,想說你要不要一起?可以順便為我們介紹你的家鄉喔~」婷道,蝦毀?妳們要去台南玩?台南有什麼好玩的啊?

「妳們要去台南的哪裡?」我問,台南能玩的地方,不就是那些古蹟景點嗎?!

「嗯──還在思考中耶!」婷又笑了,她好像很愛笑的樣子:「你可以介紹一下呀!」

「台南嗎…..就安平古堡啦!!或者是孔廟呀!台南什麼不多,古蹟美食最多!」我道,這倒是真的,隨便走進台南的哪間小吃店,十之八九都會是好吃的!!

「呵呵!你看有沒有空,可以的話就跟我們去呀!」婷道:「我們預計是下下禮拜六去~大概一天的行程吧!你也可以找你的朋友一起喔!但不要太多,我們想維持女生多的比例~」

「嗯,我回去看一下我的行事曆,再用fb跟妳說厚。」我道。

「那你用訊息跟我說喔!不要在塗鴉牆講~好嗎?」

「嗯。」

「那就先這樣喔!等你的好消息!!掰啦~」婷邊走邊回頭看我,而且笑得很開心。

這個......算是邀約吧!!哇靠!!沒想到我竟然會被女生約!哈哈哈!所以說現在的女生其實也不是那麼外表主義的嘛!

回宿舍後我馬上把踩進水溝的事跟已經起床在玩game的華恬學長講(去台南玩的事則保密,省得學長又在那邊)。

你就蠢咩。」華恬學長只給我這麼一句,幹!你就不會學學陳姿婷,至少關心我一下嗎!

不想在理學長,我轉而整裡背包,準備上第二節的課。

「說到學校的陷阱,」華恬學長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我也曾遭遇過呢。」

「蛤?」我看向學長:「你也踩進水溝過喔?」

「沒你那麼衰小啦!」華恬學長摘下眼鏡,揉了揉眼:「你有去過書城嗎?」

「書城?你是說學校的文具部嗎?」

「嘿啦!有去過齁?你還記得那個店門是什麼樣子嗎?」

「什麼樣子……好像是自動門吧?」其實我根本沒印象了,我記得開學初好像有去那買過一支筆芯,後來就再也沒去了。

「喔?!自動門嗎??」華恬學長笑得很邪惡:「看來你應該也會跟我一樣,發生那樣的慘事!!」

「到底是什麼事啊?」我非常的好奇!!

「哼哼哼~」華恬學長道:「想當初我的年紀就像你現在這樣,」

「你嘛好!!你只大我一歲而已好嗎!!」我吐槽,學長嘖了一聲。

「我想要營造那種追溯往事的氣氛啦!!別吵!」學長繼續:「有天中午,因為老師臨時說要用筆記本,所以我就走去平常很少去的書城買,你也知道那邊的東西其實也沒多便宜嘛!」

「嗯,是啊!」我點頭。

「結果一到門前,因為實在太久沒去了,所以忘記它的門呢,其實不是自動門!!」

「啊?!不是自動門?」咦?!可是我印象中,嗯……好像真的不是耶!

「沒錯!!不是自動門!」學長道:「可是當時的我呢,以為它是!!哪,你看到自動門快關起來時,當下是不是想說立馬衝進去,反正門感應到你,它自然會打開嘛!對不對?」

「好像是這樣沒錯。」

「不是好像是!是一定會這樣沒錯!這是人體的本能反應!」華恬學長不知道在激動三小:「結果我看到門快關了,於是就抱持著這樣的觀念,馬上就衝過去!」

「嗯,所以你撞到門了?」

「No!!才不是撞到那麼簡單!我是整個人被門夾住!夾住啊!!」華恬學長手撫著臉:「God!!那個時候真的超糗的!差點要喊救命了!!」

「哈哈哈哈!!!北七啦!!啊結果咧?!怎麼辦?」我笑到肚子痛,這傢伙明明就比我還衰小!!

「就趕快按開門鈕啊!!幹!書城的收銀小姐還笑出來了!馬的咧!佑佑你要記住學長的遭遇!不要重倒我的覆轍!」

「誰會像你啊?!」我摸著肚子:「那學長也要記住我的遭遇,不是所有蓋蓋子的水溝都是可以踩的喔!」

「謝了,這個我會記住的。」

「你們可以再扯一點。」阿良學長從床上爬起來:「這種事只會發生在蠢蛋上,就我看來這全部都是自己本身的問題。」

「你非得一大早就討罵挨嗎?」華恬學長手叉腰,阿良學長搖頭:「實在是聽不下去你們兩個的對話,僅此而已~」

「吵吵呦~」安安學長嗲音道:「這裡有人第三節才有課捏呦~」

「好命喔呦~早知道我當初就推你的系了呦~」華恬學長又再度回到他的遊戲世界。

「唉,被你們兩個給吵醒。」阿良學長爬下床梯。

「學弟,吃早餐了嗎?」阿良學長小聲道,我搖頭:「還沒,現在正要去外面覓食。」

「你等我一下好不好?我們一起吃啦~」阿良學長也不等我回答,拿著盥洗用具就到廁所去了。

這還是我第一次和阿良學長一起吃飯,阿良學長真的是帥哥沒錯,一路上看到滿多女生都在看他,他倒也一副enjoy的樣子。

「學長真是穿什麼衣服都好看呀。」我真心的說道,阿良學長目測比我矮半顆頭,但他的身材比例修長,尤其他現在又穿那種韓流窄褲,整個就是好看。

「幹嘛幹嘛~我不是給給喔~」阿良學長嘴巴雖然這麼說,自己的手卻搭上我的肩膀:「佑佑學弟的身材比例也不錯,可惜就是太瘦了。」

「太瘦?沒有吧~我之前回去還被我老哥嫌胖耶!」

「就我看來是瘦的。」阿良學長突然朝前方揮了揮手,有兩個打扮亮麗的女生笑嘻嘻的也對學長揮到。

「吃晨間廚房吧?」學長道,我點了點頭:「好哇!」

「嘿~看誰來啦~」有一群一看就知道是玩咖的男男女女坐在早餐店門前,阿良學長拋下我,朝他們走去:「嗨嗨~我來搶你們的早餐了!」

「不給你~」妝化得有點濃的捲髮女生嬌聲道:「後面那位是你朋友?」坐在濃妝女旁邊的包柏頭女竟然注意到我了!

「沒錯!跟我同居的新生!」阿良學長招手示意我過來,我只好走過去。

「好高喔!」其中一個挑染亞麻黃的男生說道:「你有在打籃球嗎?」他問我。

「沒有啦~」跟這種型男正妹玩咖打交道,都會讓我開始偽裝自己,把自己裝成像個賣菜的歐吉桑一樣。

「什麼系的啊?」包柏頭女又問道,阿良學長拍拍我的肩:「不錯喔!!詢問度很高喔!!」

「什麼啦?!」拜託!別講這種讓人尷尬的話啦!

「我是機械系的。」我道,「他跟我同個社團啦!」阿良學長補充,這個可以不用講啦!!

「是喔?!你還在那個社團喔?!」濃妝捲髮女笑道:「怎麼還沒倒社啊?哈哈哈!」

「苦情經營囉。」阿良學長聳肩,要是華恬學長在這裡,我敢料定他會一拳打向濃妝女!

「學長,我要先去點囉!」我道,阿良學長根本就已經不理我了,算了!還說要跟我一起吃早餐咧!

學長要跟他的朋友一起吃,所以我就先走了。回去學校的路上,竟然碰到了敏垣!

「嘿!!」我大叫:「劉垣垣!!」敏垣回頭,又是萌笑!

「嗨~早上有課?」他走我的反方向,我點頭。

「你沒課喔?真好!要回家啦?」我問。

「對呀。」敏垣點頭。

「喲?這麼說來你家在後門附近囉?醬離我很近耶!我就住學校宿舍!」

「啊!你住宿舍啊?宿舍很難中耶~你好幸運喔!」敏垣一臉羨慕樣。我們兩個就這樣停下來,在馬路兩端對話。

「我不是抽中的,我是候補補進去的!」

「早知道有候補床位,我就不去租房了!當初看結果出爐,想說沒望了,早知道,唉!」

「各有好處啦!你住外面就比較自由啊,哪像宿舍,晚上一點就門禁了!」

「可是感覺比較安全,還有輔導老師和教官在耶。」敏垣在乎的點好像跟一般人不太一樣。

「但是宿舍就比較沒個人空間呀,你做什麼事,其他人都可以看到耶。」

「還好吧~又不是做什麼怪事~」敏垣嘟嘴,喔喔喔!!!卡哇伊──

「自己不會做怪事是還好,就怕跟你一起住的人是怪人囉~」我講這句話的同時,腦袋浮現出華恬學長和安安學長的臉。

「哈哈哈!這倒是耶~」敏垣笑了出來:「這個我就沒想到了!」

「是吧?那你是住在哪裡?那邊還是這邊?」我胡亂指了幾個方向,敏垣朝距離不遠的一棟灰色大樓指去:「那邊那邊,我住10樓。」

「哇~10樓耶,滿高的。」

「還好啦,下次你可以來我家吃飯,我那邊有附廚房~」

「蝦毀?!你會煮東西嗎?」我震驚,這、這根本就是女生的夢寐對象嘛!

「嗯……會煮一些比較基本的,但像阿基師那種的我就煮不出來了。」敏垣笑笑。

「阿基師那種你煮得出來也不用在這邊混了啦!」我笑道:「好哇!要去的前幾天再打電話給你,我們可以一起去買材料!」

「嗯!看要不要也邀一下社團的學長們,最近很少看到他們。」那些人還是不要太常看到會比較好喔,敏垣大大!

「嗯,我會跟他們說的!那就先這樣啦,我要準備上課了,掰~」

「佑佑掰掰~」每次聽他跟我掰掰都覺得自己好像在演動漫片。

今天的機械工程學老師沒來上課,然後助教不知腦袋裝啥,竟然放了一部名為:「大奧:男女逆轉」的日本電影給我們看。一大群男的(我們班沒有女生,女生都在甲班和乙班)窩在教室看內容有男男的片子,結果看到最後,大家都不知道在入戲入三小!!

「小文!給我抱一下好嗎?」首當其害的當然是班上的美型男-蔡子文,他下課後就被一堆人圍住,不時可以聽到他的叫罵聲。

「感覺好棒喔~」阿爆站在我旁邊:「男生的比例是女生的四分之一耶~這樣不就爽死了?」

「哪裡爽啊?萬一你剛好染病不就死了?」我道,我這裡指的病是劇中虛構出來的一種叫做「赤面瘡疱」的惡疾,尤其好發在年輕男人身上。

「所以有免疫力的男生就發啦!」永和道:「唉呀呀,可惜現實就是這麼無情,現在的男生比例是愈來愈高了啊!」

「你去當給給就可以解除這個危機了啊!」我大笑,阿爆也跟著大笑,永和翻白眼。

「話說那個助教心裡到底在想啥啊?!為什麼要放這種片子給我們看?莫非他……!!」阿爆打了個哆嗦。

「好啦,懶得跟你們瞎扯了,先閃啦!」我道,我不打算吃午餐,決定回宿舍補個眠再過來上下午的課。

今天真的不是我的天!既早上踩到水溝後,這次我竟然從樓梯上摔了下來!!!

事情發生的實在太快了,我為了閃一個穿著大概有8公分高的高跟鞋女(因為她邊走邊和她朋友聊天,實在擋路),結果不小心踩空一階,整個人從大概10階的地方摔到地上!

「Shit──」我整個成大字型趴在地上,我聽到很多腳步聲走過去,啊~沒想到我們學校用的地板導聲效果這麼好啊!

「沒事吧?」開始有幾個人聚過來,但我實在不想抬頭,實在太丟臉了!就讓我這麼一直趴著吧~

然後是一陣急促的跑步聲,一道陰影遮住了我,接著是一股強大的力道,把我從地心引力的魔掌中釋放出來。

「你有沒有怎樣?!」把我拉起來的是華恬學長:「你幹嘛仆街啊?!」

「學長你小力一點……」我感到下巴異常的疼痛:「這是?!」我撫著下巴,血從我的手上流了下來!

「嗚哇!!!」我嚇死了:「血!!!」血愈流愈多,地板已經有一攤我的血窪了!!

「你不要動!!」華恬學長看起來比我還緊張:「誰有面紙?!借一下好不好?」

「我去叫教官!」有個好心的男同學說完,立馬往教官室的方向跑去。

華恬學長用面紙壓住我的傷口:「佑佑,你還好嗎?頭會不會暈?你可以站起來嗎?」

「嗯,我ok啦,好多人……」倒是這麼多圍觀的人讓我感到不自在,而害我摔下樓的元凶呢,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怎麼辦?你醬還可以咬甘蔗嗎?」華恬學長試著逗我笑,但現在所有的疼痛感都來了,我實在很難笑得出來。

「同學怎麼了?」教官過來了:「你還好嗎?我們先去衛保組!」

「你可以走嗎?」教官又問,我點頭,但要站起來時,腿卻軟了。

好加在華恬學長扶住我,否則我可能又要仆街part 2了!

「同學你扶他這邊,」教官指示華恬學長,然後我就被架去衛生組了。

結果衛生組的阿姨說我下巴的傷口一定要去縫針,然後她看了看我的膝蓋,並且問我會不會很痛,我點頭。

「有可能骨折了,畢竟從那麼高的地方跌下來,我建議你去給大醫院看。」阿姨道,WHAT?!大醫院喔?!不能國術館就好嗎?

「哪間醫院會比較好?」華恬學長一旁問道,「去附近的高醫就好。」阿姨回答。

「你們ok嗎?要我載你們去嗎?」教官問,老實說不想麻煩教官,我搖頭。

「不用了,教官,我自己去就好,我有車。」我道,華恬學長這時卻輕推了我一下:「我載你啦!你這樣是要怎麼騎?!」

「那你們ok厚?」教官道,他看向華恬學長:「你是他同學嗎?」

「學長,我是他的宿舍學長。」華恬學長道,教官點頭:「那學長,就麻煩你多照顧一下你的學弟了!然後你們看完診的結果記得跟教官說。」

「好!那我們出發了!」華恬學長扶我走出衛生組。

「佑佑,你可以走到大門口那邊嗎?」華恬學長道:「還是我扶你過去?」

「可以,謝謝你,學長!」我感激道,學長拍拍我的肩膀:「那你先去那邊等我,我騎車過來!」「好。」

華恬學長馬上就騎著檔車出現了,他一停下車,馬上就跑過來扶我。

「啊!!對了學長!我忘了叫你帶我的私房錢過來了!!」我慘叫:「沒錢怎麼看醫生呀───」

「你北七喔?!你以為我沒腦嗎?」華恬學長道:「錢我有帶啦!我先借你!」

「厚厚厚──學長我太愛你了──」本來想在繼續感謝學長,但下巴的疼痛讓我不由得閉上嘴。

「還講?!還講?!閉嘴啦!」學長把車子架好:「上得來嗎?」我點頭。

結果下巴縫了8針,好險的是膝蓋沒有骨折,只是腫起來而已。醫生還說我的骨頭很硬呢!

等到一切都結束後,也快晚上了。我看到華恬學長坐在等候椅上,好像睡著了。

我一拐一拐的走到學長旁邊,同他坐了下來:「學長~學長起床囉~」我小聲道,學長張開眼:「X光照完了嗎?」他問。

「嗯,藥單也領了,可以回去了!」我道:「學長,真的很抱歉!害你沒辦法上下午的課!」

「沒關係的。」學長笑笑:「肚子餓了嗎?買個東西吃吧?現在已經…..」他看了看手表:「喔喔!快五點半溜!」

「對呀~辛苦學長了!我請學長吃晚餐吧!」

「不用啦!你都已經破相了!破財又破相…..我請你啦!!」華恬學長扶我起來:「醫生有說你可以吃什麼,或者不可以吃什麼嗎?」

「他沒說耶~基本上油炸的應該都不可以吧?」我聳肩。

「啊!那我們吃粥吧!看你這樣好像也無法咀嚼硬的東西厚?我知道學校附近有家好吃的粥店,一修膩?」

華恬學長!!你真是天使!對不起我早上還在那邊罵你說你都不關心我!!我錯了!!

接下來的這幾天,我都沒去上課。而且,我也沒跟家裡的人提到我受傷的事。我最怕俺家老媽聽到了,會跑下來高雄找我兼罵我。

休養的第二天,社團的其他學長們一起過來看我了!

「佑佑~」我躺在床上,看不到誰來了。但聽聲音我可以猜測,喊我的人是曉東學長!

「佑佑~我們來看你囉~」曉東學長的頭從床沿邊探出來,被我猜中了!

「嗨!曉東學長!」我正要起身時,曉東學長連忙喊道:「欸欸!不用起來!你繼續躺著厚!」

「醬我就看不到你們啦!」我笑道,「我們沒什麼好看的啦!你躺著厚!乖!」曉東學長說完,爬下床梯,接下來換阿汪學長的頭出現了!

「你真是天兵!」阿汪學長搖頭:「怎麼人好好的,會從樓梯上跌下來?你倒說說看!」

「就為了閃一個長舌女啊!」我嘆道:「結果就飛起來了。」

「飛gan喔?!」阿汪學長邊笑邊下去了,換初音學長上來了。

「佑佑學弟,你還活著嗎?」這位學長平常不開口還算正常,一開口整個就是外星來的:「你要吃魚下巴嗎?吃下巴補下巴,送你阿里巴巴。」

「謝謝初音學長的關心啊!我還活著捏!魚下巴就不用了,阿里巴巴你留著吧。」我苦笑,初音學長顆顆顆的爬下去了。

接下來上來的,竟然是敏垣!

「佑佑。」敏垣沒戴眼鏡,他看起來好像剛上完游泳課的樣子:「你還好嗎?」

「還好啦!」

「會不會很痛啊?」

「痛諾~」

「恬恬學長說你那時還哭出來了。」

「gan啦!!我哪有哭?!他是把血當淚了嗎?」我駁斥,可惡的華恬學長又在那邊唬人了!

「我們佑佑雖然下巴受傷了,但嘴砲的功力還是很強!」我聽到華恬學長的聲音從下面傳來,他也在喔!!

「佑佑~我們有買食物給你喔!」曉東學長喊道:「烤魷魚和炒花枝。」

「尼馬喔!吃一吃下巴都爛了啦!」我笑道,敏垣這時突然戳了戳我的腳:「你能走路嗎?」

「能啊!只是走很慢而已~」

「我這樣戳你會痛嗎?」這小子問問題很像被鬼打牆,感覺繞了繞去的。

「你只要不要戳到痛點就好。」我還是爬起來了,不然這樣跟大家講話很累。

「不要起來啦!」敏垣道,「我要看你們啦!少囉唆!」我掀開毯子,露出了依然腫得像大象腿般的膝蓋。敏垣輕叫了一聲。

「佑佑你還好嗎?」我就說這傢伙一定鬼打牆了,同樣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誰把他帶走啊?」我揮了揮手,敏垣邊萌笑邊爬下床梯,我靠在床沿邊,看著底下的大家。

「感謝你們肯撥空來看我捏!!對不起沒辦法下床招待你們……」我話還沒說完,只見華恬學長手上拿了一包很眼熟的東西……幹咧!!!是我的蝦餅!!!

「幹!!華恬你手上拿的是什麼?!」我大叫,學長笑得很邪惡!

「幹什麼幹啦~你不是要招待我們嗎?我在幫你呀~」說完還揮了揮我的蝦餅!!

「佑佑,這是安平的名產嗎?」曉東學長望著那包蝦餅,一副就想吃的樣子。

「蝦餅耶~」阿汪學長已經向華恬學長伸手了。嘛好啊!!你們是這樣對待傷患的喔?!

「好啦好啦!!吃吃吃!吃死你們!」我做出揮灑的動作:「祝你們吃完全變成蝦子!!」

「巫婆佑。」初音學長碎念,雪特!請你們吃還敢說我是巫婆?!

隔天,我依然在宿舍休息,中午的時候,我那些同學竟然也來看我了!!

「許佑佑~」我本來靠在牆上玩PS3,一看到阿爆、永和還有草草(草草來看我真的讓我嚇了一跳)出現在下面,整個shock到!!

「你們!!哇!!怎麼進來的啊?」我大驚,阿爆攤手:「喂~你以為我們班只有你一個住宿舍嗎?」而永和正在上演探索頻道。

「佑佑!你還好嗎??」草草蹦蹦跳跳的爬上了床梯:「喔喔!好像滿嚴重的!!」他看了看我的犀牛膝(有消腫了一些)。

「還好啦~有消腫了。」我看著他:「好難得你會來看我耶!」

「沒辦法我就超有同學愛的呀!」草草笑了笑:「其實也是要帶來某人的關心囉~」

幹咧!草草你到底想說什麼?!

「誰來解釋一下這傢伙到底想說什麼?」我搖搖頭,草草掏出了他的手機。

「哪哪,你看這封簡訊就知道了~」他把手機遞給我,我接過。

「幫我看看他的傷勢有沒有很嚴重,順便拿我給你的東西給他喔~謝謝草~」我按往下鍵,寄件人竟然是──一支手機號碼!

「這電話是誰的?」我盡量裝得很冷靜,其實心裡是又驚又…….有點開心。

「你打過去就知道啦~」草草笑得很曖昧,哇咧!還有這招喔?!

「你說真還假的?這不是你捏造的號碼?」我質疑,草草瞪我:「捏gan喔?你打就知道啦!」

「阿爆!你覺得咧?王草草沒在唬人吧?」我求助阿爆,阿爆竟然露出豆豆先生的那種笑容:「佑佑,你就打啦!打又沒損失!」

「永和咧!欸欸!那個是學長的東西,你別亂動!」永和一副就來這裡觀光樣,他也點了點頭:「打啦!」

「厚!怕什麼啦?!人家又不會吃掉你!打啦!」草草說完搶過手機,擅自幫我撥了出去!!

「喂!!你幹嘛啊?!」我大驚,草草挑眉,電話馬上就通了!!

「喂?我啦!妳等一下厚!」草草把手機遞給我:「快啦!電話費不用錢喔?!」草草強硬的態度,使我不得不接過電話。

「喂?」我出聲,電話那端傳來一陣女聲的嬉笑:「喂?」我又喂了一次。

「欸~你腳還好嗎~」她懶懶的說道,我對這個女聲一點印象都沒有。

「妳是誰啊?」我就直接了當的問了:「是上次一起去聯誼的嗎?」

「顆顆~我不知道你參加過幾次聯誼耶~是旗津那一攤的喔~」她道,感覺她好像在笑。

「我也就只參加過那一攤而已。所以妳到底是誰啊?」她是在賣什麼葫蘆啊?!

「你猜猜看呀!猜猜看嘛!」她笑道,叫我猜?!讓我想想……

嗯──那次聯誼跟我互動到的,好像有五個女生。有兩個是被我載的(陳姿婷和張詩妍),三個玩遊戲是同組的(劉惠芬、邱雅貞、李子喬),有可能是這五個的其中一個喔!

「妳有跟我玩遊戲嗎?」我問,她停頓了一下:「嗯…….算有吧?還被你瞪喔~」

蛤?!被我瞪?!

「我這樣講很明顯了吧?你還猜不到就真的該去撞牆了喔!」她有點威脅道:「想這麼久喔?!你的名單很多是不是啦?!」

幹嘛催我啊?!嫌我想很久妳不會直接講嗎!被我瞪…….嗯──好像就是她了吧?

「妍妍喔?」我小心道,電話那端傳來一陣驚呼,我猜錯了?!

「耶!!!!恭喜你答對了!!獎品是請你吃義大利麵!!」她幾乎是用尖叫的喊道:「你好棒喔!!」

「是妳喔!搞什麼啊!裝什麼神秘啊?!」我盡量裝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是說有東西給我嗎?有嗎?」其實我心裡緊張得要死!!!!幹!竟然是她!!沒想到她那種人會注意到我!發生什麼事了?!

「哈哈!不就給了嗎?」她笑得很開心:「你有我的電話了喔!哈哈哈哈!」

「喔!多謝妳的關心,掰!」我不想再跟她講下去了,現在的情緒非常之混亂!正當我打算把電話還給草草時,電話那端的妍妍突然很慌張的叫道:「欸欸!啊義大利麵咧?」

「什麼義大利麵?」我不解。

「等你腳好得差不多了,我們一起去吃義大利麵啊!我有優惠券喔~是佐佐義的喔~」她笑道。

我?!妳要我跟妳一起去吃義大利麵喔?張詩妍妳應該去約蔡子文吧?!妳約我幹嘛啊?!

……我腳近期之內可能沒辦法遠行喔!」糟了!我快hold不住了:「先這樣啦!我再打給妳好嗎?」

「喔喔!你說的喔!!你的電話是亞太嗎?」

「台灣大哥大。」

「厚!幹嘛用台灣大哥大啊?!很貴捏!亞太網內互打免費耶!」她停頓了一下:「不然我那支先借你啦!你現在拿的這支其實是我的手機喔~想不到吧哈哈~」

靠夭!!連手機都是妳的?!許佑詞你冷靜!女生好應付的!別慌!

「哇~搞不懂妳想幹嘛耶?」我發自內心的真誠苦笑。

「沒幹嘛囉~你以為我想幹嘛?哈哈,你是住宿舍是不?我聽草草說過~那那,我明天晚上拿充電器給你好不好?你能走一小段路嗎?」

故事是愈來愈促咪了!!她要過來拿充電器給我耶厚厚厚──滿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捏!

「不用啦──我為什麼要拿妳的手機啊?我打給妳啦!我說會打給妳就會打給妳,就這麼說定了!再見囉~」我才不會隨便拿別人的東西咧!

「哈哈,好啦!那你要打喔!掰啦!祝你早日康復~」我等妍妍掛電話,我才掛掉。

「佑佑~你在害羞齁?」草草笑得很曖昧,阿爆不知道什麼時候也爬到對面學長的床梯,笑咪咪的看著我。

「害喜啦!手機還她啦!」我向床上倒去。

☻☻☻☻

我受傷的第五天,不小心跟媽媽在電話中透露了我受傷的事,結果整整被罵了快半個小時,還換來了媽媽馬上來高雄的一句話。

「蝦?你媽待會會來喔?」阿良學長大驚:「這個…..我要穿什麼衣服好呢?」你該擔心的不是這個吧?!

「穿你那件夜店衣啊!」華恬學長難得在做作業:「佑佑你這個不孝子!」他話鋒一轉,我又被波及到了!

「幹嘛這樣?!我也不願意啊!」我坐在椅子上,耳朵到現在還在嗡嗡作響:「不好意思,給學長們添麻煩了~」

「怎麼會麻煩呢?我都沒看過佑佑的媽媽捏~」安安學長倒是很開心的樣子。

「佑佑的爸媽都很高喔!」華恬學長道,俺家老爸老媽來幫我搬宿舍時,學長就坐在他的位子上打xbox。

「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呦!」安安學長跳起波波舞來:「可以請你媽媽順便帶幾包蝦餅過來嗎?」這間房的人都被我的蝦餅給占領了。

媽媽坐計程車到學校後門,然後華恬學長接她進來宿舍。一看到我,俺家老媽馬上劈頭大罵:「你這個白癡!!白癡!!我怎麼會有這種白癡孩子!!」

後來這句話就成為了我們房間的流行語。

接下來的四天回台南修養身息,我整整放了九天的假才去上課。

「佑佑!!!你不是被退學了?!」一群GY的同學,看著我一跛一跛的走進教室,不但不給予任何關心,反而是問我被退學了沒。

我對冷血的同學們笑了笑,來到我的坐位上。

「我們要吃學餐,你要一起還是我們幫你買回來?」中午下課,阿爆和永和來到我旁邊,問道。

「嗯…….一起好了,醫生說我不能老是坐著不動,剛好做做復健也不錯~」我起身,阿爆拉著我的手臂,永和則站在旁邊忙著傳簡訊……給誰啊?!

「你在忙什麼啊?」我朝永和問道,永和搖搖頭:「別、別、等下!」

「他在忙什麼?」我轉而問阿爆,阿爆露出詭異的笑容:「他最近跟某位小姐互動滿熱烈的。」

「啥?!」靠!我不在的這九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晚點再跟你說。」阿爆小聲道:「被他聽到我們在講他的事,他會在那邊囉嗦!」

「ok ok。」

我們來到學生餐廳,阿爆這小子超級貼心,一路攙扶我,把我安全送到位子上。反觀冷血永和,不停在打簡訊。

「喂!吃飯囉───」我朝永和大喊,他點了一下頭,還真的只有一下,便繼續埋首簡訊海。

我起身,步履蹣跚的走到自助餐區,現在的我看起來一定很可憐,因為一路上都有人在看我。

「佑佑,你要吃自助餐喔?」阿爆手裡拿著滷味的號碼牌,朝我走來:「你擠得進去嗎?要不要我幫你用啊?」

爆哥!!你上輩子一定是欠了我什麼……啊,不是!是我上輩子一定做了什麼好事,才能遇到你啊!!

「嘿──你要幫我用嗎?好哇好哇!!」我雀躍道,阿爆邊笑邊把滷味號碼牌遞給我:「那你去幫我等滷味吧!你要吃什麼菜?」

「你夾什麼我都吃~」我拋了個媚眼給阿爆,沒想到那小子一句話就毀了所有氣氛。

「夾屎你也吃?」他道。

「不要在餐廳提到屎這個字好嗎!」我無奈。

等滷味的過程中,突然聽到有人在喊我,我回頭,看見陳姿婷。

「嗨!你腳好多了嗎?」她趨前,我點點頭:「嗯!只是現在走不快而已。」

「嗯,好可惜你後天沒辦法跟我們去台南玩……」陳姿婷道:「你醬沒辦法去吧?」

硬要去的話還是可以啦,只是我沒什麼想出去玩的興致。前幾天才在fb上跟她說了,沒想到還是得面對面再講一次,唉呀~

「嗯,雖然能走,但走不快啦哈哈!」我搔搔頭。

「走不快應該……沒差啦……」陳姿婷愈講愈小聲,我後面聽不太清楚,於是蛤了一聲。

「好吧!」她對我笑了笑:「你還是好好養傷吧!以後走路真的要小心一點啦!」

突然覺得她有點可憐,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想。

「那妳們還缺車子嗎?我可以問看看我同學,說不定他們也想去台南走走。」有時候真討厭自己這種雞婆的個性。

「沒關係啦~嗯……」她不再講話,這就是所謂的「句點」狀況嗎?!

……」她就站在我前面,頭低著,全身散發出落難旅人的味道。

……也是可以去啦……」我打破沉默:「我可以在車上等妳們……之類的?」

「真的嗎?!」她猛然抬頭,一臉驚喜樣:「可以嗎?你確定嗎?」呃啊!!許佑詞你在幹什麼啊!!幹嘛對自己這麼壞?!

「妳這麼希望我去啊?」我好奇,是有這麼想了解台南嗎?

「不是啦!!」她視線看向另外一邊:「就剛好你是台南人呀!然後又是男生,可以保護我們幾個女生。」就為了這種原因喔?!哇咧!

「腿殘是要怎麼保護啊?!」我苦笑:「那我可以找我的同學一起嗎?可以吧?他也是男的,可以保護妳們。」

「可以啊!但是不要太多喔!」她笑得很開心:「你確定你可以去厚?你真的可以去嗎?不要勉強喔!」

還知道我在勉強咧!算了,反正還可以回家一趟,沒什麼損失啦!

「ok啦!妳看時間地點怎麼樣再跟我聯絡,我滷味好了。」我聽到阿姨在喊號碼了:「先這樣喔。」

「嗯!謝謝你!佑佑!」她邊離開邊回頭對我笑了笑。嗯……上大學後,果真跟異性有了很多的互動啊!哪像之前在台南高工,每天看到聽到講到都是男的。

我把陳姿婷的事跟阿爆和永和講了,阿爆點頭說他ok,倒是永和君一副難以啟齒樣。

「有事嗎?」我看著永和,永和搖了搖頭:「不行…..不行啊!!應該要專一的才對……」他陷入自言自語中,他到底是要對誰專一啊?!

「所以你無法齁?」我再次對他做確認:「那就我跟阿爆了喔!」

「啊!!也可以叫她一起去啊!!」永和眼中透露出神采:「對啦!我怎麼這麼聰明?!哈哈哈──」

實在受不了了,我必須立馬確認永和到底是在跟誰互動,於是我看著阿爆:「阿爆,他到底是跟誰?上次聯誼認識的嗎?」

「就他上次載回去的那位啊~」阿爆又露出豆豆先生的微笑,永和聽到我們在講他的事,立刻亂吼亂叫:「厚!!別在那邊啦!!」

「哪邊啦?!」實在不喜歡永和這種自己愛說,又不喜歡別人說的個性:「這種事情最好是能隱瞞啦!三八啥毀?!」

「誰三八啊?!別只會說別人啦!自己跟妍妍在那邊搞曖昧還答應陳姿婷的邀約……

我僵掉了。永和好像也查覺到自己這樣說很過份,於是不再講話。

「我又沒在跟她交往!!你為什麼要這樣說?!」但講過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我被他傷到了。

「佑佑~永和不是那個意思啦!唉喲!你們怎麼搞的嘛?!」阿爆趕緊出來打圓場,我不想讓阿爆也跟著不開心,但這個白目謝永和每次講話都不經大腦,我一定要讓他學到教訓!

我以超音速吃完盤內的東西,拿起背包,不讓他們有說話的時間,直接走人!

「許佑佑!」我聽到阿爆在後面叫我,我隨手揮了揮,叫他不要管我。

姓謝的講那什麼話?!說得好像我到處劈腿的樣子!重點是我跟她們又沒怎樣!他原來是這樣看我的!!我懂了──

因為太生氣了,所以愈走愈快,突然一陣強烈的酸痛感襲來,我用腳過度了!

我停下腳步,此時的我正站在操場,秋老虎的中午操場,我操!!熱死了!!!

「好熱啊───」我望了望四周,距離我最近的陰影在前方80公尺處,哇咧!等我移到那裡,也曬成人乾了!!

腳開始麻了,又麻又痛,我緩慢蹲下,一不小心跌坐下來!有沒有這麼苦情!!

草皮好燙!!!!幹!!我就像個白癡一樣,坐在操場草皮上的正中央,動彈不得!!

「都是謝永和啦!!!!」太陽直曬我整個人,我感到頭昏腦脹,開始控制不住的大叫。

「出人命囉~~」我看著走在跑道上,撐著傘的女同學:「好熱喔!!」我朝她喊道,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矜持可言,誰都好,快來救我吧!!

女同學邊看我,邊朝我比了個拇指:「這麼熱還在除草!加油喔!伯伯!」

讚屁喔?!誰是伯伯?!誰在除草?!

「許佑詞你神經病喔?!」阿爆的聲音從我後方傳來,太好了!!

「救命啊~~」我整個都快虛脫了!!阿爆和永和跑到我旁邊,永和一看到我,馬上就低頭:「對不起!!佑佑!我嘴太賤了!你不要生我的氣!!」

「你也知道喔!!」實在是沒力氣損他了:「剛才向一個女生求救,結果她把我當長工!」

「哈哈!你就北七啊!」阿爆把我的背包拿下,交給永和:「佑佑,我背你回宿舍。」說完蹲在我的前面。

好有魄力的背影!!我整個就是感動到!這就是男人的友誼呀──

「我背啦!」永和也搶著背我,厚厚厚,有兩個男的為了我在爭吵捏~然而在吵下去人就要燒起來了!別爭啦!帶我離開這裡先吧!

禮拜六早上,我、阿爆、永和、永和的簡訊伊人以及陳姿婷和她的三位女同學,加起來總共八人四台車,一起在學校後門集合。

「早安~佑佑你們吃早餐了嗎?」陳姿婷她們比我們還早到,我盡量忍住呵欠,搖了搖頭:「還沒唷!」其實我剛剛才起床。

結果她竟然拿了一袋美芝城的早餐給我!!而且好像也只有買我的份,阿爆和永和看了不禁在一旁碎唸:「妳就買他的而已喔?ㄘㄟˋ心了啦!」「偏心啦!!」

「沒有啦!!」陳姿婷慌張道:「也有買你們的份啦!在小隻那邊!小隻待會就來了!」

「好啦好啦,都這樣啦!」阿爆別有深意的對我笑了笑,情況滿乾的~我該說些什麼才對~

「婷是在體貼傷患啊!你們不知道從宿舍走到最近的早餐店有多遠嗎?!」我道,其實也沒多遠,但現在的情況使我不得不這麼說,免得氣氛愈來愈粉紅,泡泡都要冒出來了!

「對呀!你看佑佑多了解!」陳姿婷附和我,很好很好,情況已經導向正常了。

吃完早餐後,現在要來分配誰給誰載。想想我能載的也只有陳姿婷了,畢竟跟她比較熟。其他女生雖然在聯誼上有見過,但幾乎沒什麼互動。

「要我載妳嗎?」基於這樣的理由,於是我向陳姿婷問道。她一聽到我這麼說,馬上就露出她的招牌酒窩微笑:「好哇!!謝謝佑佑~」

一路上,我們的話題不停的在我的腳傷上打轉。她聽到華恬學長是怎麼幫我之後,我感覺她是發自內心的說道:「哇~好棒的學長唷!現在很少有這麼好的男生了!」

「嘿啊!他雖然很宅,老是窩在宿舍玩電動,但他其實滿帥的,打扮一下就是型男了!」我道,學長你真該看看我是怎麼捧你的!!

「哈哈!是嗎?你們打扮起來都很帥啊~」婷吱吱笑道,我好像聽到「們」這個字?!我也間接被稱讚了嗎?!

騎到楠梓時,我們停在一間7-11稍作休息。

「阿爆你要帶好路啊!!你不是最了解南台灣的路嗎!」我邊喝舒跑邊道,阿爆是屏東人,他曾說過南台灣的道路他都瞭若指掌。

「吵三小!!」阿爆邊用手機上網查路線,邊對我比了個中指:「這附近是不是有走山過啊?!感覺路好像變少了……

還走山咧!!我邊笑邊趴在車頭上,眼前突然出現了一根貢丸串。

「蛤?」我抬頭看了看拿著貢丸串的主人,「給你吃一顆~太多了我吃不完。」陳姿婷說道。

我正要伸手拿時,陳姿婷卻說了一句整個就是讓我不知所措的話。「嘴張開~」她笑道。

嘴張開?!What?!妳是要餵我的意思?!!!

「我自己拿啦。」我的樣子一定很慌張,因為她突然大笑:「開玩笑的啦!!幹嘛怕成這樣啊你!!北七!」

冷涼卡好!!別開這種玩笑ok!!我承受不起啊!!!

「你們在幹嘛啦!!!我在這裡辛苦找路,你們給我在那邊嬉鬧!!」阿爆在我背後不爽道,我哪有嬉鬧,真正在嬉鬧的是永和那小子ok!!你沒聽到他們超大分貝的嬉鬧聲嗎!!

「謝永和快跟上好嗎!」終於要上路了,我回頭朝永和他們大喊,我真的懷疑他們兩個已經在交往了!

終於,佛祖保佑,我們來到台南囉!!台南的空氣就是這麼香,這麼不一樣!哈哈哈哈!我又回來溜~

「接下來就換你帶路啦!」阿爆騎到我旁邊:「這裡是你的故鄉,你可以吧?」

「沒問題──」我學少林足球四師兄的語氣喊道。陳姿婷又在我背後笑了,笑點真低耶她!

應陳姿婷她們的行程要求,我們來到了安平古堡。其實我家就在附近,但我不想說,免得他們一群人突然臨時起意說要參觀我家,那可就麻煩了!

「我可以在外面等你們嗎?」我道:「這裡我不知參觀過幾千次了,妳們要出來再call我,ok嗎?」

「你不跟我們一起逛嗎?」陳姿婷看起來滿失望的:「你腳是不是在不舒服了?」

其實我腳現在好得很,只是我懶得逛而已~

「欸你不進來當導遊膩?」阿爆道:「不要給我這麼懶喔!一起啦!」

阿爆這小子認識我才一個月,就已經能看穿我的想法了!有點恐怖!!

「不是都有告示牌嗎?!你們就跟告示牌走嘛~」我跳起了波波舞,然後陳姿婷就輕叫了一聲。

「幹嘛?」我側頭看她,她雖然眉頭是皺的,但眼神卻是笑的:「裝什麼可愛啊?!許佑詞!」

裝可愛?!誤會啊──跳波波舞是我的習慣,才不是裝可愛好嗎!!

「哪會可愛?!蠢死了啊!」阿爆拉了拉我的手臂:「走喔!走啦!」說完用力把我拉到一旁。

「許佑詞你不准丟下我一個!你看謝永和和他的伴這麼甜,你叫我一個人怎麼應付其他四個女生?!別給我這麼沒義氣!!」阿爆小聲道,喔喔!對厚!我這樣的確是挺沒義氣的!好吧!

「好啦~我就一起吧囉!」我馬上就轉變態度,大家聽到我要一起便開心的歡呼起來。

我有多了解安平古堡?就拿他們的廁所來說吧!安平古堡廁所的位置和設備我都瞭若指掌,前幾天老媽還打電話來跟我說她們水龍頭換成感應式的,雖然我不曉得為什麼老媽要跟我說這種事。

「哇~安平古堡耶~~」女生們集體跑去一旁照相了,我晃到一旁的大樹下,坐了下來。

唉,我為什麼要大老遠的從高雄跑回來這個我上大學前,每晚飯後老爸都會帶我和老哥來散步的地方呢?!

阿爆也跑到我旁邊坐下,「欸欸!這裡是不是有一家叫做周氏蝦捲的店啊?」他問。

「是的。」

「是不是真的很好吃啊?」

「美幣。」maybe的意思。

「我想買一盒寄回屏東給我家的人吃耶!你覺得咧?」

「可能會餿掉吧。」

「會嗎?可是不是有那種可以寄冷凍食品的…….算了,好麻煩。」

阿爆這點跟我超像!!

「你們兩個!!一起過來拍照~~」女生們在喊我們了,可是實在懶得走過去。

「你不過去啊?」阿爆看了看我:「你去啦,我腳在痛。」當然是騙人的。

「最好!我要去跟她們講說你都在騙人!」阿爆有夠壞心的說道,你為什麼都要威脅我呢?!

就這樣在安平古堡晃了兩個小時多,女生們吵著要去看安平老街。

「你應該知道安平老街在哪吧?」白目永和問我。

「尼馬喔!!我誰啊?!」竟然敢質疑我的在地度!不過這也讓我想到一件很好笑的事,有次高中段考完後,下午沒事幹,同學說要來逛安平。結果一群人把隔壁的菜市場當成安平老街逛,買了一堆菜,最後才打電話向我求救,誰叫他們不約我!哈哈活該啦~

因為是周休二日的關係,所以安平老街的人潮很多。陳姿婷大概是怕被人潮沖散,所以緊緊挨著我旁邊。

「佑佑!那是什麼啊!」綽號「白白」的女生問我,她指著一旁在做「貢糖」的攤販。

「他們在煮貢糖~」我還真的滿像個導遊:「在湯匙上不停攪拌糖汁,然後再冷卻,就可以吃溜~」

「耶?!不是直接喝下去喔?」阿爆道,我點頭:「你可以直接喝啊!會從這邊穿個洞跑出來而已~」我指了指喉嚨。

「這是什麼?好可愛喔~」陳姿婷指了指賣「捏麵人」的攤位,妳們是沒學過台灣鄉土文化嗎?

「那是捏麵人,好像滿好吃的。」我道,其實我到現在還沒吃過它。

「佑佑!龍鬚糖是三小?」永和問。

「糖的一種嘛。」一群不關心鄉土文物的大學生們。

我們來到賣芋仔冰的攤位,沒錯,就是那種轉然後讓你抽,看你可以中幾球的芋仔冰。

「我要玩我要玩~」女生們喊道,結果戰績不怎麼樣,都只拿到一球而已。

「換我!」阿爆磨拳擦掌,隨手一轉!!

指針竟然停在5球那邊!!!雪特!!好樣的!!

「哇哇──」阿爆仰天大吼:「這就是實力──大家看到了嗎!!我中最多球呀哈哈哈!!!」

「哇!他中5球耶!」一些路人停下,議論紛紛。

「太好了!!分我3球吧!!」我道,阿爆朝我扮了個鬼臉:「尼馬喔!!你閃邊吃屎吧!」

「分我啦!」我先是威脅:「分我嘛~」最後撒嬌。

「好啦!給你一球!一球而已喔!」阿爆不情願的把他的芋仔冰遞向我,就是現在!!

我把嘴張到最大,一口吞下兩球!!!

「幹!!許佑詞不是說一球嗎?!」阿爆大驚,我連忙閃到一旁,口齒不清的嘲笑他!

「嗚嗚噗污機…….(5球分我幾……)」我講到一半,突然整個勁涼感直撲腦門!!哇哩咧!!!

「哈哈!!你活該!!誰叫你!!」阿爆沒良心的大笑,喔喔!!頭好痛啊──

逛完整條老街後,大家提了一堆安平的特產在手上,呿,一群觀光客~

我們來到了同記豆花,點心時間加小休片刻。

「我覺得安平老街比深坑老街還好玩耶~」綽號「小花」的女生,也就是永和的簡訊伊人說道,她好像是台北人的樣子。永和聽了不斷點頭。

「我覺得台南的東西都好好吃喔!」陳姿婷說:「佑佑你住在這裡真是幸福~」

「對呀!我自己也這麼覺得。」我不客氣道,台南可是美食之都呢!

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

「喂~」是老哥啊,有什麼屁股事嗎?

「你幹嘛在那邊吃豆花?」老哥的聲音聽起來很平淡,但我卻完全被他嚇到!!

「幹咧!!你在喔?!」我站起來,往店門口走去,結果就看到老哥靠在一旁看著我。

「你幹嘛啊?!幹嘛又跑回台南啊?!」老哥闔上手機,對著我劈頭就是罵:「你錢很多膩?!怎麼老是跑回家啊?!你真的有在上學嗎?我怎麼每天都可以看到你?!」

「什麼每天都可以看到我?!只有最近這幾天好不好!你兇屁喔?!我跟我同學一起來的啦!!她們說想逛台南啊!你直白什麼?!」幹嘛這樣兇你老弟?!兇屁喔!!

「靠杯!!你該不會是騎機車從高雄來的吧?!厚厚厚!我要跟媽媽講!」又是這句「我要跟媽媽講」!!我從小到大都被他用這句話威脅!!

「講屁喔?!」我也只會無能的回他這句,這時,阿爆過來了!

「啊?」阿爆看著我和我老哥:「我好像聽到爭吵聲…….

「他是我哥,」我向阿爆介紹道:「他是我同班同學。」我向老哥介紹道。

「你好!我老弟多虧你照顧了!」老哥官腔道,阿爆連忙朝他小鞠一躬:「不不,都是佑佑在照顧我的~」

「佑佑?」老哥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你有意見嗎?」我瞪他。

「你們來安平玩喔?從高雄騎到這裡不會累嗎?」老哥向阿爆問道。

「呃…..滿累的啦!途中在楠梓那邊還迷路了~」阿爆老實道。老哥笑笑。

「那些女生也是你們班的啊?你們機械系女生挺多的嘛!」

「不是~她們是應外系的,嗯。」阿爆搔搔頭,看向我。

「啊啊?」老哥一臉怪樣的看向我:「佑佑?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沒有!」我再度瞪他:「我們什麼都沒有!你不要跟老媽亂說!」

「人在做,天在看啦!」老哥拍了拍我的頭:「弟仔,你也有這麼一天啊!」

「你這人真的很直白耶!」我拍掉老哥的手:「應該沒什麼屁股事了吧你?」

「沒有了!只是你屁股會有事而已!」老哥聳肩:「對了,媽媽買了一堆鳳梨,你要不要順便回家吃一下?」

「不用了,待會就要走了。」我對老哥擠眉,老哥!你懂你弟的意思吧!別提到我們家就在附近啊!!

「也對,反正說不定明天又會看到你了!」老哥這傢伙雖然懂我的意思,但還是不忘損我,真惡劣!!

我們回到店內,「怎麼啦?我們好像有聽到吵架聲。」白白問道,我搖了搖頭:「沒事沒事~只是我老哥剛好在附近閒晃,過來看看我而已。」

「佑佑有哥哥啊?」陳姿婷道:「你是最小的嗎?」

「嗯,最大就我哥啦!大我2歲。」我道。

「佑佑的哥哥超高的!!我目測大概有200了吧!!」阿爆誇張道,還200咧!你以為他是姚明喔?!

「你嘛好!哪有那麼高,他188啦!」

「哇!!好高喔!!!」女生們驚嘆:「你們全家人都那麼高嗎?」

「最高就我哥啊!我是倒數第二高的。」

「哇!!那我去你們家不就像進到巨人國了嗎!」陳姿婷驚嘆道。

「妳幹嘛去人家家啊?」綽號「酷潔」的中性女孩笑道,陳姿婷連忙搖頭:「我是在比喻啦!不行比喻嗎?」

想想也是,陳姿婷我目測大概才160,她來我們家整個就是會消失的感覺。

休息完後,女生們提議來趟美食巡禮,我馬上就想到位在海安路上,也就是保安菜市場那邊的小吃街!

話不多說,立刻駕車過去!話說我也好久沒去那邊吃飯了,太棒了!當台南人真好!!

由於是小吃街的關係,所以你能講出口的都有賣。我們吃了土魠魚羹、米糕、肉燥飯、黑白拼…….總之吃了一堆美食,大家都很開心。(筆者在寫這邊時肚子餓到爆炸)

「佑佑你好會吃喔!!」回高雄的路上,陳姿婷說道:「這麼能吃,可是還是很瘦耶!真好~」

「真的瘦嗎?!我每次回台南,我老哥都說我又肥了十圈!」難道我真的很瘦?!已經有兩個人這麼說了呢!

「肥十圈?!呵呵呵!那我不就肥100圈了嗎?」她說完,自己在後面笑得很開心。

「今天玩得還開心嗎?我帶的路線還ok嗎?」我問道,她嗯了一聲。

「很開心喔~謝謝佑佑!腳還在復原,卻被我硬挖來陪逛台南…….」她愈說愈小聲,到最後我已經聽不到她在說什麼了。

「也要謝謝阿爆啊!多虧他懂路,不然我們現在可能還在楠梓咧!」真要說,阿爆才是今天的最佳導遊!

「嗯!謝謝你們三個!真開心能夠認識你們!」陳姿婷在感性啥小啊!!

「下次出來玩的話,可以再約你們嗎?」她問道,蛤?!不會又是想來台南玩吧?!

「妳是說再來台南嗎?」

「都可以啊!在高雄也可以呀!可以嗎?」她笑道,有點好奇說不可以會怎樣。

「不可以~」我真是罪孽的男人啊!就是想看妳會怎麼答!

「啊?!」她好像也被我的回答給嚇到,可能沒被人打槍過吧她!

「不行嗎?為什麼?是因為我們太難搞了??」聽她的語氣,她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嘿!開玩笑的!」紅燈停下,我側頭看她:「我有這麼殘酷嗎?」

「嘖!!你很欠揍耶!!」陳姿婷捶了我的背一下:「你那樣講,害我嚇了一跳耶!!」

「嚇死妳囉~」厚厚厚,與異性的互動跟同性就是不一樣啊!!感覺真新鮮!!

「許佑詞原來這麼欠揍!!還以為你人很好!」

「我本來就很好啊。質疑啥.....毀呢?」唉呀,一不小心又把她當男的講話了,這個語氣用詞要拿捏一下。

順利回到高雄,女生們又提議去瑞豐夜市覓食。雖然滿累的了,但我還沒去過瑞豐,想說朝聖一下也好,聽說那邊美食很多呢!

沒想到高雄市那麼小!!我們竟然在那邊遇到蔡子文一行人!

「嘿──都不揪的啦!!」蔡子文一群人根本就型男團,對比我、阿爆和永和,誰是宅男誰是型男很明顯就分出來了!

他們身邊也跟了不少無名首頁常出現的那種正妹,總之畫面整個就是很賞心悅目。

然後他們又看到我們旁邊跟了應外系的女生,嗓門最大的多多馬上就在那邊吵。

「原來是跟應外系的朋友啦!!!厚!難怪不揪齁!」多多跑到我們前面:「哈囉!還記得我嗎?我是李多多!」他看向陳姿婷。

「記得呀記得呀!你們好!」女生們笑道,她們的目光都被蔡子文吸過去了。

「我跟你們說喔,剛才那邊有個超噁的歐巴桑在跳舞!」蔡子文比了比他後面的方向:「超恐怖的!!幹!還對著我跳咧!」人帥就是有被騷擾的困擾啊!子文大大!

「那不打擾你們啦!我們要去那邊囉~」班上的玩咖型男「阿富」說道,由蔡子文帶頭的型男正妹團於是往另一邊走去。

「整個就像明星一樣。」阿爆湊到我旁邊:「我們看起來會不會很ㄘㄨㄛˊ啊?」

「我們本來就很ㄘㄨㄛˊ,認了吧!」我拍拍他的肩。

買了很多夜市小吃後,終於回到我可愛的宿舍。很神奇的事,學長們都不在…….等!我還是爬上床梯確認先。

嗯,三個床都空空如也,我把背包丟下,大嘆了一口氣。

「呀──好累喔~~累死人溜溜溜溜~」

Uncle抱一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