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一開始的我對於上大學沒有什麼特別的期待,怎麼說?嗯,原本我以為我會留在家鄉念有名的私立科大,但經過與父母的長談後,他們都認為我應該去讀外縣市的國立科大。所以啦!原本在班上中,在家庭裡,最不可能離開家的我,竟然孤身一人到了高雄市,完全超出我自己的預期。

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大概是覺得已經無所謂了,讀哪都可以,所以對於在高雄找個容身之處,態度也是不同於一般大學新生。總而言之,那時的我是非常的隨性。

「阿詞,你還沒想好要住哪嗎?」媽媽對於我這種懶散的找房態度很不以為然:「你有去報學校的宿舍了嗎?住宿舍會比較好啦!」

「有啦有啦!」我邊看電視,邊道:「只是不知道會不會中啦!妳不知道我要讀的那間宿舍床位少得可憐,沒抽到就通車啦!」我的家鄉在台南市,坐自強號到高雄市只要31分鐘。騎車的話要一個小時半多。

「通車很累喔!你沒看到你哥哥高中就是通車,每天都要很早起呢!」爸爸的視線離開電視新聞,側頭看著我。

「啊~省錢啦省錢啦!這樣就不用特別付什麼房租啦!還可以吃家裡的,方便啦!」看到了吧!這樣的隨性,這樣的無所謂,結果出來了,如我預期的,宿舍沒中。

「宿舍沒中,」結果出爐那天,要不是媽媽特別提醒我,我還真忘了抽宿舍這檔事。我走到客廳,對全家人宣布這件消息。

沒半個人理我,只有媽媽眼睛盯著電視,頭稍微搖了幾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對我搖。

「所以就通車囉~」我懶懶道,哥哥從廚房走出來:「你這人真隨便耶!」他邊傳簡訊給他女友,邊對我說道。

「隨便啦。」我正打算回自己的房間玩PS3,老媽突然用很詭異的語氣道:「阿詞你確定要通車嗎?很辛苦喔!你再好好想想啦!」

哇咧!不知怎麼搞的!被俺家老媽這麼一說,內心突然泛起一股「這下不妙」的感覺。是的,感覺這種東西就是這麼突然,而且頗具影響力,讓我真的開始有點擔心起來了。

開學倒數兩個禮拜,沒房子、沒目標、還在放暑假的我,這天心血來潮點進了學校的網站,就這麼湊巧,似乎是天註定般,我看到最新消息那邊有一則訊息這麼寫道:新生訓練那天可以抽候補床位喔!請有意願的人中午12點到宿舍委員會那邊抽籤!

厚厚厚厚!被老子等到了吧!原來還有「候補」這個東西呀!太讚了!興奮的我趕緊跟老媽秉告:「媽!新生訓練那天可以抽候補床位耶!!不過那天我要訓練,所以可以請妳代我去抽嗎?」反正老媽那天也要陪我下高雄逛逛,老媽點點頭,表示OK

新生訓練那天,因為先前已經有到這間學校探路過,所以很順利的來到了操場。這邊剛好在唱名了,我混進人群中,尋找自己的班級。

我讀的班級是機械一丙,機械系在這所學校算是大系,一個年級總共有四個班級,看著一坨又一坨的人擠在前方,我當下有種想轉頭回家的衝動。

「學弟你哪班的?」突然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一位腰間繫著名牌,上面寫著:「寬寬」的學長,「機械一丙。」我道,學長這時便伸出右手,抓著我的肩膀:「很好很好!跟我走吧!丙班在那邊!我也是丙班的喔!」

「學長好!」由於我先前念的高中也很注重學長學弟制,所以看到學長馬上就變馬屁精是我培養出來的特殊專長之一。

「學弟你好高喔!」學長邊帶我穿越人群,邊道。「你有在打籃球嗎?」學長問。

喔!學長這樣問,該不會他是籃球隊的吧?!看樣子我的大學生涯即將豐富起來囉!

「嘿嘿,沒有~家族遺傳吧。」我道,這倒是真的,我身高183在家裡算第二矮。我爸身高就186,老媽也有175,更誇張的是我老哥,快190了!

學長帶我來到丙班,班上有好幾十來個人一副玩咖樣,有好幾二十來個人跟我一樣宅男貌,看來對這個系來說,我這種型的才是大宗產物

集合完之後又從操場轉移地點到禮堂聽各個處室長的廢話,這段期間我偶爾想起宿舍的事情,不知怎麼搞的,我有種莫名的把握,覺得一定能抽到床位!

過了十二點多,坐在教室窗戶旁的我,突然被敲打窗戶的聲音嚇到。只見老媽出現在窗戶旁,手裡握著宿舍卡和房間鑰匙,一臉笑嘻嘻。

「抽到了抽到了!」老媽不顧班上其他人的眼光,手從窗戶外伸進來,遞給我宿舍卡和鑰匙:「你看我多厲害!!」

「好啦好啦!」我覺得有點丟臉,現在還有父母會陪大學生來新生訓練的,其實已經不多了,這樣感覺我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妳先去附近逛逛,訓練完我會去找妳的。」

「幹嘛這麼冷淡!」老媽邊碎碎念,邊離開。

「你媽喔?」坐我旁邊的粗框眼鏡男道,「對呀!來幫我抽宿舍床位。」我道,其實最主要是來陪我啦,但我不才不會這麼老實的說。

「你住宿舍喔?」他又問道,我點頭:「剛剛才要住,你也是嗎?」

「不是,我住OO街那邊,你知道那邊嗎?」

「那邊是哪邊?」

「就那邊啊,那邊有很多我們班的也住那邊喔!」

聽他這種講話方式,讓我決定叫他「那邊哥」。

好景非常的不常,在開學的前一周,我好像得了新流感。就我所知,我們班有5個人也感染了,所以比別班更特別的事,我們班晚其他班一個禮拜才開學。

然後我懶散的態度又出現了,在搬去宿舍的前一天我才在那邊整理行李。老實說現在的心情很不安,因為聽我老媽說,我好像是和學長們一起住。然後我老哥又在那邊危言聳聽,說學長會欺負我,掃地叫我掃,馬桶不通叫我通之類的。

於是懷著緊張不安的心情,終於在正式上課的前一天,我搬進了宿舍。

01

雖然在這之前,已經做了好幾次的心理建設,但一打開宿舍房間,看到裡面的樣子,還是讓我著實呆立了幾十秒。

而俺家老媽和老爸倒也頗絕情,扔下行李後立馬就走人,把他們的小兒子留在這間貌似剛發生核戰的地方

「嗨嗨!你就是1號床的學弟吧?」2號床的學長兩腿放在桌上,正玩著xbox:「你什麼系呀?什麼名啊?」

「學長好!我是機械一丙的,我叫許佑詞。」我道,學長放下手中的電玩,站了起來:「機-械-系!!!我也是機械系!!」說完,他竟然做起體操來了!!

說體操好像也不是,總之他邊做著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動作,邊晃到我旁邊。

「我跟你講喔!」學長湊到我旁邊:「我叫何華恬!機械二甲何華恬!啾咪!」

「這樣啊!哈哈。」啾什麼咪啊?!好恐怖的學長!靠我超近的不知道想幹嘛!我趕緊彎下腰拿起行李:「我要來整理行李了!學長繼續玩遊戲吧!」

「3號床的啊,」學長邊看我整理,邊翹著二郎腿:「是土木系的,土木二甲的王錦安,綽號安安。」

「喔~」

「還有那個4號床的,他是電機系的,電機二丙林耀良,綽號阿良。」

「那學長你咧?你有綽號嗎?」我問,學長點頭:「有哇!」說完就沒下文了,看來是不想讓我知道的樣子。

整理的差不多後,可以明顯的看出我這塊區域是淨土,而其他三位學長的,仍舊是戰後地帶。

「學弟!!」華恬學長突然喊道,我人明明就在他旁邊,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用喊的。真是讓人頭冒三條線的學長。

「什麼事?」我問。

「有打算參加什麼社團嗎?」

「沒有~哈哈!」是的,我這個人對大學生活沒什麼憧憬,只想好好的過完這四年。

「喔!」華恬學長點點頭,「哇嘎理媽系答!」

到了晚餐時間,其餘的兩位學長依舊是不見人影,我拿起櫃子裡的泡麵,突然,一道陰影擋住了我的視線,又是華恬學長。

「許學弟佑詞,」學長看了看我手中的泡麵,又看了看我:「你確定要吃泡麵嗎?學長知道外面有好吃的,你陪學長一起吃嘛!」

「好啊!」其實我也不是真的想吃泡麵,只是懶得去外面買而已。既然學長要帶我出去吃,當然是ok的啦!

華恬學長隨手抄起放在椅背上的牛仔褲,直接,當著我的面,脫掉他的睡褲,皮卡丘四角褲就這樣大方在我面前展露。

也不是說沒看過其他男的穿四角褲,但這麼大方的一位倒是第一次遇到。怎麼說?華恬學長不是背對著我換,而是直接,在靠近我差不多50公分的地方就給我換起來,完全視我為牆壁。

「喂喂!學長這裡有人啊!」我嘖嘖道,學長反嘖回來:「怎樣?!免費請你吃冰淇淋你還在那邊!!有很多女的都想看我穿捏!」

「很多盲眼女吧。」我小聲道,脖子馬上就被學長勾住:「講三小?!」

「沒有沒有!學長饒命!!」

華恬學長帶我來到宿舍車庫,「佑詞學弟,讓你猜猜我的車是哪一台!」學長朝前方的一塊區域畫了一個大圓弧:「我的車就在這個範圍,你猜猜看!」

「嗯…..」我搓了搓下巴:「根據我的推理,學長這種型的,一看就是宅男而且也一定喜歡初音貌似有收集一整套絕版玩具公仔對於打遊戲和什麼的也一定很熟練。」我走向一台上面貼滿各式各樣動漫圖案的黑色小綿羊:「綜合以上結論,我大膽推測,學長的車就是這台!!!」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我右手伸直,堅定的指著那台黑色小綿羊。華恬學長看著我,表情說不上的複雜。此時,我的手突然被撥開,只見一位胖胖男一臉不屑的瞪著我,「幹嘛?!你愛上我的車了嗎?!」說完拿起鑰匙插向小綿羊。

「!!!」我退到一旁,華恬學長手抱胸,一臉看笑話樣:「肥肥,學弟很了解你耶!他知道你愛初音,還知道你收集了一堆公仔!」

「不要隨便觀察我好不好?!」綽號「肥肥」的胖胖學長仰天長嘯了5秒,「小心!」他看向我:「我盯上你了!恰克飛鳥!」

…….」這些學長是不是壓力太大了?

「所以學長你的車到底是哪一台啊?」目送肥肥學長離開後,我道。

「怎麼?你不是很行嗎?很會猜嘛!」華恬學長走向、喔!天啊!不會吧!他竟然走向了一台超酷超炫的檔車旁!!「這才是林杯的車。」

「幹!」我不由自主的叫出來:「靠!完全看不出來!!你騎檔車喔?!」

「不行嗎?怎樣?」華恬學長拿掉黑色粗框眼鏡,從坐墊裡拿出一副護目鏡。

「通常我的車只載女的啦!但這台從買來到現在都沒女生願意坐,所以今天我熱情大方送!就載你啦!」戴上護目鏡的華恬學長,超-級-帥-的!其實他長得還不錯看,只是宅味太重了。

「騙人啦!你現在這麼帥,女生都想坐上來吧!」我接過學長遞給我的安全帽,華恬學長淺淺笑了一下:「是厚!」

隔天早上,在我要爬下床梯的途中,華恬學長突然大叫了一聲:「啊!!!」

我停在床階上:「怎、怎麼了?!」

3號床的安安學長也從床上起身,他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他。

「社長!!!安靜吼呦!」社長?!他是指華恬學長嗎?

「不要!不要搶我的魯肉飯!!!還我!!啊啊!!」我現在整個就是全身冒黑線!這傢伙在說夢話啊!!

「吼!好吵好吵!嗯?嗨~學弟學弟!」安安學長這時候看到停在床梯上的我:「我叫王錦安!綽號安安喔!你叫許佑詞對不對?昨天恬恬有跟我說過過了。」

我好像聽到一堆疊字詞的樣子,原來華恬學長的綽號叫「恬恬」啊!!哈哈,跟他本人一點都不搭!

「安安學長安安!我現在要去晨掃了,待會見囉!」我小聲道,學長點點頭,又倒回床上。

拖著巨大椰子樹葉去垃圾場的途中,突然有一個男人聲在我後面叫道:「同學!前面那個拖著椰子葉穿著史迪奇T恤的男同學!」

我低頭看了下自己穿的T恤,是哆啦A夢,嗯,不是在叫我。

「同學!!」緊接著一陣噠噠聲,我的右肩被人按住了:「我在叫你,你怎麼都不理我啊?」

我回頭,一位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男生,張著他那大而圓的眼睛,滿臉不解的看著我:「你有東西掉了。」

「蛤?」我一時被他那張藏在黑色粗框眼鏡下的精緻臉蛋給吸引住了,這傢伙穿著隨便甚至可以說是邋遢到了一個極點,身上那股比我還強的濃厚宅味,讓我馬上就明白了一件事:這傢伙就是傳說中的帥宅!!!女生們很少遇且不可求的終極對象!!!

「這是你的錢包吧?」帥宅舉起右手,讓我看抓在他手上的錢包,哇咧!真的是俺家的!!

「怎麼會?!」我反射性的摸了摸原本應該放在我屁股後面口袋的錢包,空空如也!!!

「它是被椰子葉勾出來的,我跟在你後面,剛好看到它被勾出來的一幕。」帥宅把錢包遞給我:「小心,別再掉了。」

「謝謝謝謝!謝謝大大!!」萬分感激還是說不上我現在的感激!!裡面可是包含了我的早中晚餐錢啊!!謝謝你!帥宅大大!!

「不會。」帥宅笑笑,轉身離開時,我看到他的錢包從他背著的菜市場賣菜用布袋,底下的一個破洞掉了出來。

還是第一次這麼快就報到恩了!!「大大!!你的錢包!!」我大喊,帥宅回頭,看到他自己的錢包也掉了,我們兩個相視而笑。

02

展開大一新生活後的第一個禮拜的假日,我馬上就跑回台南,度過了一天半快樂的假期。在萬分悔恨為什麼自己不堅持讀家鄉的私立科大後,又再度搭上了回高雄的自強號。

一回到宿舍,馬上就被房間裡有女生的景象給嚇到!!

「嗨!」4號床的阿良學長看起來滿面春風,房間裡的那名女子應該就是他帶過來的:「學弟!不用顧慮我們,做你自己的事厚!」

媽咧!宿舍又沒隔間,你們就在我的背後是叫我怎麼做自己的事啦?!我頗不爽的放下背包,走出房間,剛好遇到了華恬學長。

「佑詞,回來啦!」華恬學長手上拎著一袋COSTCO的烤雞,「你剛好趕上我的烤雞派對,這個派對只有你和我兩個人喔!」

「房間有女生啦!」我道,華恬學長臉色一沉:「幹,又是林北良帶回來的吧?」

「是啊。」看來阿良學長有好幾次帶女生過來宿舍的不良紀錄喔!不然華恬學長怎麼會有這種反感的反應?!

「我們到頂樓吃吧!」華恬學長道,現在肚子也有點餓了,於是我就跟著學長來到了宿舍頂樓。

宿舍頂樓晾滿了衣服,我們挑了一個比較空的地方,坐了下來。

「佑詞,」華恬學長邊拆烤雞包裝邊道:「如果學長說想請你幫一個忙,這個忙是跟社團有關的,你會幫嗎?」

「唔,只要不叫我加入什麼社團,我都OK。」我道,華恬學長眉挑了一下。

「那好吧,其實學長只是想請你幫忙連署而已啦!」學長道。

「連署?連署什麼?」

「學長之前大一的時候啊,跟一個現在應該要是大三的學長一起創立了一個社團喔!」

「嘿~滿強的喔!」玩社團大家都會,創社團可就不一樣了!

「沒有啦~」學長撥弄著雞翅:「我和那位學長可是很用心的在經營喔!可是捏~最近呢,遇到了一些瓶頸~」

「嗯,繼續說下去。」

「你高中的時候也看過類似的情景吧?就是那些"街頭清潔社"啊!"重金屬雙面人社"啊之類的阿雜社,都會吸引很多人參加,因為感覺參加那個就滿酷的,就算是掛名也還是很酷。」其實一開始有點聽不太懂學長說的那些社,但後來想想就懂了。

「嗯,好像是這樣,不過我高中是參加電影欣賞社喔!」我道。

「是嘛!所以你還是會玩社團的啊!」華恬學長道,我搖了搖頭。

「不不不,後來沒多久,它就倒社了。」回想起那段它無預警倒閉的時光,還是讓我覺得好笑。

華恬學長歎了口氣:「是的,倒社,這也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

「欸?!」我大驚,學長拿了一隻雞腿給我。「多左!」

「謝謝!怎麼會倒社呢?是經費不夠??」我接過雞腿,學長點了點頭。

「最重要的一點,人數。」學長面色凝重的盯著雞翅:「昨天,又有人退社了,再這樣下去,我苦心經營的社團就要敗在那些"街頭清潔社"和"重金屬雙面人社"以及"琵琶社"下了!!」

「欸啊~怎麼辦?可以不要倒嗎?」看學長這副沮喪的樣子,倒也挺可憐的:「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嗎?」

「啊啊!學弟人真好!」學長做了一個拭淚的動作:「不強迫你啦,佑詞,你好好想想看,不管你做什麼決定,學長都是尊重你的!」

「你可以加入我的社團嗎?就當作是充人數啦!」華恬學長等我咬下烤雞的第一口後,才說:「就像是掛名那樣,可以嗎?佑詞學弟?學弟學弟?」

這傢伙鐵定是預先計畫好了!正所謂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我現在吃著他的烤雞,剛才被他這副可憐貌打動又說了可以幫他忙的話,這下看來是跳不出來了!!

「呃……」烤雞也沒辦法吐出來還他!中計了!!

「好啦,不強迫你啦!別一副為難樣好嗎!」華恬學長聳肩。

「倒是……學長你倒是也跟我講講你社團的名稱好嗎?我倒現在都還不知道耶!」我道,學長眨眨眼:「唉,我是怕我說了你就不想加了!很多人都是這樣的!」

「你就講嘛!我剛才也說了,那些熱門的社團我都沒興趣參加了,學長的絕對是比它們好!所以名字是?」

「你這小子嘴真甜耶!!!好吧!我就告訴你吧!我們的社團是──」

華恬學長說完後,表情認真的看著我。

大哥哥社」?啥小?這是啥小?這是啥小小朋友啊??!!

華恬學長看我一副驚嚇過度的樣子,大概也是看過好幾次但都是不同人做過同樣的表情,所以也曉得我現在的心境:「你一定在想這是三小吧?

「三小?」我點頭,學長眼中閃爍著光芒:「哪哪,我們這個社呢,性質其實跟那些志工性的社團頗為類似,但是我們著重的點是在『大哥哥』!為什麼要叫『大哥哥社』?是因為我們不想侷限在一聽名字就曉得他是為了服務誰而存在的,我要我們的社員都秉持著『大哥哥』的精神,不管是服務誰,小孩老人女人男人外國人,我們都是他們的『大哥哥』!!」

學長邊說邊站起來,右手食指指著天空:「『大哥哥社』!!飛向宇宙,浩瀚無垠!!」他大喊。

實在很想吐槽他,但看學長這麼認真的指著天空,這一刻倒也讓我感動到。

「好吧。」我抬頭看著學長:「看在學長請我吃烤雞的份上,還有這麼熱血的宣示,我就充你們的人數吧!」

「佑佑!!!」華恬學長突然蹲下來,緊緊抱著我:「我就知道你會幫我的!!好學弟!!學長果真沒看錯人!」

「哈哈,好啦,走開。」有點害臊的fu

單純的我,一開始還真的以為學長只是要我充人數而已…….

☻☻☻☻

現在是半夜2點多,我一邊剪貼海報,一邊打起了一個超大的哈欠。

「佑佑!別睡啊呦!」安安學長打氣道,自從華恬學長開始叫我「佑佑」後,寢室的大家也都叫我「佑佑」了。

我揉了揉眼睛:「唉,現在才在這邊做海報,來得及嗎?社團嘉年華就是後天了耶!」

「本來我們都以為大哥哥社鐵定廢社了,所以就沒打算參加社團嘉年華啦!」安安學長道:「感謝佑佑自願入社,剛好湊齊人數,我們大家都很開心捏!等到期初大會那天,再把你介紹給其他人認識認識呦!」

「阿良學長不也是大哥哥社的嗎?怎麼都沒看到他來幫忙啊?」我道,安安搖頭:「別管那傢伙啦!純粹就掛名的咩。」

幹咧!我也是掛名的耶!那我現在在這邊做招生海報是怎樣?

「嘿~託人買來的85度c咖啡。」華恬學長端著三杯咖啡進來:「辛苦了辛苦了!大家社團嘉年華那天要努力招生喔!」

「恬恬,佑佑在問為什麼阿良都可以不來幫忙啦!」安安學長道,哇咧!這種事你怎麼可以說給社長聽啊!!

「他是扮演招生用的角色,」華恬學長同我們坐了下來,拿起剪刀:「沒辦法啊,誰叫我們社團裡面長最帥的就他啊,他可以幫我們吸引那些以為這社團都充滿像他這樣又酷又帥玩咖的學弟們。」

這樣欺騙無知的人好嗎?少抱怨,多做事,我還是來做我的海報吧。

隔天下午,下課回到宿舍後,我一打開房門,馬上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完全嚇屎,是的,嚇到屎都快出來了。

只見華恬學長和安安學長和其他兩名我不知道的學長,集體倒在地上,空氣中瀰漫著強烈的強力膠味。

「幹幹幹!!!」我連忙跨過這些「屍體」,衝過去把窗戶什麼的能開的都開起來,這時,我的眼角餘光掃到了擺在華恬學長旁邊的哆、哆啦皮卡丘

真的只能用愚蠢至極來形容,等學長們都清醒後,華恬學長才跟我說明事發經過:原來是大哥哥社的幹部們來這邊做明天社團嘉年華要展示的:偏遠鄉下小學小朋友送給大哥哥社的感謝紙玩偶。你可以看出這邊的語病了嗎?沒錯!!明明哆拉皮卡丘的頭上是寫著某個小朋友的名字,但實際上做的人卻是學長們自己!!!這根本就是蓄意唬爛!!

「總得要有成果出來吧?」土木二乙綽號「阿汪」的學長說道,華恬學長猛點頭:「佑佑你不要一臉我們都在唬爛的臉,這拳拳是為了五斗米折腰。」

不知道我當初是被什麼東西給感動到,雪特……

(社團嘉年華當天)

這個,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們的攤位竟然設在廁所旁邊的那個階梯上,我都不曉得階梯也可以當攤位用耶!!!

「社長!請問一下我們的桌子要放哪啊?」阿汪學長問道,華恬學長邊指揮其他人,邊說:「你看哪裡有空就放哪嘛!我現在很忙耶!你不是副社嗎!你可以做主啊!」

「做你尼馬的主!!!這麼難橋的攤位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阿汪學長怒吼。

「幹啦!這樣是叫學弟們怎麼簽到啊?」綽號「曉東」的會計系二甲學長怒道,他把紙筆放在桌上不到3秒,馬上就滑下去。

「華恬學長!你就不能申請到好一點的攤位嗎?」我道,華恬學長馬上就戲劇化地跪倒在地上:「對不起啊啊啊啊!!!我對不起各位!!!」

華恬學長的哭夭吸引了滿多人的注目。「我很努力的替各位爭取過了,但是學校說什麼都不再出借場地,說什麼這次參加的社團很多,我們算是多餘的,有位子給我們擺就很好了!我也哭給辦公室的小姐看了,但她都不鳥我,一直在批公文,我也沒辦法呀────」

「好啦,學長……」我正要上前去攙扶他時,馬上被阿汪學長擋了下來。

「別!讓他繼續。」阿汪學長眨眨眼。我的天…..

「我們社團人少,就這樣被看不起,有什麼活動還是什麼經費的,學校都一概略過我們,如此苦情苦心的在經營,換到的竟是這種對待!!!Why───」華恬學長望向觀眾:「我們社團真的很好啊!!你們看!有帥哥!…….啊帥哥咧?!

我們這些社員連忙四處張望,都沒看到阿良學長的影子。

「我來叩他!」阿汪學長連忙拿起手機,走到一旁,華恬學長連忙把目光看向我,又看向站在我旁邊的安安學長。

安安學長好像接收到了什麼訊號,但我依舊渾然不覺。突然,安安學長把我拉到角落,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罐髮蠟。「對不住先呦!佑佑!其實你是我們的後補招生員呦!」

「啥小!!」我大驚,曉東學長和初音學長(機械系三丁)也過來幫住安安學長壓住我:「怎麼可以這樣!!!喂!!」靠么!!什麼時後我變後補的了?!

「把他眼鏡拿掉!」

「這個這個,磁鐵耳環。」

「手環拿去,這我跟我同學借的,別弄壞呀!」

好加在阿良學長適時出現,我馬上趁他們一大群人跑去質問阿良學長跑哪去的同時,立馬跑到就在旁邊的廁所,恢復我被弄亂的秀髮!

我一從廁所出來,就被剛好在烙狠話的阿良學長給驚到!「幹咧!幹嘛浪費時間啊?!你們不爽我,大不了我就退社啊!退社你們人數就不夠了,我看你們怎麼玩下去!」

「你很秋喔!」只見華恬學長把阿良學長逼到牆壁旁:「怎樣?當初這樣又那樣,是誰讓你變這樣的?你忘了啊?」華恬學長右手放在牆壁上,臉靠阿良學長超近的,這完全是動漫裡,霸道男主角準備要吻不聽話女主角的畫面!!

「喔喔!!好萌好萌喔!」我看到漫畫研究社的人朝我們這邊跑來,果真是腐腐宅宅一條心

「走開啦!!」阿良學長推開華恬學長:「真的有病耶你!!好哇!那你們現在要我幹嘛?」大概是剛才的話讓阿良學長害怕了,他的態度不再那麼強硬。

「幹嘛?你就招生員啊!!快!去攤位前面拉學弟!」華恬學長道,阿良學長摸摸鼻子,一臉無奈的走到前面。

「吼呦~你剛才怎麼不直接給他親下去啊?」安安學長跑到華恬學長旁邊:「這樣一定很有看頭咩!」

「我才不要親大便咧!!」華恬學長道,阿良學長馬上把臉轉過來:「幹!你說誰是大便啊?!」

「你是大便!雪特!哆──吉卜!!」華恬學長把手圈起來,放在嘴邊大喊。阿良學長朝他比了個中指。

「你可以再沒水準一點。」這時,一道彷彿人間清流般的悅耳女聲(抱歉我形容得很誇張,只是你如果跟我一樣在他們這些人旁邊待久了,你就會覺得其他人的聲音是很美妙的)從我後面傳來。我回過頭,一個長髮女生手抱胸,微笑的看著華恬學長。

「準備的怎麼樣了?」長髮女生穿過我和安安學長,直接來到華恬學長前面。實在不敢相信竟然會有女生來找他!!而且還是位正妹呢!!

「沒怎樣,盡力了啦!」華恬學長笑道,長髮女生突然伸手去摸他的臉!!!

「你臉上有東西。」長髮女生邊笑邊把一塊很大的海苔屑(其實我們大家都知道他臉上黏著海苔,但跟他滿搭的,所以大家都沒講)拿下來:「你怎麼還是這麼邋遢啊?!」

「是、是,學姊說的有道理。」華恬學長不斷點頭,喔喔!原來她是學姐呀!!

「加油喔!你這麼盡心盡力的為這個社團付出,他知道了一定很開心的!」學姊拍拍華恬的肩膀:「有問題就來民吉那邊找我喔!」學姊轉身離開時,我看到她的臉閃過一絲落寞。

「安安學長,她…..」我拉了拉安安學長的手臂,學長看向我,搖了搖頭:「甚麼都別問、別說,你現在心裡想著我就好。」

「我幹嘛想著你啊?!」我噁爛道,安安學長笑得很開心:「好啦好啦!大家加油呦!今天要努力招生呦!!」

努力個鳥!!根本沒半個人到我們的攤位!其實那隻哆拉皮卡丘做得還算可愛,至少會吸引一些喜歡動漫的人前來吧?眼看著其他社攤位的人潮絡繹不絕,我就覺得很不甘心,於是站了起來。

「學弟要去哪兒?禁止摸魚和偷跑喔!」曉東學長邊揮草扇,邊道。

「學長!!這隻真的做得很好!!」我指著哆拉皮卡丘:「這麼可愛!至少會吸引一些人過來吧?可是你看!沒半個人!為什麼?!這都是動線的問題啊!!」

「什麼動線?」華恬學長又朝嘴裡塞了一口飯糰,我來到前面,指著會場:「人潮主要都在那邊移動,怎麼走都走不到我們這裡啊!」

「錯了錯了!」阿汪學長邊用筆電邊說:「剛才就有幾個人來這邊上廁所。」

「而且還怪我們的攤位擋到他們了。」阿良學長默默的補上這句。

「你去前面跳支舞啦!!」曉東學長用草扇指了指阿良學長:「招生員!!」

「尼馬喔?!」阿良學長繼續用他的手機傳簡訊:「叫學弟去跳啊!」

幹咧!!干我屁事喔?!

「不要什麼都叫學弟好不好?!他做得比你還多耶!」啊啊!!社長大人講話了!!謝謝你!!

「啊對了!佑佑~你可以去萊爾富幫我買紅茶回來嗎?我要麥香的。」恁阿嬤咧!才剛謝謝你,馬上就破功!!

「學弟我也要~」一群廢渣學長們爭相掏錢出來給我,幹!真的超幹的!

我走下階梯正要離開時,迎面走來了一位男同學。

喔?!仔細一看!這不是上次那位幫我撿錢包的帥宅大大嗎?!

「請問…..」帥宅看我走來,連忙道:「那隻……」我朝他揮了揮手,他大概認出我了,嘴角於是上昂。

「嗨!社團嘉年華好玩嗎?」我道,帥宅小小點頭:「其實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從電算中心那邊走出來而已…..

「有打算參加什麼社團嗎?」我問,帥宅搖搖頭:「不曉得耶,不會吧。」

「嘿~如果你現在不忙的話,你倒是可以去我們的攤位看看,看看就好,不要求參加啦!」我這種官腔的說法,簡直跟華恬學長當初跟我說的沒啥兩樣。

「你們社團……該不會就是那隻有巨大史迪奇的攤位吧?」只見帥宅眼中漾出異樣的光芒,史、史迪奇?!

「那不是…..」我正要說明時,只見華恬學長和阿汪學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跑到我們後面來了!

「唉呀唉呀!佑佑!你同學呀?」只見華恬學長一副奸商的臉,而阿汪學長則是一旁穿針引線的代官大人。

「呃…..這兩位是我們社團的社長和副社。」我向帥宅介紹到,帥宅點頭:「我叫劉敏垣,四機械一甲的。學長好!」

「厚厚厚!!機械的啦!而且還是一甲的!」華恬學長轉了一個圈圈:「你就是我的學弟嘛!我也是機械的喔!機械二甲23號何華恬!」

「華恬學長好!」敏垣真是個有禮貌的帥宅!而且還相當單純,直接就把名字班級告訴兩個絕對不該告訴的人。

「敏垣學弟來逛社團嘉年華嗎?有中意的社團了嗎?」阿汪學長問道,只見敏垣搖搖頭:「我只是剛好經過這裡而已…..那個史迪奇,」他歪頭看向後面我們的攤位處:「是你們自己做的嗎?」

「對呀對呀!你要不要靠近一點看?」華恬學長道,敏垣竟然點頭了!!

華恬學長拉著敏垣走去,我正要跟著一起過去時,阿汪學長突然拉住我:「佑佑,我跟你說,我們社團現在就缺他那一型的!」他小聲道,我不解:「哪一型啊?」

療癒系正太!!」哇靠!!連正太這個詞都出來了!

「這小子拿下眼鏡絕對可愛,」阿汪學長接著說:「就算戴著眼鏡也擋不住他那股正太之氣,佑佑!幹得好啊!!」啥啊?我什麼都沒做啊!

「你去買飲料吧!這邊我們處理就好!」丟下這句話就把我趕走了,我只能祈禱帥宅人能平安無事。

Uncle抱一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